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何時有我們安身之所?

2017/7/20 — 15:35

圖由作者提供

圖由作者提供

這一代年輕人都有種病。

富正義感,願意為社群付出,又敢於挑戰腐朽權威,為不公義發聲。有些衝動,總是義憤填膺,有時天真得有點可笑。在我們尚未磨蝕成犬儒前,都有鼓勇往直前的勇氣。

但,這是病,當權者並不喜愛帶病的年輕人,所以這些年輕人就被流放到社會的邊疆,或是鐵壁監獄之中,以防我們的聲音和思想穿透及衝撞整個社會的秩序,以及利益。

廣告

一轉眼,我和之鋒的社會服務令都完結了,但在八月迎接我們的是律政司的刑期上訴。針對著重奪公民廣場案,之鋒、Alex和我被定罪,留有案底,政府非要把我們關進牢內不可。東北案刑期覆核案亦即將開審,Ivan和Willis等等的抗爭者亦面對同樣的壓逼。

明天,Billy和Colman在擔任學生會要職時,眼見大學公義不彰,挺身而出,換來各4條及1條罪名,旁人不知,以為他們犯了堪比汪洋大盜的奇案。早幾個月替Billy撰寫求情信,可惜,當日的頭銜不再生效,原因是北京的老大爺不喜歡港人自主未來,直接釋法當修法,踢走進步派議員。

廣告

及後亦有雨傘運動的案件,律政師控以極不尋常的「公眾妨擾罪」,Tommy和Eason面對著一旦定罪,以月至年計的監禁。旺角清場,預審30至40日的藐視法庭案,捲入了Lester和司徒兩位學聯好戰友,而之鋒又再次面對審訊,刑期俱是以月計。他們為了公民抗命的理念認罪,卻不在信念上屈膝,在艱苦的司法抗爭上以前途作歷史書寫,警剔後人,以公民抗命理念感喚大眾。

再有釋法遊行的開審,Ivan和Derek,以及其他來自大專政關及社民連的年輕抗爭者,在清早被人上門驚醒家人而拘捕,再被帶上法庭。

還有很多很多,基於信念價值、彰顯公義而身陷囹圄的抗爭者,都無法得到社會關注和諒解,卻是默默付出。這些人,都有種擇善固執的病,經歷風霜,有人病重有人退潮。然而,刻在身上的烙印,早就褪不走。這些人,懷著漂泊的心,期望著哪時哪地有令他們心神安靈之所。

看著大海,以及劉曉波先生在艱苦萬倍下的堅持,病,又更難治好。在瘋狂的世代,當個病危的君子。

 

(作者 2017 年 7 月 20 日刊於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