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中式一地兩檢有賺無蝕?凡事要有兩手準備

2017/8/11 — 12:00

【文:胡人傑@前線科技人員】

大灣區、中港融合歷史小回顧

高鐵香港段只是大灣區中港融合的一個細節,所以討論西九一地兩檢前,先做一個大灣區的歷史小回顧:

廣告

早在上個世紀八九十年代,香港尚未回歸之時,香港商人胡應湘就提出應建造港珠澳大橋,用陸路把香港跟澳門和珠海連接起來,胡的構思可謂大灣區雛形。

— 粵港澳大灣區預示一國兩制結束?

在八十年代,大家對香港前舖、中国後廠的組合是充滿期望,而事實上,香港在過程中亦有經濟得益,只不過現時回顧,香港失去的其實也不少:

廣告

回顧1980年代由「廠佬」牽頭的中港融合,珠三角地區迅速把戰後香港積累的工業資本和人才招攬過去,亦很快就吸納了當中的技術,不但使香港錯過了本地工業產業升級的機會,變相掏空了香港的工業資金和人才,更為今日香港金融、服務業和地產業的經濟單一化局面埋下伏線。如今粵港合作重點發展區前海自貿區,有人就明言到2020年吸引1萬家香港企業和10萬以上的港人專才工作。是否會重蹈1980年代的覆轍,掏空自身的產業和人才,使香港的經濟結構進一步依賴中國,相當值得留意。

— 彭嘉林﹕大灣區會將香港帶往什麼境地?

中港融合現時方向

整體而言,在中国眼中,中港融合應該就是解決香港2047大限的方案,屆時無論是商業來往更頻繁,或是香港已空心化至全無議價能力,兩制分野已經面目模糊,香港邊界作為兩制分隔的意義亦將消失,所以,對中国來說,現時先在西九設立一個中租界合情合理,反正遲些大家都不用分得那麼細。

這個理想中的進程,用倒後鏡觀察中国過去三十年經濟發展趨勢的話,的確無懈可擊,如果中国經濟繼續一路向上、日不沒國,大灣區規劃所發展出的新增產能便不愁銷路,訂單「接到手軟」,那麼,香港應該可以完全被吸納,融合完成。

不過,正如投資界常說,不要看著倒後鏡來投資,如果繼後三十年中国經濟發展不如理想,連大灣區的原住民也不夠食的話,那麼,大灣區規劃就會成為另一個鬼城的示範,到時香港邊界及兩制分野就會繼續有意義,因為要保持獨特性,在中国經濟差時,香港繼續以國際角色維持本身經濟。中国差、香港好並不是不切實際的猜想,香港七八十年代的經濟突飛猛進,就是在一個奄奄一息的中国之下發生,雖然這個也不應用倒後鏡觀察想當然,只是說明中国差、香港差並不是必然,現時前景還未清晰,毋須急於作不必要的融合鋪排。

考慮一地兩檢要有兩手準備

對於前景估算,世界沒有水晶球,中国未來是日不沒國還是慘不忍睹,沒有人可以肯定,不過,一個負責任的港府,應該要有兩手準備。

若說交通效率,一地兩檢毋須劃出租界全盤行使對方法律,國際慣例只是放權辦清關手續,即所謂 CIQ(Customs,Immigration,Quarantine)已經足夠[1],西九及現時深圳灣口岸的中式一地兩檢完全是多餘。深圳灣當年為何接受如此苛刻條件,不容港人置啄,不過港人就絕對有權過問西九模式。

如果大灣區業務蒸蒸日上,西九兩檢採用國際 CIQ 模式已達目的,香港不會損失任何參與大灣區經濟利益的機會,但如果大灣區變鬼城,現時港府提議的中式一地兩檢,就會有在西九留下了一個翻版九龍城寨[2]的風險。

香港無法在西九的中租界執法,以中国現時「法治」水平為參考,經濟差時,中国是可以非常有創意,整個中租界會否用作軍火走私中心,或其他一般水平的非法活動?就算合法,中租界舉行貓肉狗肉節搞搞氣氛又如何?大家或想選擇視而不見,不過,如果累及香港跟自身的金融/貿易夥伴國交惡,豈非香港在中国經濟差時的救命索也斬斷?如果覺得這些令人難堪的活動現時在深圳邊境也可以發生,那要想清楚,在香港核心地區發生跟在邊境發生,震撼程度是非常不一樣,猶如西九居民晚晚近距離收聽貓狗屠宰的慘叫,也跟遠在邊境發生的會非常不一樣。

對於港府現時的中式一地兩檢方案,根據早前港大民研報告所示[3],有53%市民支持,另有13%無意見[4],筆者希望你們可以再細心考慮現時方案的風險。中式一地兩檢亦肯定會將香港邊界含糊化,現階段可能不覺對兩制有損,但當在市中心的中租界發生令人難堪的活動時,到時就會連帶含糊化兩制,對於48%認為現時方案無損、及11%甚至認為會增強兩制信心的一眾,筆者亦希望你們可以再細心考慮不單是順風順水時的境況,亦要考慮天有不測風雲時如何自處,以一個精明投資者的角度,去評估現時港府方案的風險與回報是否合乎比例。

總括而言,就算各方認為中港融合最終無可避免,但為何不必要地自我提前蝕章融合?為何港府不考慮現時對香港有利無弊的國際 CIQ 兩檢?港府可能智慧不足,但筆者相信市民在充足的資訊下會作出明智的表態。

 

**********

[1] 【一地兩檢】王永平:毋須內地全面執法

[2] 歷史因由,香港的九龍半島市中心曾經出現過一個無政府狀態的九龍城寨,當時「香港政府不敢管、英國政府不想管、中國政府不能管」,「成為黃、賭、毒的溫床,最聞名的色情場所、賭檔、鴉片煙館、海洛英館、狗肉食堂等四處林立。1959年,城寨發生了一宗命案,中英兩國政府互相推卸處理刑事案件的責任。此外,由於香港政府當時並不承認中國醫生的資格,城寨成為了無牌牙醫及中醫診所和冒牌貨販賣點的集中地」。

西九中租界其實亦有風險成為一個「中国政府不想管、香港政府不能管」的區域。

[3] 一地兩檢民調,53%支持34%反對

[4] 13%無意見,是筆者以 [3] 文中數據,用(100% - 支持53% - 反對34%)得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