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上訴庭速報︰七警其中三警獲准保釋

2017/6/28 — 14:24

七警於今年情人節被定罪入獄後,均已經先後提出推翻定罪和減刑的上訴申請。其中三名已經選定上訴律師團隊的被告,即 D2 高級督察劉卓毅、D4 警員劉興沛及 D7 警員黃偉豪,率先入紙申請上訴期間保釋 (bail pending appeal)。上訴庭副庭長楊振權經上午聆訊及短暫退庭考慮後,決定批准三人的保釋申請。

根據區院法官杜大衛的判決,七警在 2014 年 10 月 15 日凌晨參與圍毆已經被捕的曾健超,襲擊致身體傷害罪名成立,量刑起點 2 年半,考慮各項求情因素後減刑 6 個月,各人入獄 2 年(D5 警員陳少丹另一項普通襲擊罪刑期同期執行)。

廣告

一般而言,已定罪囚犯申請保釋的門檻,比被告候審的保釋高得多。當案件仍處於過堂、審前或者審訊期間,被告仍然是假定無辜,主審法庭會傾向批准保釋,除非根據《刑事訴訟程序條例》(法例第 221 章)第 9G(1) 條,有理由相信候審的被告會 1) 潛逃;2) 保釋期間犯罪;或者 3) 保釋期間妨礙司法公正或騷擾證人,否則法庭需批准保釋,繼而施加適當的條件(例如保釋金、定期報到、限制接觸證人或進入特定地區、限制離港等),確保被告不會潛逃、犯罪或妨礙案件。

當然,法庭可以視乎案情嚴重性、被告或證人背景等不同因素,決定不准保釋;被告仍可以在案件較後階段,再次嘗試申請保釋,亦可以向高院原訟庭法官申請保釋候審。另外,如果被告被控謀殺或叛國罪,只有高院法官才有權批准保釋;而如果被告是因遞解出境令,或者違反感化令和社會服務令等而被送交司法,則一般不會獲准保釋。

廣告

若果被告已被定罪入獄,而希望保釋等候上訴,則要根據第 221 章第 83R 條提出申請。根據英國及本港案例,由於上訴人已是有罪之身,保釋絕對不是權利,而是「例外開恩 (exceptional)」(儘管現實而言,上訴期間保釋的例子並不罕見)。

首先,保釋申請必須考慮到上訴人的理據,所以,上訴人必須在申請保釋時,已經(親自或透過律師)遞交上訴理由書,詳列上訴理據。依照案例,上訴人可以提出「案情理由 (the merits ground)」或者「時間理由 (the time ground)」支持保釋申請。如果基於案情理由,上訴人必須說服法院,上訴(不論是針對定罪還是判刑)「很可能會成功 (good prospect of success)」。另外,如果到正式審理上訴時,上訴人很可能已經服完整個刑期,或者刑期的一大部分 (substantial part),上訴人就可以此提出申請保釋的「時間理由」,但仍要說服法庭,其上訴具備「可合理爭辯 (reasonably arguable)」的理據。

上訴庭在梁盛志案 [2012] HKCA 541 處理三名懲教員的保釋申請時指出,即使上訴法官在保釋申請中需要考慮上訴人的理據,但並不會在這階段就像正審上訴般,仔細考慮上訴理據 (detailed analysis),而只需概括檢視理據的內容 (a broad view of the matter)。

換言之,上訴庭一般只會在考慮保釋時,初步審視上訴理據是否足以支持保釋,目的是阻止被定罪者試圖提出毫無勝算的理由,以圖暫時釋放。即使批准保釋,也不代表上訴法官一定會按受上訴人的觀點。例如在許仕仁案中獲得保釋的郭炳江,較早前亦終審失敗要重新入獄完成刑期;梁盛志案的三名被告,則更由於先後在上訴庭及終審庭敗訴,兩度保釋,三次入獄。

從傳媒報道所見,楊振權副庭長應該是針對七警的兩年半起點,認為上訴人具備一定理據挑戰量刑,再加上正審上訴不大可能在短期內展開,所以接納以「時間理由」批出保釋。三名被告均需要交出旅行證件,D2 需以現金及人事各 50,000 元擔保,另外 2 人則以現金及人事各 10,000 元作為條件。

另有傳媒指,七警案部分被告,可能會申請延聘英國的御用大律師主理上訴,由於海外大狀在特定案件認可 (ad hoc admission) 需要法院批准,可能會進一步推遲其他被告申請保釋、以至整件案件正審上訴的日期。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