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君堯的殺無赦批鬥大會

2017/9/18 — 13:13

《反港獨、反冷血、反偽學:革走戴耀廷吶喊大會》上,何君堯發言。圖片來源:「何君堯 (Junius Ho Kwan Yiu) 」facebook專頁

《反港獨、反冷血、反偽學:革走戴耀廷吶喊大會》上,何君堯發言。圖片來源:「何君堯 (Junius Ho Kwan Yiu) 」facebook專頁

9月17日,中共長期關照的香港立法會議員何君堯在添馬公園海濱長廊搞了一場《反港獨、反冷血、反偽學:革走戴耀廷吶喊大會》,企圖向香港大學校方高層施壓,以求辭退佔領中環運動發起人兼香港大學法律學院副教授戴耀廷,並且把現在大學校園內推崇港獨的學生思潮,統統算到戴耀廷身上,還說戴耀廷「知法犯法」,「慫恿學生、青年及市民不斷衝擊本港來之不易的法治精神,破壞社會安寧和秩序,是香港偽學之首,不能不除」。中共奴才周浩鼎、邵家輝、陳恆鑌、鄧家彪、屈穎妍、曾樹和、侯志強等人紛紛出席了這次「立體式批鬥大會」,大會聲稱有4000人出席。

這件事的是非曲直,恐怕不需要我來評論。講來講去,何君堯攻擊戴耀廷的論點只有一個:戴耀廷提倡公民抗命,啟動佔領中環。然後,何君堯之流就把後來發生幾乎所有共產黨不喜歡看見的政治現象,統統都算到戴耀廷頭上,儼然把戴耀廷奉為港獨之父,套上高帽,無情批鬥,扭曲事實,莫名其妙。這樣低智商的抨擊或者變相吹捧,無待深論,是非對錯一目了然。他們說成儼如戴耀廷才是本月大學港獨標語的幕後推手,根本就是低層次的不實陳述,妄圖混淆視聽。如果何君堯說戴耀廷曾經主張過港獨,或者曾經鼓動過學生主張港獨,請他拿出證據來!畢竟話說回頭,在言論上提倡香港獨立,不涉暴力行動,何罪之有?有的只是當權者羅織的罪名而已!

文革邪風,重現香港。1967年有毛澤東、周恩來、一班下流賤格的左仔,2017年有習近平、劉雲山、另一班下流賤格的左仔,面目不同,本質不變。查良鏞、林彬面對的處境,其實跟戴耀廷、陳健民面對的處境大同小異。這股妖風越吹越猛,香港加速沉淪,香港人必須冷靜面對,沉著應變,不要對自己和未來喪失希望。

廣告

何君堯,你三反(反港獨、反冷血、反偽學),我五問。

一、不見森林

廣告

談論公民抗命,戴耀廷絕非第一人。梭羅、馬丁路德金、甘地、圖圖大主教、達賴喇嘛、劉曉波的著述,你是否要全面禁絕之?三中商(三聯、中華、商務)還在販售戴耀廷的《法治心》、《香港的憲政之路》,以及上述人士的眾多作品,你又是否要起訴三中商協助宣揚港獨?

即使你最後成功迫令港大開除戴耀廷,即使戴耀廷有一天身陷牢獄,難道這些著述和思想就會從地球上永遠消失?你這樣做只會有一個效果:人們對戴耀廷更好奇,更有好感,更能夠體會到戴耀廷是一位心清氣正的義人,而你只不過是一個大吵大鬧、不學無術的猴戲小丑、潑辣流氓而已。

二、不學無術

我自己對法治精神與公民抗命的認識,不是始自戴教授的著作,而是早在我讀法律系第一年,已經讀到台灣憲法學者、我的憲法老師許宗力教授(現任台灣司法院院長)寫的一篇長文《試論民主法治國家的「市民不服從」》,發表於1988年12月的台大法學論叢,後來收錄於他的《法與國家權力》一書,現在大家可以在香港公共圖書館找得到。這篇文章是我青年時代的思想啟蒙文章之一,另外尤清《論抵抗權》一文也值得閱讀。

許教授這樣定義公民抗命(市民不服從):行為觸犯法律規範、公開、非暴力、以促使法律或政府政策或社會弊端變更為目的、發自公益導向的政治道德或良心上的動機。他在文章中舉了許多西德、美國、台灣的事例。然後他提出三個關於公民抗命的正當化理論:超實定法的正當化理論(傳統自然法論、Rawls的理論、Habermas的理論)、基層民主的正當化理論,以及基本權利的正當化理論(人權擁護條款、良心自由、意見發表與集會遊行自由),並且羅列正反意見,條分縷析。這就是我當年所受法律教育的吉光片羽,獲益良多。

我真不知道當年何君堯你學了些甚麼東西,或者說你根本有無學過任何東西,但是既然你這麼反對公民抗命(市民不服從),我就請你好好讀讀上述文章,然後逐點反駁之。就算你看不懂這篇文章(其實我知道這篇文章的難度對你來說可能頗為吃力),依然堅持己見,那麼我就促請你立即批鬥Rawls、批鬥Harbemas、要求台灣司法院院長許宗力下台,然後統統在他們頭頂扣上「知法犯法」帽子,要求香港所有書局及圖書館把他們的書籍全部下架,否則他們豈非統統都是「港獨之父」,而沉默的何君堯豈非成為了「港獨幫兇」?

何君堯,千萬不要告訴大家你連Rawls和Harbemas是誰都不知道!你為何不批鬥他們,高喊他們是冷血偽學?你為何不批評他們破壞法治精神和社會秩序?夏蟲不可語冰!

