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種政治評論的態度

2018/3/19 — 19:17

3月11日立法會補選投票時段結束,點票中心隨即運作。

3月11日立法會補選投票時段結束,點票中心隨即運作。

【文:小朋友】

每朝早在茶餐廳吃早餐時都有閱報的習慣,除了解香港社會及世界發生的事情外,另一重要性就是看看別人的評論,提升自己的思辨能力。今天看了兩則政治評論:立場新聞的文章「林鄭特首讓主席尷尬」及信報的專欄文章「311後 ……」,有感而發。

先後閱讀兩篇文章,感覺非常不同。讀上述第一篇文章,欣賞之處非單是對作者的見解有認同之處,更重要是給被評者有基本的尊重。很簡單,以事論事,對被評者不莽加個人情緒的宣洩及簡單概括式的評價。

廣告

讀第二篇文章,相信會有不少擁戴網上關鍵意見領袖(KOL)的支持者所認同,但個人認為情緒宣洩比例甚重,另對被評者亦不太尊重。作者說:「補選立法會,坦白說,有些侯選人根本「未夠班」,真的投不落手,但沒辦法,在大局前,惟有硬著頭皮投 …… 連他自己都說:是慘勝。」心想哪有一個成功的政治人物或領袖是天生「夠班」的,一出來參選就手腕圓滑、策略精準及具備高質素的議政能力。更何況民主派有意參政的人士在現今政治環境下根本不易獲得鍛鍊政治能力的平台。

一句「未夠班」,可能真的點出他的議政及政治領導水平有進步空間的事實,但聽在政治上都算同路人的耳裹,心裡好受嗎?不如花多幾句具體提點他可以改進那些地方不是更好嗎?

廣告

文章另一段提到姚松炎教授:「……姚松炎已不值一提,輸一次當是意外,輸兩次,多多少少看出他的問題:自大,目中無人,以為香港人好蠢。」一個人能去到不值一提,如果不是十惡不赦,一定是誠信破產或是能力極劣。我們認識的姚教授是這樣的一個人嗎?他不是本身已有一份穩定的大學教席,但仍願意投身政治這一潭濁水就土地發展及地市規劃等議題提供專業意見嗎?被DQ的原因是因為他自取其辱、咎由自取嗎?問題只是不同候選人會嘗試不同的選舉策略,勝負都只是差二千多票,盡了力仍被同路人評為不值一提,我相信這是少數人的想法。

最後,文章亦有兩段提到投票回報問題:「為什麼投票率低?因為對你們已經很不耐煩,本來不想去投,後來勉強去投,不是因為你們,是為了大局。可是,你們回報了些什麼?」;「我們一次又一次信任你們,票投你們,你們這幾年又做了什麼好事出來?」這兩段內容使我想起一班上一輩的民主派政壇人士,例如李卓人、何俊仁及馮檢基等。痛心近幾年年青一輩中有一種論調,簡單概括地質疑在過去二三十年由他們帶領的民主運動到頭來沒有好成果,而下定論否定他們的功勞及繼續存在的價值。

如果凡事都是以結果為判斷功過的標準,在商界可能適用,但在社會文明的發展中,由很多很多點努力及錯誤中學習後才可能向前推進一小步,這是常態。

如果我們以這種狹隘的眼光作評價,實在是不公道,亦同時否認行好事本質上的正確性。我一向都十分尊敬香港的記者,為社會大眾發掘真相和作出分析。還記得曾經有一位女記者有膽識地在人民大會堂遠距離向前國家主席提問,迫得領導人開口表態。我會不會因看到近年新聞自由度下降和不少傳媒被收編及自我約束等問題,而簡單地將矛頭直指這些用心採訪的記者沒有為我們捍衛新聞自由,而非當權者的操弄?

作者最後問:「泛民以後的路怎行下去?」泛民不只是由民主派政黨人士組成,更多是相信普世價值、尊重自由和人權、實踐民主及法治精神的百姓所組成。我們投的一票對實現這個夢很重要,但對要實現真正的公民社會來說,這點付出肯定不足夠。希望我們所實行的民主不是消費式的民主,天真地以為投了不太須付代價的一票,美好的社會、有質素的議政及法治就會理所當然地作為回報。如果今天我們力量有所不足,前景灰暗,除出來投票外,不如嘗試問問自己還可以為同路人再做些什麼作幫忙,而不要單單作些「港仔、港女」式的政治評論作發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