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條一香港大拘捕

2017/1/12 — 14:06

正當香港政務司司長林鄭月娥在西九故宮問題上不諮詢、不招標、不認錯搞到滿城風雨,籌謀爭奪特首寶座的時候,香港警方出動「公眾活動調查組」,悍然發動三條一(1月11日)清晨六時突擊上門大拘捕,針對香港眾志、社民連、工黨、大專政關成員在2016年11月6日反對人大䆁法、取消議員資格的中聯辦外示威抗命行動。警方全日先後拘捕8人,指控他們涉嫌公眾地方行為不檢、藏有攻擊性武器、參與非法集結等罪名。

這次遭受政治拘捕及無情打壓的人士,至少包括香港眾志成員林淳軒及林朗彥、社民連副秘書長周嘉發及成員陳文威、大專政關發言人葉志衍及成員盧德昌、嶺南大學生學生會成員鄭沛倫,以及一名17歲學生。他們先被扣留調查,後被暫時釋放,而警方不排除會有更多涉案人士將被拘捕。

廣告

這樣的拘捕顯然是希望製造恐慌,對涉及羅冠聰、梁國雄等議員資格的司法覆核官司形成壓力,但只要他們抗命無畏,以及我們公義同行,港共政權的任何「孤立一小撮」、「一打一扶」等政治詭計都將不會得逞。我呼籲香港民主同道,以及民主派主流媒體,不分黨派,義無反顧,高調聲援與全力支持這些年輕勇士,不要把這件事晾在報章內頁某一小角落。

一、雙重標準

廣告

中共最近指揮台灣「中華愛國同心會」叫口號和丟石頭、派遣深圳市統戰部輸送的國產嘍囉以及一小撮啜共的香港導遊及領隊(包括香港旅遊從業員聯會主席葉志偉)領軍襲擊羅冠聰,至今也只是拘捕了區區3人而已。如跟本案比較,顯然厚此薄彼,涉及差別待遇。香港警察當時竟然可以開好的士(計程車)車門,要求襲擊羅冠聰的暴徒快點離開,但卻對於去年中聯辦外根本沒有施暴的示威人士,卻不斷當場噴射胡椒噴霧,棍棒毆擊,等候他們的,沒有的士,只有警車,最近他們更在三條一清晨被突擊拘捕。很顯然,殘酷的事實擺在眼前:警察與暴徒都是聽命於中共暴政,那些不聽命的與不認命的,就只好承受苦楚。香港執法制度之崩壞,由此可見一斑。

二、一打一扶

1月10日,中國《環球時報》發表《為島內統派打「港獨」鼓掌》垃圾文章,為台灣暴徒及香港暴徒打氣加油,說他們有「浩然正氣」,「誠意動人」,「一不求官,二不逐利,一切為了信仰,心懷赤子之心」,簡直就是睜著眼睛說瞎話,公開褒揚共產黨指揮的打手。畢竟這群「義和團拳民」希望把羅冠聰、黃之鋒、朱凱廸、姚松炎等香港自決派人士弄成「過街老鼠、人人喊打」的醜惡模樣,但事實上卻是自己變成了一群「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擺明煽起習近平在12月23日會見梁振英時口頭上痛斥的「街頭暴力活動」,實在令人憤怒,促致眾志成城。

需知道中共一貫奉行軟硬兼施的「一打一扶」政治策略,亦即所謂「孤立一小撮、團結一大片」,希望把「自決」跟「港獨」劃上等號(事實上當然不是等號,容後說明),然後捏造「主流民意」(當中包括部分不懂大局和知慮淺薄的民主派人士)來針對主張自決、港獨的人士「聚而殲之」。這正是所謂「一打一扶」策略。然而,這種思維的動機和用意已經由全國港澳研究會會長陳佐洱打了開口牌,公諸於世,畢竟全是為了中共的政權安全而已,令人知道「一打一扶」全是權謀,最後就只會變質為「傷害一小撮、激怒一大片」。這團怒火如今潛藏在很多香港人的心坎裏,只是等待適當時機爆發而已。如此政治策略,如此政治智商,這個殘暴政權還能硬撐多久呢?