三、政治錯誤

你今年不是很慷慨地在立法會內投票贊成「毋忘六四、平反八九民運」議案嗎?很好。那麼,我請問你:當年北京學生和市民是否違法達義、市民不服從、公民抗命?如果不是,難道他們當年合法集會,抑或十惡不赦?你在今年6月8日聲稱當年學生沒有錯,出發點好,你不正是要對當年學生公民抗命予以基本肯定嗎?

既然你同意為了「愛國、反官倒、爭民主」就可以「違法」從而「達義」,你難道跟「公民抗命」不是只有一步之遙嗎(當然「愛國」不是公民抗命的充分理由)?為何你現在竟然拆下「支持抗命」面具,滿身銅臭,講起所謂「法治精神」來呢?

依我看來,你根本就是劉雲山用錯了的「漏網之魚」,至少是在平反六四、違法抗命一事上,立場搖擺,邏輯矛盾,意志不堅,晃來晃去。劉雲山捧著你的履歷和工作表現,足以在暴君習近平面前站得穩,不會陰溝裏翻船嗎?你還搞這場所謂「三反」集會,打著紅旗反紅旗,究竟你是否中共黨奴當中「一小撮走平反六四道路的當權派」?你唾罵戴耀廷的每句話,難道不能用來咒罵你自己?主管黨國宣傳機器的劉雲山已經日薄西山,你不怕嗎?你整天鬧場,隻字不提習近平,有何居心?猴戲耍完,狡兔死,走狗烹,走著瞧。

四、知法犯法

身為律師,難道你不知道甚麼叫「知法犯法」嗎?如你犯法,查明屬實,你又是否像你所說「衝擊本港來之不易的法治精神,破壞社會安寧和秩序,是香港偽學之首,不能不除」?是吧。讓我們一起來看看你們這幫團夥在批鬥集會當天的違法片段吧!

屏山鄉委會主席曾樹和表示:支持港獨者如果不認同自己是中國人,就是外來人士,必須要「殺」,真是比黑社會還要黑,而何君堯竟然立即在旁高聲搭腔:「無赦」!

何君堯之後回應:「看一下殺甚麼吧,殺豬殺狗不是怎樣一回事嘛」,「如果搞港獨那些人將整個國家命運顛覆,要令香港及祖國13億人付出龐大代價,這些人不殺了他們幹嘛?」

何君堯,你根本就是一個公然威脅殺人、知法犯法的刑事罪犯、恐怖分子、人類渣滓!人人得而起訴之!香港法律已經規定得很清楚:《公安條例》第26條(公眾聚集中倡議殺人),公訴程序可判監5年,簡易程序可判監2年。然後,大家全面DQ(開除)何君堯的律師及議員資格。自作孽,執包袱,入監獄!劉雲山用人失察,何君堯玩火自焚。習近平,你就看著這個「反港獨」的議員及律師怎樣被送進監獄吧!

還有那個上水鄉事委員主席侯志強。他說大學校園現在充斥粗口(髒話)文化及港獨文化,如要講粗口,自己可做教授,大家不用讀大學,應到上水跟侯志強自己學即可。真是不知羞恥!他更把「粗口」和「港獨」兩個無關的事物蓄意莫名奇妙地攪在一起,然後潑猴罵街,一副流氓土豪作派,足見黨奴如何低智和卑賤。

現場有些大叔看到一些令他們不順眼的大好青年,上前箍頸禁行,暴力對待他們,把集會搞成一場自吹自擂、圍爐取暖的垃圾樣板戲,場外動手箍頸,這群敗類跟文革人渣沒有分別。

有位現場參與者接受記者訪問時表示,希望將戴耀廷逐出中大,記者立即糾正他是港大,該參與者卻竟表示「我不太清楚」。卑賤的中國人,無知的中國人,收完維穩費,快去鳩嗚吧!

五、漠視毛習

何君堯,你愛毛澤東嗎?你知道毛澤東是習近平的精神之父嗎?你知道毛澤東是怎樣一砲而紅的嗎?湖南獨立運動。1920年,青年毛澤東是這樣寫的:「最好辦法,是索性不謀總建設、索性分裂,去謀各省的分建設,實行『各省人民自決主義』。二十二行省三特區兩藩地,合共二十七個地方,最好分為二十七國。湖南呢?至於我們湖南,尤其三千萬人個個應該醒覺了!湖南人沒有別的法子,唯一的法子是湖南人自決自治,是湖南人在湖南地域建設一個『湖南共和國』。我曾著實想過,救湖南,救中國,圖與全世界解放的民族攜手,均非這樣不行。湖南人沒有把湖南自建為國的決心和勇氣,湖南終究是沒辦法。」當年的毛澤東就是發出了這種獨立的先聲。這類文章現在每個香港人上網都可以看得到。何君堯,你為甚麼不再搞個集會批鬥毛澤東,還不把他這個煽動獨立、分裂國家的主張者鬥垮鬥臭?

何君堯,你愛習仲勳嗎?你知道習仲勳是習近平的生父嗎?在1979年4月的中央工作會議上,時任廣東省委第一書記的習仲勳鄭重希望中央給點權,讓廣東能夠充分利用自己的有利條件,先走一步。主持會議的華國鋒一愣:「你們廣東要甚麼權?」習仲勳當場說了一句很出格的話:「如果廣東是一個獨立的國家,可能幾年就搞上去了,但是在現在的體制下,就不容易上去。」這個說法現在每個香港人上網都可以看得到。何君堯,你為甚麼不再搞個集會批鬥習仲勳,還不把他這個煽動獨立、分裂國家的主張者鬥垮鬥臭?

你不是真心很討厭主張分裂國家的人嗎?抑或你只不過是一個追逐權力和金錢的戲子?你我心中有數。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