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是「民主中國」對香港有沒有好處 而是有「民主」就不會有「中國」…

2018/6/8 — 20:50

背景圖片:2016年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背景圖片:2016年六四維園燭光晚會

香港人是否需要幫手建設「民主中國」呢?有人認為道義上需要,這是愛國主義,或普世價值包裝下的愛國主義;有人退一步,認為道義上不需要,功利上也需要:因為民主中國對香港的政治干預,一定較專制中國少。第三種是認為,基於中國人多年接受的沙文愛國教育,民主化之後的中國,只會變得更加侵略性,例如在民粹狂熱之下,政客為爭取支持而與鄰國開戰;或者全國人民投票公投,取消香港現時擁有的各種「特權」等等。

第二和第三種應該是現時最多人相信的取態,但兩種取態的前設都有問題。在起心動念的一下,就已經拐了彎,走錯了路。我們先要問,甚麼是「民主中國」?香港的理想主義者認為,民主化不單純是投票制度,而是包括自由化的公民社會、有作為監察力量的傳媒、政府和國民尊重差異和少數等等文化配套,所以「民主中國」不會出現欺凌少數民族的情況。

如果說這就是我們心目中最終極的民主社會。那麼其實我們呼喚的「民主中國」,是瓦解中國。因為這樣的民主化一旦出現,今日的中國就不會存在。有民主,就沒有中國㗎喇。

廣告

中華殖民主義 自古皆有

因為今日的中國,和之前各個王朝,都一樣是習慣用暴力來佔領其他民族的土地,而且事後用一套漂亮的說辭去文飾。在遠古至現代之前,中國人稱這種行為是「王治」的擴散,傳播中土文明,這與白人在新帝國主義時期的「白人負擔」說,幾乎如出一轍。中華文明的確是遠古而博大精深,因此它早就發明了帝國主義和殖民主義。後來的中國人,則以「維護統一」來合理化各種侵略。

廣告

「秦皇漢武」在古紙堆中為甚麼格外風流,是因為秦皇不只「統一」了中原,而且揮軍攻打屠殺嶺南人,擴大了「中華」的定義;漢武「通」了西域,將影響力擴散到中亞,在朝鮮設了自家的統治機構,是一樣的道理,擴大了中華:正如今日美國在全世界的影響力和駐軍。傳統史書說這兩個皇帝「武功」了得,但其實是指「殖民主義好」。

今日的中國,繼承了滿清帝國的版圖,也就是滿族人奴役各族人民的場所。東突厥斯坦是她的新彊,圖搏是她的西藏,還有西南地區的各個民族;就算是華南地區,其「漢化」都是晚至明代才開始(據《皇帝與祖宗》)。這樣民族宗教成份紛雜的國土,只能通過暴力去維持統一。今日中共在西藏和新彊設立納粹式的集中營,去改造「邊民」,這種殘暴並非來自共產黨,而是來自自古以來的中華。滿清在新彊的鎮壓,只是今日集中營政策的先聲。左宗棠在新彊、陝甘殺戮無數,在歷史上也是出了名。滿清「入主中原」之後,建立了一個沙文中國人自豪的大帝國,但這個帝國是不自然、不正常的,要用非常的武力和高超的政治控制才能維持。

滿清不只有軍事政治控制,還在宗教落墨。滿清皇帝文飾自己是佛藏佛教中「文殊菩薩」的化身,配合蒙古可汗是「金剛手菩薩」化身,達賴喇嘛是「觀世音菩薩」的化身。據說西藏黃教的開山祖師宗喀巴,其實又是三個菩薩的本源。這當然是宗教文飾政治,但揭示了滿、蒙、藏聯盟的本質既是政治聯盟,底下又是宗教聯盟。乾隆信西藏密教,接受灌頂,而且大肆造神,將自己塑造成十方拱圍的佛菩薩。他插手活佛繼承,對他方「理藩」管治,這些在佛教的世界觀中,得到合理解釋,用韋伯的分類,這種宗教權威,使滿州皇帝對藏蒙兩地的統治,擁有「傳統型」的政治合法性。

