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信報無信.......

2016/8/2 — 12:51

《信報》總編輯郭艷明以改版為理由,暫停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圖左)的政評專欄。

《信報》總編輯郭艷明以改版為理由,暫停時事評論員練乙錚(圖左)的政評專欄。

一個地方墮落的表現,不單在妖人當道,也在於妖人所講的話語,不管是歪理還是狂言,竟不幸地慢慢成為了現實。其中一句是這樣的:「信報無信,明報不明,蘋果爛左。」

信報「無信」,自李氏入主後已陰雲密佈,及至2013年改朝換位,行政總裁羅燦及執行總編輯陳伯辭職,紅褲子出身的郭艷明走上任接任總編,「整頓」之風迅即漫延,「獨眼香江」版稿件的「河蟹」疑雲,報道立場開始偏左的筆鋒,還有慢慢消失的各路好手文章:曹仁超、原復生、游清源、陳雲、黎則奮……

廣告

然後到今天,筆耕25載的練乙錚先生也「被消失」,無異於將碩果僅存的信報忠實讀者狠狠拒諸門外。無信,是自己不住喪失中立公信力,是失卻保護作家筆者的覺悟與腰骨,也是對讀者多年來付費購買專業、左中右論點皆有議論空間的一種背叛。

而曾經,這是一份因為作者「大放厥詞妄議中央」,紅色和淡紅色廣告幾近絕跡,以專業論述與判斷佔下媒體席位的報章。

廣告

明報「不明」,不止於安裕被辭職的不明不白,而是面對管理最高階的意味不明:劉進圖當了總編兩年就被撤換,空降了來自馬來西亞的鍾天祥,上任後即發生多次粗暴干預編採自由之事:深夜推翻編輯部決定,臨時更改頭條「六四變馬雲」、與工會多次會面左顧而右盼、安裕事件後叫停印刷更一度提議「封窗」,種種變故既彰顯了此人的政治立場,也令明報前線工作舉步維艱,景向不明。

蘋果的「爛」,固然是缺廣告下,資源短拙人手緊張的潰瘍,但也是管理層面對網絡生境,未知如何將hit rate化為收入之際,盲目將點擊率看成新聞是否可取的KPI。

模仿100毛式的內容代價是深度調查數目買少見少,原意用作提醒讀者有突發事故的推push ,成了不同編輯版面邀功追hit rate數的角力場。讀者嫌棄盲目不斷無質素的推,決策者倒自以為是樂此不疲的餵,關掉通知甚至刪app者恐怕不在其數。奈何在未有實質收益、沒有其他數據支持下,只能繼續自稱摸著石頭過河、新聞本質在變去擺爛。

信明蘋三家以外當然還有甚者,跪下吃相更不討好,徹底成為北方的喉舌,但這三家一直以來標榜的專業、中立或民主取向,建立了相應的忠實讀者群,愛之越深,責之越切亦更痛心。

在寒蟬靠邊大氛圍下,不少傳媒管理層深信絕對「政治正確」才能免去政治干預打壓,廣告之多寡有無,就成了他們判斷取向的風向雞,有甚者更慣於揣摩上方意思,以新聞自由交換更大的商業利益與權力,一黨的專政換來只一位金主,最終也只換來一種聲音。

記者在前線拼命,卻換回文章角度扭曲甚至出不了街的憤慨。誠如李怡先生所言,新聞自由終將在新聞行政人員的軟骨症下壽終矣,添上崩壞中的廉署、立法會、法治制度及教育制度,大火中的水早已不再溫和而滿滿沸騰,煮掉每隻掙扎中的蛙。

妖人的「預言」未竟全工,起碼亞視暫時不見有再說早晨的希望,但我們卻得堅持,不能讓這第四權日暮西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