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大學生會的表現實在令人遺憾

2017/9/7 — 13:49

圖片來源: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 片段截圖

圖片來源:SocREC 社會記錄頻道 片段截圖

如果撕港獨單張的內地女生可以給59分的話,學生會的表現大概可以給0分了,當然媒體的表現一如既往地直接負分了。這明明可以是一次深度交流的契機,或至少不難達成「你可以貼我可以貼」的表面共識,現在大概只剩雙方親友團各自自嗨 ── 對方真是蠢到無可救藥?

任何觀點都是需要邏輯和論據支撐的。內地女生非常積極地解釋了自己理據,最多論證過程出了邏輯漏洞;學生會乾脆表達不了一句完整意思,不知道是認為自己天賦正義無需論證無需說明,還是除了喊喊口號實際沒什麼思考,稍遇到點挑戰就口笨舌拙。如果不是這件事發生在如此特定的語境下,又被媒體大做文章,怎麼看顯得愚蠢傲慢的都是學生會吧。

廣告

內地女生這套說辭,至少在她成長的教育體系裡相當合情理的 ── 學生會是學生選的,我也是學生,你不代表我;民主意味著每個人都有表達意見的權力,我不同意港獨我沒同意你貼,所以你可以貼我可以撕;民主墻被港獨單張佔滿了,但我也想介紹自己的活動和想法。這中間顯然存在邏輯漏洞,比如學生會無需所有舉動都得到每個學生的授權,比如貼和撕並不是同一類權力,民主確保的是不同聲音可以交鋒 ── 換言之是可以被反駁不可以被撕的權力,比如她實際上沒等學生會說明觀點就將話題轉移到拍攝的問題。

但某程度上這又是可以理解的。從內地女生聽不懂粵語能看出,她是剛到學校沒幾天的新生,未必清楚使用民主墻無需授權,任何人都可以在上面發表意見,民主墻的言論不受限制,只代表發布者觀點。另一方面,她這套邏輯是太典型的國內教育的產物。當一個人被偏見和詭辯術語轟炸千百遍後,她作為一個具體的人,和她在許多情境中下意識產生的語言和思維間的聯繫,實在遠弱於一個人與她的主動思考之間的聯繫,更弱於中國政府作為一個抽象概念和作為一種具體語言的聯繫。她實在無需因此背負什麼,遑論那些被轉移到她身上的,對這個政權的恐懼和厭惡。

廣告

學生會的表現實在令人遺憾。除了你不能撕的結論,和不止生硬簡直官僚的學校授權我們管理民主墻,既沒清晰說明民主墻的使用規則,也沒藉此闡述自己的政治立場。既未有效回應內地女生的質疑(你不代表我),也無法有效闡釋自己的行為依據。如果稍微被質疑點合法性轉移下話題就招架不住,究竟準備如何論證「拒絕沉淪唯有獨立」?如果真正做好了港獨準備,有效且知行合一的姿態難道不是解釋自己的理念?

我覺得這個小女孩挺可愛的。一個關心公共事務又有交流欲的人,現實會對她進行100次教育的。但一個被高度不友善的環境高密度攻擊的人,一個但凡說點什麼都成為諷刺素材的人,恐怕也只願龜縮在自己的世界。這些自認為在「拒絕沉淪」的人,是怎麼好意思粗暴譴責他們?

 

(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