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傳CY擬告誹謗 練乙錚:梁振英新的志業似是出律師信,特別針對提UGL事件的人

2017/4/19 — 9:11

《星島日報》早前引述消息指特首梁振英打算再就評論人練乙錚的文章發出律師信,指控練誹謗。練乙錚今天在《蘋果日報》的專欄文章中指出:

一男子最近當了國家領導人,新的志業似乎是出律師信,並特別以提起UGL事件的人為對象,連筆者也受牽連遭恐嚇,只能提醒自己「臨危不亂、處變不驚」。不驚其實是理性的,因為很可能到處發律師信的這個人,自己現在很驚慌。

練乙錚今天的文章一半寫梁振英,另一半寫黃毓民上周宣佈退出政圈的告別書,稱黃急流勇退,「騰出空位給年輕人上,絕對值得稱道,筆者給個讚!」。

廣告

練乙錚指,跛腳鴨政府一般無甚作為卻會前瞻,等而下之者,是那些幹了壞事的人,顧忌一旦失去權力的保護作用,會被政敵乘機攻擊或給人民清算,以致身敗名裂。「如今香港也有一隻跛腳鴨 — 還有三個月不到就要下台的梁振英。此公在連串僭建醜聞中開業,其後更有揮之不去的UGL事件纏身,為防民口,一再針對公開提及此案的人,或發律師信或悍然興訟,最近還把火燒到筆者頭上,如此為UGL事件尋釁滋事凡四次,十分令人費解」。

練乙錚回顧,梁振英因各種原因公開針對他,這次是第四次。頭三次他的文章分別觸及坊間流行梁振英是地下黨員一說、他要求調查劉夢熊提出政府和黑道的內幕、以及論及梁振英女兒梁齊昕的境況。

廣告

今次梁振英就練乙錚4月5日文章〈論林鄭政權的階級背景和赤化特徵〉裏的一句話而指他誹謗,練乙錚指那是梁振英自己惶恐不安的表現。

〈論林鄭政權的階級背景和赤化特徵〉一文的那句話是:「她(林鄭)若夠聰明,還會以UGL案作撒手鐧,用梁營對付曾蔭權的手法反過來對付梁。就算她沒打算那樣對付這位新進『國家領導人』,唐營也會適當引導她幹;不起訴,掛在那裏三五七年,也夠梁受的,而她自己則可以過過民意癮。」

練乙錚指:

如此就說是誹謗,明顯無case,所以這次梁特的手法甚為低莊,見諸三個方面:首先,他把林鄭也拉落水,認為筆者的說法「對他本人和對林鄭都不公平」。這是太監不急皇帝急。要是林鄭覺得受到筆者不公平對待,以她那「好打得」的性格,早就對筆者不客氣。問題是這句話並非說林鄭是×××或者幹了×××(誹謗語言的格式),而是條件性地指林鄭「如果聰明」,她就「會」×××;「如果不夠聰明」,唐營就「會引導她」×××,而她也「可以」×××。這是簡單邏輯耶!

第二,梁特這次對付筆者,跟前三次都不一樣,不是自己出面一開波就猛攻,而是找了新聞專員發表一篇欲言又止的短文,暗示會發律師信,而真正語帶恐嚇的誹謗說,卻是分了工由另一些喉媒提出的;然而,便是恐嚇,也只能相當溫和:例如,有說筆者的講法「有少少過了火位」,有說梁特認為筆者的話「可能」有誹謗成份,也有說他正在「考慮」興訟,等等。

第三,更有趣了。新聞專員的文章不是開門見山替主子出擊,而是要求筆者就那一小段文字作三點解釋。那是開玩笑,世界上哪會有人說「你寫的我完全看不懂,但總之你犯誹謗了」?筆者總是往好裏想,常覺得新聞專員很有可能是混進梁營的雙重奸細。其實,筆者的文章一向淺白易讀,少年黃之鋒念中二三的時候就完全掌握。況且,梁先生,你若看不懂我的文章,到底是應該請你的那些御用學者、智囊替你解畫,還是讓你的新聞專員跟我說我有「責任」向你「解釋」呢?我的角色是評論員,不是「國師」,也沒欠你甚麼。

練乙錚提到,公眾人物告評論員誹謗,作為控方不僅要證明對方有惡意,還要證明對方並不真心相信自己說的話,對梁振英,練乙錚指自己連惡意也沒有,沒支持過「ABC」,更未曾鼓吹過打倒他,甚至還在專欄說過「不介意梁特連任」,因為認為現存制度和權力結構不變,誰當領導都一樣糟糕。

練乙錚指自己說過,梁振英高壓對付港獨,反會導致他提早下台,那是去年11月、梁振英被DQ(宣佈不連任)前一個月接受香港《大紀元》訪問時說的,但那不是惡意詛咒,而是理性分析。練稱梁振英如果想控告他誹謗,應該根據這個訪問內容在去年發難,閃電檢控,勝算還會高些。

梁振英早前正式入稟,控告會計界立法會議員梁繼昌,早前向傳媒談及 UGL 事件時,指稅局在調查,言論涉及誹謗及破壞聲譽,向梁繼昌索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