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一場惡夢

2017/12/5 — 17:51

十九大以後,表面上大局已定,習核心大權在握,幾乎所有國家機器,由政治局常委、政治局到中央委員會以至幾個重要經濟城市如北京、上海、天津、重慶、廣州、深圳及香港,都由習系人馬進駐,如臂使指,但實際上重要的國家領導人仍未見落實公布,情況與以往有異,並不尋常。例如人大委員長、政協主席、國家副主席和主管港澳事務的中央協調小組組長誰屬,傳過多個版本,至今沒有確定,跟十八大後七個政治局常委有清楚分工,公諸於世,情況明顯有別,反映你死我活的權鬥表面似是告一段落,但實質暗湧處處、餘波蕩漾,以習近平為核心的政權仍存在不穏的隱憂,並非百分百沒有變數。

最近北京因大火而發生令國民羞愧和中共應該引以為恥的驅趕所謂「低端人口」醜聞,便是一個最佳例證,說明習核心即使大權在握,但有效管治能力卻是欠奉,更明顯缺乏管治自信,一見風吹草動,便不管三七二十一,一律視為敵對勢力搞局,必須全力搏殺,甚至明知殺錯良民,也在所不惜,結果賠上了管治威信,教自己墮入塔西佗陷阱—政權沒有公信力,做什麼都也沒有用,社會大眾只會給予負面評價。由是觀之,中共由誰來當政都無可救藥,不管任何黨派,貪腐也好,「清廉」亦罷(其實清官並不存在,只有巨貪和大貪的差別而已),都是一丘之貉,沒有最差,只有更差。

道理顯而易見,過去被稱為外來民工或基層民眾如今卻被低貶為「低端人口」的現象,並非新鮮事物,而是長期存在,甚至發生大火或其他災難的情況,相信亦是常態,只是在新聞封鎖下,不為外間所知而己。同樣情況肯定亦出現於國內其他大城市如上海、廣州、深圳等,同樣沒有得到妥善處理,說明隨着開放改革的步伐加快,城市急速發展,農村解體,脫産農民大量湧入城市尋找工作,為城市新興中產階級提供必須的廉價勞動和服務,充當走卒,卻無力負擔高昂的生活費用,被迫禍居於城市邊陲的廢墟,成為賤民,苟延殘喘偷生。這是發展中國家常見的現象,即使發達國家城市如紐約,亦不乏貧民窟,但自稱是「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國家,中共開放改革近四十年,經歷四代領導人執政,面對「必要之惡」,解決問題的能力不但低於資本主義國家,而且隨着情況的惡化,更每下愈況,一蟹不如一蟹。

廣告

92年鄧小平南巡後,大陸開放改革飛躍發展,至1995年,北京的外來居民已由上一年激增三倍至180萬,到2011年,官方統計北京常住人口超逾2300萬,其中外來居民已高達740萬,佔約三分之一。但有估計指實際情況可能更糟,就是北京常住人口已高達3000萬,其中被視為「低端人口」的外來居民佔三分之一,達1000萬人,可見問題之嚴重。

如果奢言要扶貧的習近平政權口惠而實不至,一如過去幾代政府的作風,那倒還好,因為「低端人口」一早便沒有期望,至少可以按照物競天擇的森林定律,自生自滅,自求多福,各安天命。但如今為了打擊子虛烏有的政敵陰謀,對無辜無助的無產階級趕盡殺絕,消滅他們的生存權,不單反映新政權有如驚弓之鳥,缺乏自信,說明國家危機四伏,隨時爆發,更突顯所謂「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中國」是天大笑話和絕大反諷,看來習近平的「中國夢」,到頭來極有可能是一場惡夢。

廣告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