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去羨慕、不要去妒忌

2018/6/14 — 12:15

資料圖片:香港、新加坡

資料圖片:香港、新加坡

聯繫匯率、香港關係法、中環的美資公司……本來和香港關係親厚的美國,如今和北韓開會,都寧可去遠一點的新加坡而捨香港。身為香港人的我,心裡固然知道曾經叮噹馬頭的新加坡如今已經拋離香港幾個馬位,然而還是替香港失去如此寶貴機會感到難過。

近幾年香港是如何對待外賓呢?不講遠的,就今年四月,大家知道荷蘭首相呂特(Mark Rutte)訪港嗎?一個歷史悠久的歐洲國家首相訪港,正常也應該得到高規格接待吧?然而香港政府的公告就只有:「荷蘭王國首相馬克.呂特將於四月八日抵港進行兩天正式訪問。署理行政長官張建宗將於四月九日在禮賓府與首相會面。」這兩行字。

《明報》新聞還倒詳細一些:荷蘭首相訪港兩天,在禮賓府和張建宗開雙邊會議、簽署 Working Holiday 備忘錄;到灣仔中環廣場的荷蘭駐港總領事館主持開幕儀式。離港隨即飛到海南開博鰲亞洲論壇。那請問林鄭月娥在那裡?她人一早飛到海南開會了。如果真的在意荷蘭首相,其實在港先會合,再同行到海南不是更顯尊重嗎?

廣告

除了荷蘭首相,其實日本首相安倍晉三的夫人安倍昭惠也曾於 2016 年 10 月中訪港三日。家長日在兒子校園閒逛,有一排的玻璃櫃上擺放了學校得到的獎盃、名人簽名,細心看,其中一張放在正中間的正正是「安倍昭惠」。安倍昭惠,應該沒有另一個吧?即是她來港,到過日本人學校和小學生見面。

回家搜尋新聞報道,原來她還出席了日本領事館舉辦的「日本秋祭 in 香港」開幕儀式、PMQ 元創坊日本特產展銷活動開幕禮、還有香港日本文化協會講座等等;又參觀了香港最大日本農產品及原材料進口商、灣仔利東街的某日本商戶,當然還有小兒的學校。

廣告

一個首相夫人入境,香港政府竟可完全不知情?當然也因為安倍昭惠作風低調,她沒有通知中國外交部,只以普通旅遊簽證入境。沒有官員接機、沒有警車開路。警方後來接報,才派出 G4 保障她安全。

大家還記得人大委員長張德江 2016 年 5 月訪港嗎?單是張德江訪港便花費 500 萬(尚未包括保安開支)。2015 年禮賓處接待訪港的政要和元首 180 次,總開支 85 萬;2016 年接待次數較少,但開支卻大增至 700 萬。不過張德江都不是最貴,暫時最貴是時為中國國家領導人胡錦濤 2012 年訪港三日,便用了公帑 1,111 萬。習近平 2017 年訪港開支暫時還未公佈,不過應該也不下於胡錦濤吧。

如果你是外國元首,你心裡有什麼感受呢?李八方數得比我詳盡,摘錄如下:「先講國際顯要,19 年嚟有 29 次較具規模嘅顯要訪港,例如美國總統克林頓、英揆貝理雅、俄羅斯總統梅德韋傑夫等,但呢 29 次訪港行程,有 17 次使咗 20 萬元唔夠。話晒都國家元首,20 萬都唔使,相當慳皮。」

如果你是特朗普,一個本身是富豪的美國總統,你又怎會選擇一個往績會待薄國家顯要、過去五年已有逾百美資公司將分區總部搬離的地方去開會呢?

所以看見新加坡在短時間順利籌備了美朝峰會,得體而又不失禮,心裡還是替這亞洲四小龍(已經脫變成大龍了~)感到高興。反觀香港,有些前高官還大言不慚說:「香港發展的最大問題是現今年輕人眼界比幾十年前狹窄」到底真的是香港年青人眼界窄,還是香港政府選擇眼界和心胸都窄呢?

後記:我當然知道美朝峰會是不論如何都不會在香港發生,因為香港是「中國香港」,這點已經夠明顯了。這篇文其實是想說明香港人(我),看見新加坡站在國際舞台上的羨慕和反思。題目〈不要去羨慕、不要去妒忌〉正正想說明,這些機會(福氣?)早已離香港而去。

從前國際社會還相信雖然香港是一個中國地方,但是享有高度自治,還有言論自由、學術自由等等《基本法》保障的權利。不過這印象似乎在「銅鑼灣書店」事件之後便完全幻滅了,讓國際社會都知道「香港是一個中國地方」。上面所說的「待薄」是一種表徵,香港的定位是「中國的一個城市」還是「國際大都會」,香港政府似乎已經選擇了。又或者說,在香港政府更上一層的,已經為香港選擇了,而那選擇不是為香港最大利益作考慮就是了。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