三、民主自決

「港獨」、「自決」、「自治」、「自主」、「本土」、「建國」這些名詞對於某些香港民主派人士來說,都是貶義詞、分化術、掩眼法、無間道、黨詭計、偽命題,總之就是一堆混賬。但如果問他們為甚麼會這樣說,他們就會換個方式再複述一遍這些批評詞𢑥,最後還是流於情緒宣洩下的膚淺武斷,根本不願意進入自由與人權理論的核心以及香港人面對的現實困局來討論,然後開始貼標籤、丟雞蛋、吹輿論、圖壯膽。

沒錯,大家可以批評某些主張這些自決想法的政治人物從政言行太偏頗、學問見聞太粗疏,但是他們至少已經開闢出另一條全新蹊徑,而且更有思維深度,把「民主」精神背後的自由與人權理想爬梳了一遍,如再努力,足以直透古典自由主義思想的精粹,層次更高。對於這種政治思潮,我們每個人都應該自省,同時給他們機會學習與反省,不斷精進改良,切忌棒打囂罵,以致自曝其短。

綜觀大局,目前香港民主思潮的最大爭議是:要爭取一國兩制下的民主普選,抑或要爭取香港獨立下的民主普選。我們不要迴避或裝作視而不見。如要談論現實上的即時可行性,無庸諱言,兩者均為零。兩種思潮,雞兔同籠,互相激盪,本是好事。放眼現實,切忌發動敵我矛盾式互相攻擊,反而應該在反共、拒共、民主、自由、人權、法治等問題上精誠合作。

我現在再講深入一點:在甚麼情況下,這兩條路線會變得可行?

(一)當中國霸權勢力強大而美歐強權吸金逢迎時(東風壓倒西風),亦即今天,兩條路線均不可行。

(二)當中國霸權與美歐強權互相對壘而趨向白熱化,兩個陣營都需要利用香港時(東風與西風互壓),包括美國總統特朗普上任後有可能開展的「聯俄制中」外交政策,那麼香港在一國兩制下的民主普選更有機會(不是一定)變得可行,有可能以此作為香港內外合力、中美妥協及互相利用香港的折衷結果,然後可以藉此據點,逐步向香港獨立下的民主普選艱辛邁進,但後者肯定相當困難。

(三)當中國霸權崩潰(支爆)而美歐強權勝利時(西風壓倒東風),香港獨立下的民主普選就會更有機會(不是一定)可行,作為日後可能組成中華聯邦或邦聯的起點。這正是為甚麼我一直說主張香港獨立的人士,必須兼顧推動中國民間社會反抗中共暴政,以及促成建設憲政、民主、分權的中華聯邦。

以上正是「現實政治」。當今世界局勢,正在從(一)向(二)逐漸轉移,而且隨時(儘管不一定在短期內)突然投向(三)。因此,「一國兩制民主派」與「香港獨立民主派」應該兄弟登山,各自努力,根本沒有必要互相拆台,也沒有必要彼此謾罵。專注做好自己的政治行動,在共通理念上互相合作,知道自己位置,明瞭客觀條件,這樣就足夠了。

另一方面,「住民自決」是比「一國兩制」及「香港獨立」兩者更高層次的概念。香港人爭取民主這麼多年,就是希望爭取到香港人自己決定(自決)自己的政治前途,不是嗎?即使我的主張(例如上述主張)或你的主張多麼足以自我陶醉,也必須拿出來講道理,盡量說服對方接受,然後提付公決,這才是民主,不是嗎?

畢竟「住民自決」是屬於「理想政治」的層次,是上位概念,橫跨和平(非戰爭)時期當中任何政治環境,是人性尊嚴、自由、人權的核心價值觀念;至於「一國兩制下的民主」及「香港獨立下的民主」都是屬於「現實政治」的層次,是下位概念,應該因勢利導,以及因時制宜,不是放諸任何時空而皆可欲。

換句話說,民主自決,高瞻遠矚,何錯之有?民不「自決」,延續「他決」,然後再奢談甚麼「兩制」、「獨立」、「革命」,往往都是本末倒置,非奴即主,難破專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