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以後要怎麼走? 不要「團結香港」,我們要香港團結

2017/7/15 — 19:52

7月14日晚反DQ集會

7月14日晚反DQ集會

【文:霍漢橋】

這幾天的負面消息很多,多得讓人喘不過氣,怒得難以說得出話。劉曉波先生在中共的重重捆鎖下離世;四名議員(計上去年的梁、游,是六名議員)在人大粗暴變相修法的釋法下,被法院裁定喪失議員資格。莫說自己代表香港人,至少是我自己,受到了雙重打擊,移民的念頭反覆出現,工作也失去心機。在歷史的低潮,還是有幾句話想說。

為甚麼還有話說呢?是因為香港是我的家,即使它變成怎樣,家就是家,我並不捨得消滅自己對這個地方的一點抱負。儘管香港可能還是慢慢死亡,可是我依然要對得住我們的家,要對得住我的良心,要對得住我的上帝。

廣告

劉曉波的死與立法會議員被DQ,兩件事是有共通點的。

首先,我們可以看得清楚,逼迫我們的共產黨是我們的真正敵人。共產黨從來不講人性,只講利益:劉曉波的中國夢不符合共產黨延續政權的利益,香港人的反抗運動不符合共產黨統一香港的利益,故此共產黨使用它能行的方法,譬如把劉曉波監禁、隔離,譬如把徹底的反對派統統DQ。共產黨從來不守承諾,只講效用:劉曉波行使中國憲法允許的言論、結社自由,而且並無使用任何暴力,被中共政府以顛覆國家政權罪殺死;香港立法會議員按照法規選舉進入議會,立法會按照法規為其監誓,中共政府則強行釋法迫使法院DQ民選議員。莫說是一國兩制的「高度自治」承諾,連其本身的中華人民共和國憲法,共產黨一律只作為參考,需要時便拿來維護利益,達成打擊敵人的目標,不需要時便置諸不理。

廣告

我們正在面對的,不但是一個毫不講理的共產黨,一個堪比納粹的屠夫政權,更是一個實力雄厚,環環相扣的結構性邪惡集團。在列寧式的政治體制與氣氛下,官員普遍失去了個人意志,在許多時候剩下黨的意志,對權力高峰盡加膜拜;人民普遍失去了信任,權力取代道德成為了社會運行的法則。雖然大家同時是體制的受害者,但全體人民同時有意無意中成為加害者。在龐大的利益集團,個人的利益、機構的利益、黨的利益與國家的利益扭成一團,人人不能自拔,也使政權牢固得幾乎不可推翻。

而香港作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事實上的一部分,我們並不能幻想自己能夠輕易逃離共產黨環環相扣的制度壓迫。從前我們可以認為「一國兩制」能夠讓香港保持自主自由,可是從白皮書重新解釋基本法開始,到八三一決定、人大釋法、中共跨境抓人等等一浪接一浪事件裡,我們應當從香港能夠自主地實行高度自治、擁有「實然主權」、或甚至能夠不顧中國地獨立的幻想中回到現實:中共一直透過一切方式進佔香港,奪取香港的全面管治權。從主權,到政治制度、經濟、教育、人口,到小至電視臺發牌或者出版書籍的權力,都一一搶奪過去。

特區政府不再政治中立,也不代表香港市民,而是選擇配合中共的權力搶奪戰。特區政府沒有維護香港的僅餘自主,DQ這四名議員讓我幾近絕望。這次的事件代表特區政府對香港人宣戰。從前香港政府尚且會堅持不主動提請人大釋法,並且嘗試妥協爭取對多人能接受的政改方案,現在則是不但不維護香港核心價值,反倒主動將其破壞。

這是香港當今處境。任何人看見這樣惡劣的處境,灰心甚至萌生去意實在正常不過。可是我們不可以走。我們棄守,就是代表我們任由邪惡橫行,任由共產黨支配香港,任由他們蹂躪眾生,特別是我們的同胞 — 無論「同胞」指的是香港人還是中國人。俗語有云,「黎明前嘅黑暗,係最撚黑暗嘅」,我們必須在最艱難的時代裡堅持到底,在我們認識環境的黑暗下,一起以更大的勇氣與韌性逆流而上。

在這一刻我們的政治立場或政治願景再不是最重要的 — 無論主張一國兩制、自決、港獨還是城邦,無論你討厭本土派的嘴臉還是痛恨左膠的所作所為,無論你的身份認同是中國香港人還是單純的香港人,我們必須坦誠相對,分工合作,共同抗擊敵人。當共產黨一直利用制度和利益煽動香港人分化,統戰一部分作為「次要敵人」的香港人時,我們必須對此等有所警惕。能夠徹底擊潰共產黨製造的分化伎倆的,並不是互相指責,互相猜疑,而是信任每一個為香港奮鬥的人和組織 — 無論你認為對方的行為多麼不智。劉曉波最值得學習的就是,他在處處製造敵人,製造階級分化,發動鬥爭的共產黨意識形態中,對世界保持希望,並且宣告「我沒有敵人」。這種是超越共產黨「團結香港」戰略的唯一方法。固然,我們每一個都是獨立而且獨特的個體,但我們在邪惡當前坐在同一條船,我們必須團結。我們就是一個休戚與共的共同體,我們不能失去彼此。一枝竹仔易折彎,幾枝竹一紮斷折難。在敵人以各種制度、各種手段、各種謠言分化我們的時候,我們要有超乎常人的同心。

這種同心不可能是無中生有的。在低潮的日子,我們更應盡力建立各種公民對話制度,例如定期的香港論壇/香港高峰會,集合不同政見的香港人坦誠分享彼此看法,減少派別之間的誤會;找尋大家認同的最大公約數,並且以其為基礎推動公民運動,且不斷邀請公民團體加入;到一定時候再共同起草《香港約章》,在經過反覆討論下產生大家認同的共同立場。當面對爭議,例如補選機制,具爭議議題以及資源分配等等,大家可以透過共同平台商討。不要排拒任何有心人加入,包括各種公民團體、宗教團體甚至商會,也包括看似是「賣港」的溫和派甚至中間派。只要肯加入這一個平台的,就不應視為敵人,因為肯在這個平等基礎上商討的,就是尊重平等、自由的公民精神的人。不要害怕滲透,中共的滲透一早無孔不入,連主權國家以及軍事組織都可滲入的共產黨,無論我們多麼嚴密防範,我們都不能避免滲透。只要一切透過透明、民主的商討甚至民間公投方式進行,我們就能用韌性擊退共產黨的挑釁。

「同舟人,世相隨,無畏更無懼」。希望除了為香港人打氣,也可以提議一點出路。我們要一起繼續走下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