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不要為惡人心懷不平

2018/5/10 — 9:14

何君堯

何君堯

上星期在臉書寫了〈要堵住那無知人的口〉一文,收到這些回應:「和理非非又進一步!」「牧師,我好氣憤!祈禱後仍難不服!香港的公義落在某人手中被玩弄了!」

第一句似乎是諷刺的說話。對於這回應,我只能這樣說:「和理非非的確改不了現況,但衝突、謾罵、暴力和粗口,又能為現況改變了甚麼?這只會製造機會,讓建制利用法律來打壓反對者。」

對於第二種反應 — 憤怒:看見這星期所發生的事,不單是回應者有憤怒,我也有同感,相信這也是大多數沉默的香港人的反應。

廣告

在許智峯事件中,我們看到建制猙獰的面目,對己寬容,對人嚴苛。除警方不合情理的拘捕手法外,葉劉自告奮勇的提出譴責動議,一時說要收回,但在建制壓力又不收回。深信她是怕事情糾纏下去,可能有反效果。這種不想孭鑊,又不能得失建制,所以行事只能飄忽不定,絕顯不出有受高深教育的智慧。其他建制人士也沒有人敢出頭,樂意提出譴責動議,這也顯出他們自我保護的自私心態。

港鐵主席馬時亨在道出盼望「一地兩檢」法例能盡快通過時,那種囂張傲慢的態度,實令人反胃。「不要阻住地球轉」、「這個世界只是數票」⋯⋯等說話,實令人噴飯。高鐵有甚麼經濟效益,現在無人知道。市民現在看到的,就是馬先生能吃得肚滿腸肥。高鐵怎樣方便?原來還要在廣州南站另行購票才可直通。不過,隱蔽的「洗頭門」,可以將你帶到不想去的地方!高鐵試車便出軌,有意外停在路軌時,你已在大陸公安執法範圍之內⋯⋯。

廣告

高鐵的興建,由始至終都是謊言。除了所謂經濟效益,方便等謊言外,在興建時答應市民會探討「兩地兩檢」等方案,最後在沒有諮詢情況下,以「一言九鼎」的方法指,只有「一地兩檢」。

法案在討論過程中更叫人感到憤怒。由被稱為掃把頭的葉劉擔任主席,基本上她已有前設,法例要通過,不容修改。運房局局長也早已下達指令,要趕緊通過法例。會議基本上是做show,表示民主的過程。但限制時間發問,不想聽的關咪,拍掌的是無賴,反對的要趕出去。只要你贊成,就算開會打呵欠也沒問題。除主席外,一些議員的言行更叫你憤怒。李慧琼說:「好多事不能以問問題可處理。」當然問題不一定有答案,但發問是探索問題的起點,連小學生也懂得。只有接受奴性的黨國教育的,才不會發問。或許李已深受這奴性教育所影響,也深明一點,一切已是定局,問也沒用。事實上,回答的官員都是錄音機,每次問都是同一答案:「沒有問題,一切完美。」何君堯在會議上錄影,還嬉皮笑臉做出醜陋的動作,主席只是指出「不當」,但沒有將他趕出去。這是何等公正的會議主持人?或許只有「無賴」的人才有資格擔任主席了。

的確,在電視或媒體的畫面上看到這些情景,心中不能不憤怒,甚至粗口也要說出來。香港的淪落,就是敗在這群建制手上。

但憤怒時,沒有忘記聖經有這樣的教導:

不要為作惡的心懷不平,也不要嫉妒那行不義的人⋯⋯。當止住怒氣,離棄憤怒;不要心懷不平,以致作惡。(詩篇三十七篇1,8節)

聖經又這樣說:

各位親愛的,不要自己伸冤,寧可給主的憤怒留地步,因為經上記著:「主說:『伸冤在我,我必報應。』」不但如此,「你的仇敵若餓了,就給他吃;若渴了,就給他喝。因為你這樣做,就是把炭火堆在他的頭上。」(羅馬書十二章29~20節)

能給仇敵吃和喝,基本上是沒有仇敵,只是人把你當作敵人、反對派。也不是別人將炭火加在他們身上,是自己為自己添加炭火。他們的惡行,令更多沉默的人看見他們的醜惡。事實上,看他們開完會後,他們的臉都是黑黑的。所以何須憤怒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