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三百選委 全民公投(四)

2016/12/17 — 12:17

選委會投票站

選委會投票站

上一篇提到,今次公投為何不應包含公民提名的元素,並解構方案和「袋住先」之間的微細分別。承接上文,本文將會研究其餘抗爭方案,並探討選委在推動公投方案時可能面對的困難。

白票抗議和佔領會場

廣告

選委會選舉期間,有人提出投白票的政綱,以抗議制度之不公。然而,大部份市民早已明白小圈子選舉的問題,不明白的也只會覺得你在搞事。即使有三百票白票,亦難以觸發抗爭行動,遑論改變制度。反過來,選委集體投白票應該自動成為公投的一個選項。其支持者可以此為平台向更多市民宣揚白票主張,但亦該讓市民共同決定。如果只有十數名選委堅持投白票,既無法帶來任何改變,亦只會削弱了民主派的整體力量。相反,如果他們成功說服大多數人支持行動,就更能達到集體抗議的效果。

佔領會場製造流選的建議,亦不見得會成功。可以想像,投票當日警方必定會在會場內外嚴密佈防,硬闖只會被強行帶走。他們連民選議員也能DQ,對趕走一兩個無法左右大局的選委自然也不會有任何顧忌。即使以陰招破壞選舉(極端如倒鏹水進投票箱),極其量也只能拖延一兩日,之後太陽照常升起,選管會安排重新投票,建制派乖乖配合,抗爭者被拒門外。也許能製造不少noise,但對打破制度依舊是毫無作用。

廣告

選委面對的困難

要推行公投方案,除心理關口外,個別選委亦可能面對其他困難:

其中一個問題,是個別選委於選前已作出承諾,如投白票或不投某某人等。要無條件接受公投結果,就有機會要違反選舉承諾。然而,政綱原有優次之分。對大部份民主派選民來說,「真普選」的重要性遠比其他承諾重要。選民選他們出來,便是希望他們在艱難的時刻作出正確決擇,而正確決擇往往又會隨時勢改變。在公佈結果之前,社會普遍未能料到民主派能奪下如此多席,因此可能會提出較消極的抗爭手法。但既已奪下四份一個選委會,就應思考有何方法可以爭取更多。不想背負「背棄選民」罪名的選委,更應在支持公投方案後,待下屆再度參選,讓選民決定是否要vote them out。

另一個問題,是當公投得勝者的政綱嚴重違反某一界別的利益時,選委如何取捨。比如說,如果某候選人支持輸入外地醫生而獲勝時,醫學界選委該如何自處。面對此情況,應有兩個原則:第一、選委應表明界別利益不能凌駕全體市民的選擇,第二、如果界別利益和市民利益息息相關(如確保醫生質素),則應在公投過程中盡量向市民闡述原因,再透過民意令候選人修改政綱。

選委的角色和定位

在此公投方案下,選委的角色就會和預期中有很大改變。整體而言,他們要塑造不偏不頗的形象,即使有個人傾向亦不應表露,面對傳媒時更只能如錄音機般重覆整個聯盟的立場等等,讓公眾聚焦於公投理念而非選委個人。以下有幾點須特別留意,以維繫整個公投系統的公信力:

第一、除了不應集體推行公民提名外,民主派選委亦不應提名任何人,即使提名其後仍可按照公投結果投票,卻也會令市民有所質疑。在選舉之前,他們甚至不應與任何候選人(或疑似候選人)有任何接觸,做到比白紙更白。

第二、在實際公投的過程中,有心獻出更多時間的選委固然可以成立小組,統領籌備工作,餘人則應爭取各界選民參與公投,但不應在個別候選人或議題上表達個人立場。

第三、民主派立法會議員等有明顯政治色彩的選委在整個過程中應盡量保持低調,除了在執行細節上提供支援外,應盡量讓政治素人擔任領導角色。此舉合乎近兩年政治生態之發展,可以令公投運動超越政治分野,團結多數港人。

結語

撰文至此,已將全民公投的初步概念解釋得七七八八。如果認同此方案值得探討的話,請大力share這幾篇文章。筆者堅信,民主派必須團結,香港才能迎來真民主、真普選。而團結的必要條件,就是每個人都願意作出少許讓步,尋求同路人之間的最大公因數。最終能否成事,還是未知之數,但願意一同討論、一同協商,總算踏出了第一步。雨傘運動之後,香港的民主運動陷入泥沼。事隔兩年,灰心過、氣餒過,現在也該是時候重新上路,為我們的共同信念繼續奮鬥了。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