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今天宣的誓 犯了明日釋的法 真的非常精警

2017/7/17 — 19:49

今天宣的誓,犯了明日釋的法。真的非常精警。

抱歉各位朋友,我還在好好消化這幾天發生的事情,劉曉波的逝世、2+4名議員被DQ,以及未來的路應該要怎走。朋友過來安慰我,我一律說I'm fine, and I do mean it。個人而言,爭取社會變革、參與政治作為我的志業,向來都在不同崗位努力,議員只是其中一個身份。議席,這是本來就沒有的事,用坦然的心面對,不會就此被打垮。我還在想,至少未來幾個月我「回到曠野」,我能更好地扮演甚麼崗位,繼續為民主運動付出?不妨集思廣益。

釋法的荒謬

廣告

但此事可不能就此抹去。於我個人事小,DQ掉合共十多萬票的六位議員,於選民權利是大。這是香港政治史上其中一件最大的打壓及恥辱,選民的選擇被無理釋法剝奪,扭轉整個選舉結果,民間力量要如何團結發力,去逼使政府無法再以同樣手段打壓民主派?試想想,宣誓後,人大可以依照你宣誓的內容,將毫無問題的政治表態以有追溯力的釋法,裁定有罪,立即取消資格而非安排重新宣誓,是赤裸裸的濫權逼害。就好像在足球賽事中,頭鎚入球兼勝出賽事,賽會後加規例列明頭鎚是紅牌動作,由羸變輸、由入波變被逐,這是何等荒謬?

同樣打壓,可以發生在集會上的言行、質詢以及立法會任何規定,端乎中共取態。六四晚會上的「結束一黨專政」,難保他日會被釋法成違反基本法第一條;議會內談六四,也可以是「不莊重」、不「愛國愛港」。政治打壓一向都是拗手瓜大戰,從來沒有甚麼國家安全底線,只有習大大願不願意,一聲令下,最溫和的都可以被斬得一頸血。因此,從來都不是我們宣誓時「玩過龍」(我必須重申,沒有釋法,我們所有宣誓都是經過梁君彥批准,可以正當行使議員職權,亦不會在宣誓時預知釋法到來),而是共產黨「踩過界」。可恨的是,我們暫時未有能力反制。但諸位,請勿灰心,社會思潮和運動熱度都是一個循環,作為組織者,我們沒有理由群眾灰心,或遷責於他們。謀定而後動,路還長得很。

廣告

面對的難題

被剝奪議員資格後,首當其衝是聰辦的同事。聰辦所有職員都是九十後,是眾志搭建出來的,讓有志參政的年輕人共同議事。非常遺憾地,聲稱要提拔、重視年輕人的特區政府,以低賤的手段拆毀這個平台。他們都是我的好伙伴,一夜落得失業,心有歉疚。籌集資源、或為他們尋找機會,是目前最重要的事:我絕不放棄這群有抱負和熱誠的戰友。
另外,缺乏立法會議員的資助,地區辦事處亦可能因資金而需要關閉,亦無法如現在聘請足夠的地區幹事跟進。地區個案、地區議題,如田灣商場、海怡酒店等,跟進力度勢必受到影響。

政府營造的經濟壓力,逼令你進入燒錢的司法過程,是極具破壞性的:司法覆核敗訴,四人合共或付約三百萬;假若上訴,又是七位數字的訟費。另外,立法會可能追回的薪津高達四百萬,若缺乏市民眾籌支持,我只會落得破產下場。這些款項,可真是天文數字呀。

立法會的未來

立法會的未來不樂觀,建制派可依此策略在下個會期獲得全面多數。現時最重要的策略是令兩場補選分開以及盡快進行,因為補選一旦合併進行,新東和九西很可能失掉合共兩個民主派議席,地區直選的比數直接改寫,變為17:18建制派佔優。補選亦應盡快進行,因為現時地區直選人數是15:16民主派劣勢,十月中旬將重新召開立法會大會,屆時建制派便可透過修改議事規則阻截議會抗爭,迅速通過惡法。盡快有補選議席進入,便可減少建制派作惡的時間,但權力執在政府手中,定必會處處維護建制派選舉利益。未來官司安排、政治議程設定,應圍繞這兩個選舉安排,以至少保障直選多數的民意反映。

同時,剩下在立法會的進步民主派、抗爭派,亦會因為變得更勢孤力弱,而倍受壓力。慢必、阿廸、超雄議員等等,未來一段時間,都要辛苦你們,在議會內據理力爭,有鬥爭意識地面對專權政府,絕不輕言妥協。連同我們四人的精神,一併戰鬥。

最後,因為經濟和政治壓力等原因,讓身邊的朋友、家人擔心,也是罪過。失去了收入後,我還能生活得很好,因為我的生活習慣、模式,都沒有太大的變化,一如學生時期的簡樸。劉曉波先生說,在獨裁國家從事反對運動,面對警察、坐牢就是職業的一部分——即使我們面對的風險壓力遠比不上在中國大陸維權,面對來自政府各種手段的打壓,也是作為民主派、進步派、自決派,必須坦然、冷靜、堅定面對的挑戰。面對打壓,是我們生命的一部分。

既然是生命的一部分,就不會阻擋我們前進的步伐。同伴們,一起為民主自決的香港繼續努力。

 

原文7月15日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