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式納粹(上):閉關鎖國

2017/1/2 — 17:40

中國網路設有防火長城(GFW),叫人想起中國名勝萬里長城。(Jakub Hałun @ wikipedia)

中國網路設有防火長城(GFW),叫人想起中國名勝萬里長城。(Jakub Hałun @ wikipedia)

中國是完美獨裁,但若果以為跟中國以外的世界沒關係,便是無知。1989年以後,中國政府開始不斷導向國民關注經濟發展,加上後來加入WTO,大陸人人開始不再關心社會發展、政治權利和文化質素,轉向只關心經濟增長和如何改善日常生活。1989年以後,大陸的大學生開始必須接受軍訓,洗腦式訓練開始。(反而香港人對青少年接受軍訓不以為然。)

不過,令大陸民粹主義抬頭,是2008年之後。2008年北京舉辦了一次相當成功的奧運會,叫全世界矚目。不過,「中國可以說不!」這句話成為中國人一句口頭禪。2009年國際金融風暴,當時中國政府投資了4萬億人民幣,以保持高經濟增長,這一次毫擲資金穩定了金融風暴對世界帶來的衝擊,但同時令中國各地不斷為GDP增長而競賽,埋下貪污腐敗的種子。然而由那時開始,中國政府變得有恃無恐。

北京奧運過後,中國政府開始違背開放互聯網的承諾。2009年3月開始,中國的防火長城(GFW)開始封鎖Google相關產品,同年6月4日封鎖Twitter,同年7月因烏魯木齊七五事件開始封鎖Facebook,2014年因香港雨傘革命GFW封鎖Instagram,至於Wikipedia,中文版一直被斷斷續續被封鎖。現在若果身處大陸使用大陸互聯網或電訊供應商,GFW令你不能瀏覽大陸以外具公信力的網站,即使身在海外,也不可以透過大陸互聯網或電訊供應商瀏覽海外具公信力的網站。結果,大陸民眾只能透過大陸的媒體和一些營銷號去認識世界。

廣告

所謂營銷號,例如「澳洲紅領巾」、「深度news」、「英國那些事」等等,每天在微博和微信上轉載很多外國訊息到GFW內,但所有外國訊息都被篩選、過濾、扭曲,甚至有很多是無中生有,都是呈現一張世界很亂、中國可以買起世界等的畫面給大陸民眾。而這些營銷號偶然也會做樣罵中國政府一些無關痛癢的事情,讓人感覺持平公正。試想一個90後的年青人,未經歷過中國共產黨如何殘害中國人,從小每天開電腦舖天蓋地都是被扭曲的世界消息而不自知,還以爲很懂世界,這些年青人的世界與真實的世界根本是兩個平衡時空。

還有一招:大陸境外人士,包括香港,只要我們使用大陸以外的互聯網或電訊供應商提供的國際漫遊服務,我們是可以在大陸隨時隨地瀏覽到大陸以外的網站,讓你有如置身網絡完全自由的國家。這一招不但令你對大陸民眾對世界不盡不實的認知毫不理解,也令你與大陸民眾在很多事情上找不到原點,根本無法產生理性討論。

廣告

所有WeChat、微博、QQ等大陸通訊平台,都備有後門程式,把你發的帖、與朋友的對話和你的行蹤曝光。曾經有一位關心雨傘運動的大陸朋友,因為跟他用WeChat以私訊討論了香港的情況,一天他突然私訊跟我說:「以後不再討論了,公安給了他一通電話,因為微信上的言論請他去公安局協助調查。」然後一段時間,在WeChat上看不到這位朋友發帖,偶然發帖,也沒有評論,更沒有跟他發訊息,免給他麻煩。

在大陸,外國公司可以使用公司的VPN翻牆來確保互聯網的自由和保安,大學有被監控的VPN,供學者和學生有限度使用。除此以外,大陸民眾使用來翻牆的VPN極不穩定,隨時被封。而私下購買VPN服務的人,亦隨時被公安邀請到公安局。可以這樣說,大陸的互聯網已經成為全世界最大的內聯網。歷史上,中國已經再一次閉關鎖國。

不過很諷刺,每逢大陸有些看似被不平等對待的消息,或者某些人的玻璃心被傷害的時候,一眾所謂「小粉紅」會突然得到特許VPN使用,翻牆到國外洩憤,例如上Facebook追擊一下杜汶澤、黃秋生、蔡英文等等。幾日後這些特許VPN便失效,但一眾小粉紅開心到不得了,還誇獎這種閉關鎖國的做法,不是保護大陸民眾,而是保護大陸以外的民眾免受大陸民眾的互聯網攻擊。若果魯迅翻生,應該可以寫出「阿Q正傳」之二、三、四⋯⋯有人看不過眼,愛把錯誤的網址,包括大陸駐海外機構的網址,告之一眾小粉紅,這班人又真的不辨真偽去留一番侮辱言論。

這種閉關鎖國對大陸社會影響深遠,尤其對九十年代或以後出生的大陸民眾,根據人民日報發表的一個沾沾自喜的調查,大陸最愛國的國民出生年份分佈,正是1992年至1998年。這個年齡層的人即使有機會到海外留學或生活,大部分會因為對世界的認知跟其他人不一樣,無法接軌溝通,只會完全不相信外國媒體,繼續用大陸媒體和營銷號去吸收資訊。而那些醒覺的人精神和心理都承受很大的壓力,非常痛恨自己的過往,需要長時間去適應新的自我定位。香港人眼中那些不能理解的大陸民眾,某程度上是中國共產黨為了持續執政而出現的悲哀產品。

當今世界,掌握天下必先掌握資訊,中國共產黨在香港不斷染指本地媒體,礙於香港金融中心地位,在互聯網上沒辦法,唯有從另外一些方面滲透來控制輿論和資訊。但在大陸,做得到封閉和扭曲資訊,令國民無法有任何能力自省或與世界各地的人理性溝通,配合其他社會機器,造就出大陸社會的叢林法則,製造出中國式納粹,也為世界和人類埋下一個炸彈。下一篇再探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