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國的土地

2018/4/18 — 12:03

在西藏拉薩市中心的布達拉宮西側,有個意想不到的地方,名字叫「法治主題公園」,裡面用不同的材料刻著中國的《憲法》。我覺得這個拉薩的「法治主題公園」,比香港迪士尼更夢幻,比珠海神秘島更神秘,比新加坡環球影城更光怪陸離。

在西藏拉薩市中心的布達拉宮西側,有個意想不到的地方,名字叫「法治主題公園」,裡面用不同的材料刻著中國的《憲法》。我覺得這個拉薩的「法治主題公園」,比香港迪士尼更夢幻,比珠海神秘島更神秘,比新加坡環球影城更光怪陸離。

之前寫過幾篇文章,都提及「國家」二字,總有神秘魔力。你只要常常把「國家」二字掛在嘴邊,對方自然不敢哼聲。在事事講求意識形態的國度,如果遇到銀行不收你的硬幣,你只要問對方:「你們不是國家指定的金融機關嗎?這不是國家法定的貨幣嗎?」對方自然不敢怠慢。

不過使用這種方法的大前提是,如此像咒語一般的質問,只能在意識形態極濃的國度,對著深受這種意識形態薰陶的人,才會湊效。想像一下,你在中國如果遇到一位真正的知識份子,對他這樣說話,他肯定就要教訓你。又或者你走進香港的匯豐,跟一個香港的銀行職員說這番話,對方肯定覺得你是來自神經病院。

說起上綱上線的國家意識,我在西藏經營咖啡館多年,倒是真的遇過一次滑稽之事。當時有一名客人,態度極像大爺,我覺得他無理,實在受不了,便叫他離開。客人與店主之間是相互的關係,你來消費,我提供服務,本來是很公平的事情,但如果對方以為付了錢,便能擺出大爺的風範、態度及語句,我就寧願不賺你的錢。

廣告

當中細節反正不是重點,總之就是,我跟他說:「你走吧,這裡不歡迎你。」

他一呆,開始大罵,說他有資格來消費,然後他居然說出此番話:「這裡難道不是中國的土地嗎?為甚麼一個中國人,不可以去中國的土地!」

廣告

這句話其實很陰毒,那年是 2009 年,在前一年剛好發生了「三一四事件」,雖然事隔一年,政治氣氛還是相當敏感,他故意說甚麼中國啊,土地啊,這樣一來,如果我答錯任何話,都有可能被上綱上線,說成是藏獨份子。

我慶幸自己的成長背境,是不用接受這套意識形態的教育,我當然不會同意他的邏輯,甚至覺得可笑得發毛。我立即反駁他說:「你家的廁所,也是中國的土地,你為甚麼不把廁所對外公開,給全中國人民使用啊?」對方還是吱吱喳喳,我再說:「國家的《憲法》不是對私人土地有保護嗎?你沒讀過《憲法》嗎?你給我出去吧!」

後續發展,對方還是不走,吵吵鬧鬧說要報警。我見他只講不做,便說:「那我幫你報警吧。」民警到場,都是西藏人,我用藏語說了幾句。那個有點搞事的客人居然說:「這裡是中國,你們為甚麼不說中國話啊?」

這種情況,在藏地屢屢遇見,以為中國只能說漢語或普通話,而忽略其他語言或方言。我當時在藏人的警察面前,對著這個討厭的客人說:「國家的《憲法》,對少數民族的語言也有保護,你身為中國人,有沒有看中國《憲法》?國家《憲法》還說要反對大漢族主義!」

藏人警察,一邊聽著,一邊點頭。我轉個頭用蹩腳的藏語,跟警察說:「這個人很奇怪,拉薩這麼多咖啡館,他可以去其他地方啊。」藏人警察一聽,轉頭就用漢語跟他說:「對啊,你為甚麼一定要來這裡啊?」

成件事其實很無聊,大家根本就不知道這個大爺客人,到底想爭取甚麼。事情很快就了結,警察用嚴厲的語氣跟他說:「你以後不要再來!」

警察轉個頭來,笑著跟我用漢語說:「你以後好好學習藏語啊。」說罷笑了笑。

題外話:

近幾年香港人經常被強烈的意識形態籠罩,國家啊,愛國啊,民族認同,上綱上線,甚至說句「香港人」,都隨時被批評地區優越感過盛。我覺得香港的朋友,如果無可避免地要談論到此類話題,就應該放膽去說。

這些領域,就像道德,你唯一可以抗衡的,就是搶佔高地。當對方用最廉價的方式來愛國,批評吃肯德基的人就像叛國一樣,你就要用更高層次的情操來反駁他,質問他為何不把手中的 iPhone 扔棄。當對方質疑你的民族認同感何在,你就反問他黨的初心何在。當對方稱噓國歌就等如不愛國,你就說釣魚台只有香港人上去。總之有多遠扯多遠,有多高攀多高。

有一段視頻,在網上瘋傳,是歷史學家辛灝年在澳洲所做的演講。現場有觀眾質疑他不是中國人,沒有資格討論中國以後的發展,辛灝年的回應極為精彩,也把廉價愛國者批判得體無完膚。

辛灝年在澳洲演講的視頻


更多文章,請看薯伯伯的博客: http://pazu.me/
更多照片,請看薯伯伯的 Instagram:http://instagram.com/pazu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