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百選委 全民公投(二)

2016/12/15 — 18:48

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主席馮驊法官(左二)十二月十二日在設於亞洲國際博覽館的選舉委員會中央點票站倒出票箱中的選票,右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

選舉管理委員會(選管會)主席馮驊法官(左二)十二月十二日在設於亞洲國際博覽館的選舉委員會中央點票站倒出票箱中的選票,右二政制及內地事務局局長譚志源。

上一篇提到,民主派要將326票的效益放到最大,就必須共同進退,透過舉辦公投,並承諾按照公投結果投票,讓市民發揮真正的影響力。承接上文,本文將探討特首和以往民間公投之間的分別,以及對民主運動的益處。

和之前民間公投之分別

因應過去幾年的經驗,或者會有人對「公投」的作用持懷疑態度。的而且確,過去幾次由民主派發起的公投運動,均未能對政權做成任何實質壓力。2010年的五區公投,只是重申爭取普選的立場,兼且混入了議席因素,難以明確彰顯民意;佔中前的622公投,即使有78萬人投票亦無法迫使北京讓步,只能當做一個大型民調;佔中期間提出的退場公投,更是無疾而終。這次特首選舉公投的不同之處,在於民主派已實實在在的掌握了四份一個選委會。除非中共在這個階段大規模DQ當選的選委,否則民主派在特首選舉中的影響力已是不容置疑。

廣告

公投從來是一個self-fulfilling prophecy,須要夠多人參與、夠多人相信才能成功。過去幾年,非建制派之間的派系鬥爭令其無法團結一致。但在這場特首選舉中,民主派卻有一把尚方寶劍,可以令任何派別的人盡皆信服──就是已經落入手中的326票。最重要的,是這三百多名選委要令市民相信他們會跟隨公投結果集體投票──不論投票人數是2,000人還是200萬人;不論勝出者是曾俊華、林鄭、葉劉、投白票,還是梁振英(如果他N星期後又反口參選的話);不論勝出者的政綱對選委所屬界別是有利還是有弊。既然他們在爭取真普選的呼聲下晉身選委會,亦理應身體力行,放下個人以至界別意願,一同用手中一票建構更民主的制度。

當三百名選委奠定了公投的基礎,餘下的持份者在別無選擇之下,就只能參與這場公投運動。對市民來說,如果你不願被民建聯一車車運來的老人家所代表的話,就不能置身事外,更要呼籲親友投票;對候選人來說,如果他們不願將這三百多票拱手讓給對手,就不能杯葛公投,而是要真正向市民拉票;對政治團體來說,如果他們希望下任特首作出政策承諾,亦必須向市民解釋其理念,不能只和候選人做枱底交易。

廣告

公投方案的其他好處

以三百多票換取整個社會的參與,好處顯而易見,但除此之外,尚能為民主運動帶來其他益處:

第一、抹去選委個人意願,有助鞏固民主派在選委會中的席位。今次民主派大勝,但在社會未有足夠動力全面抗爭下,2022年能落實普選的機會依然極微。因此,我們必須作出最壞打算,準備和中共在選委會持久作戰,為2022年再下一城作出準備。

中共今次敗了一仗,必定會想盡辦法挑撥離間,瓦解民主派的聯盟。加上今屆民主派選委多為政治素人,面對傳媒百般追問,候選人設法勾引,稍一不慎便會露出各人之間對不同路線的追求。說實話,民主派除了「真普選」和「反對梁振英」之外,內部分歧極多。如果聚焦在特定議題上,可能會令各界別中的民主派選民分成兩邊,下次選舉鷸蚌相爭,建制派便來個漁人之利,收復失地。

相反,如果選委放棄個人意願,便能穩佔道德高地。社會在公投過程中商討完畢,選委將最終決定投入票箱,讓市民為自己的選擇負責,表現無可非議。即使民主派在公投過程中再度撕裂,選委亦不受影響,下屆可以同樣主張再度參選,將對選委的一票化成對普選理念的支持,更容易守住今次的成果。到時甚至可以組成跨界別選舉聯盟,更有效分配資源以提升拉票效益。

第二、由於選委以政治素人為主,未必能夠妥善應付接下來三個月的被拉票工作。由有能力及公信力的人舉辦公投(如戴耀廷等),有助互相分擔壓力。長遠而言,可以鼓勵更多支持民主但不想太困身的界別人士角逐選委,避免如醫學界般因名單人數不足而未能全取席位。

第三、民主派更可以公投方案吸納其他獨立選委(如支持真普選的陳沛然),進一步擴大在選委會中的版圖,同時以此為號召,向團體界別施壓。今屆文化小組中,周博賢名單雖然落敗,但亦獲得一定支持,宗教界亦開始有聲音要求改革制度,可見團體界別未必全部都是牢不可破。打破小圈子的目標雖然不變,但兩條腿走路,在不公的制度下盡量爭取民主空間,卻也是民主派支持者二十多年來的共識。

下一篇文,將會解釋為何今次不應推行公民提名,並分析特首公投和「袋住先」的分別,敬請留意。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