然而世俗化的中華政權,不具備這樣的宗教權威;西方標準的民主人權自由,固然也是不能提供。軟實力沒有,因此只剩下軍事鎮壓和種族清洗流放等等硬實力手段。

「中華民族」本身也是偽造的

如果恥笑「香港民族」是荒天下之大謬,沒有這回事的,那麼「中華民族」其實也一樣,「中華民族」本身也是偽造的,只是清末時期,為了應付政治現實需要(要振興滿清治下的中國)而發明出來。兩者都是發明出來的,並非自有永有,並非顛撲不破。「中國」本身就是必須用暴力、非民主手段來維持的聯合體。

復旦大學教授葛劍雄曾經有一篇論文,去嚴格計算中國「自古以來」的統一和分裂時期。從西周到今年,中國總共有 2,857 年,統一時期按傳統算法只佔 51%,在葛劍雄的嚴格算法下,則只有 33%。所謂嚴格算法,就以清朝為例,我們一般以為滿清有二百多年統一,但其實中間有很多水份。例如初期的南明鄭氏政權,後期香港割讓、俄英瓜分帕米爾高原等等,減去這些,其實滿清立國以來,統一時期只有 186 年,只有 69% 時間。葛劍雄是想指出,我們在教科書看到「統一」是多數,「分裂」是少數;但其實可能分裂才是常態,而統一才是「變態」,是需要動用非常手段(暴力)才能勉強維持。

所以根據理想派人士的定義,「民主中國」並不是單純指投票制度,當然也包括尊重差異、住民自決等人權。所以如果西藏人新彊人想獨立,他們也可以投票脫離你的政治聯合體,這就是民主。那麼中國內部其他富裕地區,又會開始盤算,怎樣才能將錢留在自己本區政府,而不是上貢給中央或聯邦政府;地區的民眾也會開始問,為甚麼自己要接受其他省,語言宗教文化不一樣的官員管治;為甚麼不能選一個同聲同氣,顧及本區利益的首長?根據「真民主中國」定義,這些都是人民的人權,理應不能阻止,否則就不是「真正民主」。

所謂「民主中國」只是脫離現實

因此「真正民主」一旦降臨於中國,「中國」就不會再存在 — 「民主中國」實際上是一個脫離現實的講法。因為今日的中國正是用不民主和暴力才能維持的聯合體,而不是本來就有足夠的自然凝聚力維持的單一整體。

當然中國一旦民主,一旦瓦解,不會永遠四分五裂,可能分成幾個核心,但一定不會再是今日的「一個」。有些人預料中的「支爆」,可能是「巴爾幹化」,會出現一段屍山血海,內戰紛擾的黑暗歲月。我們以為民主中國就必然能帶給中國「和平、理性、非暴力」的出路,其實有可能只是我們自己的 wishful thinking。民主降臨,中國就會分裂並且互相競爭;一旦大亂,可能香港也無法獨善其身,要應付水電食物等資源的問題,要應付叩關的難民等等。這是高呼「民主中國」的人沒想過的問題,他們以為自己在呼喚和平,但其實他們在召喚戰爭。

但當然在我而言,我也支持民主中國,我也支持中國人有人權,甚至認為香港人將來的確要積極介入中國,但不是爭取民主,而是鼓勵各地區的人民成立自治區,將中國弱化。中國越弱化,越分裂,才能確保香港的重要性和利益。

中國是一個帝國

中國是甚麼呢?中國是一個帝國。而這個帝國橫跨極大彊土,涵蓋差異性極大的各種人群,而且這種差異歷史悠久。常言道中國人迷信統一,迷信國家要夠強,彊土要夠大,為甚麼呢?意識形態背後,總是在服務一個利益。國土要夠大,要蓋覆不同民族,目標就是為了「發展不平等」。很多人認為中國發展不均,某些地方很窮,某些地方很富,全是客觀發展結果(例如沿海城市多數比較富裕),官員又聲稱要改善發展不均衡。但其實發展不均衡,對當權者是大大的好事;大帝國的設立,本身就是為了「內部殖民」,即是統治者自己民族和地區,吸附和剝削其他地區的經濟和人口,導致一種強幹弱枝的發展不公義。不然為甚麼統治九反之地的首長,多數是其他省籍的人?

