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百選委 全民公投(三)

2016/12/16 — 18:58

上一篇提到,公投方案為何能夠有效反映市民意見,同時讓民主派在選委會中和中共持久作戰,加固已攻下的堡壘,作好準備在2022年再下一城。承接上文,本文將探討納入公民提名的可行性,並分析特首公投和「袋住先」的分別。

應否納入公民提名

廣告

有指民主派選委應該實踐公民提名。假若配合公投方案,我們能否建設一個完整的選舉程序,再集體提名並投票支持這個「民選特首」?筆者並不建議,因為此舉很容易將一個崇高的民主理念矮化成派系之爭。信念堅定的人當然不會這麼想,但很多淺藍甚至淺黃市民最喜歡透過醜化個別政客去污衊整個民主運動。比如說,他們會認為何俊仁參選只是想做特首、民主派議員反對政府只是為了奪權等等。就算將這些人排除在外,民主派內部亦很大機會因為提名人選而再度分裂。

就算真的有人能團結所有民主派選委,此人也不可能在其餘選委中再奪300票。公民提名產生的候選人,最終只會和梁家傑和何俊仁一樣,在參與幾場辯論,被對手無視的情況下順利落選。這反而會令有機會當選的建制派候選人放棄向選民拉票,一心等待建制選委在第二輪投票中歸邊完場。民主派近年分裂嚴重,難得因為真普選的理念再度團結起來,爭取到實際的影響力,不值得為了一個沒有勝算的候選人放棄一切成果。

廣告

另一方面,在提名期距今只有兩個月的時間,要做兩件事情未免過於貪心。當民主派將精力集中在提名過程,整件事就可能會演變成派系之爭,打擊其後公投的公信力。如果民主派沒法在短時間內令公眾恢復信心,選委只會變回一盤散沙,任何一人在最後一刻脫離聯盟,都會動搖整個公投系統。反之,如果民主派能以三個月時間集中組織及宣傳公投,就能乘今日之餘勢,一鼓作氣地將力量釋放出來。假如2022年仍未有普選,再去組織一個完整的提名及公投過程,也勝於現時臨急抱佛腳,匆匆推行。

和袋住先有何分別?

看到這裡,你可能會問:公投而不設公民提名,則市民只能在建制派候選人和投白票間選擇,豈非和當初「袋住先」一模一樣,甚至更差?事實上,本文提出的公投方案,在客觀效果上的確和「袋住先」方案十分相似。但在原則、背景及未來路向上卻大有分別。

第一、「袋住先」方案乃是中共反口的結果。中共曾承諾香港人於2017年落實普選,831決定卻將龍門搬到球場之外。當時接受方案,將會發出一個十分危險的訊息,中共更加肆無忌憚地干預香港不在話下,更重要的是令市民誤以為整個社會已集體認命,之後再去改變制度就加倍困難。就如兩國交兵,對方連陷兩城,意欲脅迫我方簽署城下之盟,要求永久割讓一座城池以換取另一城的歸還。不簽和約不等於放棄一座城池,而是要待養精蓄銳後一舉收復所有失地。放棄假普選方案,不代表讓中共在小圈子選舉中為所欲為。長遠目標一般無變,短期目標卻是寸土必爭。

第二、「袋住先」是偽君子,在小圈子的框架內搞公投是真小人。「袋住先」會麻醉市民意志,令那些對政治體制無甚認識的人以為自己真的擁有普選權,直接扭曲了民主的意義,就和中共聲稱自己奉行社會主義一樣噁心。相反,公投方案即使當真能夠造王,亦無人會認為是真正普選,爭取普選的聲音只會有增無減。如果公投得勝者於小圈子選舉落敗,就更能將選委會和市民放在對立面,彰顯制度不公,即使依然無法拉倒制度,效果也不會比投白票、於會場抗議等方式差。

第三、中共近兩年撕破臉皮,香港人完全見識到何謂「沒有最差,只有更差」。雖然梁振英放棄連任,但對香港民主運動卻已造成很大破壞。此時此刻,大部份市民都不會反對先「Choose Best Alternative」,換取一點喘息空間,再策劃下一步。能在不和中共妥協的情況下達到此目的,乃是香港人努力爭取的成果,與「袋住先」的跪地投降不可同日而語。

下一篇文,將會解釋公投方案為何較其他抗爭行動為佳,並探討選委在推動公投方案時可能面對的困難,敬請留意。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