最近請余杰幫我要出的書寫序,他提到一個數據:「孔孟之鄉的山東人『最中國』,也『最中共』。在中共十九大上,山東籍中央委員數量最多,佔總數 204 個名額中的 30 個,高達 15%,是每個省平均數的 4 倍。在地方大員中,山東的名額也最多,共有8人。其次是浙江省,中央委員占總名額中的13人,地方大員共有4人,兩者都不足山東的一半。這是耐人尋味的、關於籍貫和省籍的『微觀政治學』。」

自古以來內部殖民

而繼續微觀下去,雖然「大家都是中國人」,但某些中國人特別高端,有些中國人特別低端。例如彊藏的天然資源被不斷挖走,輸送到東南沿岸,而西邊的中國人不斷進入這些地方溝淡當地人口。這對帝國而言,並非不幸,而是帝國之所以繁榮的秘密,是「帝國之所以為帝國」的原因,剝削一群,侍奉另一群。

老中國人愛誇耀,說中華民族自古以來愛好和平,就算是鄭和下西洋,也沒有殖民東南亞,其實他們只是看不到大明根本不必花極大量資源去海外殖民,因為她本身就是一個內部殖民的例子,在永樂時期大明的彊域已經橫跨漢人十八省、西藏乃至貴雲地區,中國自古以來就通過內部殖民,來滿足了一個又一個統治者,又何須花盡心力建立遠洋殖民地?

黃子華在 97 年前的棟篤笑《秋前算帳》就疑似談過這個問題,大概到今天也沒人讀得出這句話的深意:「中國嘅殖民地喺邊?中國!」他當時是指「一國兩制」是一種殖民主義,但我們不妨再看遠一點:中國對自己內部何嘗不是如此?我的意見是,「中國」是「一套內部殖民的秩序」。《毛傳》:「中國,京師也」,中國僅是「統治者居城之所在」;《詩.大雅.民勞》:「惠此中國,以綏四方」,便是從正面去講述那種權力關係的痕跡。我們今日不會從內部殖民的角度去看中國古代史,因為我們是殖民者的子孫或者受害者,中國意識的接受者,不會從批判性的角度去看這件事。等於 16 世紀得到英王特許權的英國商人,不會認為自己的行為是殖民,之後 4 世紀以來積極參與海外擴張的歐洲人,都不會這樣認為。

偽裝成民族國家的帝國

反省殖民的意識,甚至「殖民」這個字的產生,都是後來的事情。但這件事一向就存在,有歷史以來就有。在「中國」內部,一個最強的國,可以透過武力來得到「中國」的稱號,得到天子的頭銜,於是他得到內部殖民其他「國」、其他諸侯領地領民的合法性。在基督化之後的歐洲,便是誰人得到教廷祝聖,誰就得到部份合法性一樣。所以「中國」是一種關於「誰人有權統治」,以及大家「為何要接受統治」的政教意識。為甚麼我省可以用你省的資源?為甚麼你可以規劃我省的基建?為甚麼香港一定要花費千億,去建一條根本不會有效果的廢鐵?因為統治者是「中國」,中國自古以來就有合法性去剝削其他地區,「中國」本身就代表內部殖民。所以說「民主中國」是怎麼一回事?

所以有民主,就不會有中國;有中國,就不會有民主。在歐美這些經過了民族發明風潮,再挨過了民族發明而出現的腥風血雨的地方,「統一」和「民主」是可以並存的。因為「民族」就是「民主」,「民主」的權力來自「民族」。但中國只是一個「偽裝成民族國家的帝國」,並沒有穩定的民族內涵,因此有統一,就不會有民主,因為中國的領土原整、民族統一,是必須以極大的暴力和額外資源來維持。但反過來你呼籲而且「真民主」真的降臨,我很支持,因為這代表中國將會分裂和內戰。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