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兩級制利得稅 沒有道理只有政治

2017/9/12 — 15:39

MEME and ME @ flickr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MEME and ME @ flickr —Attribution-NonCommercial-NoDerivs 2.0 Generic (CC BY-NC-ND 2.0)

據傳媒報導,政府打算修改稅制,將用了不知多少年的劃一利得稅率,改為兩級制利得稅:首200萬元利潤利得稅稅率,將由16.5%減至10%。筆者認為,如果政府錢多用不完,減稅無妨,但引入兩級制利得稅的道理在哪裡呢?

一、改善政府運作效率?

如果利得稅引入「免稅額」,政府發少些稅單,或者可以減少徵稅涉及的政府開支。然而,政府所發出的利得稅稅單,本來就不多。以一五/一六年度為例,只有約十五萬張,即使再削減一兩成,其實可以削減的成本也有限。

廣告

不過,兩級利得稅連這部份也沒有,因為建議據稱只削減首200萬元利潤的稅率,即要繳稅的公司數目不會減少,從前交$1650 ,以後交$1000而已。就政府的收支而言,兩級制利得稅是:所用的成本不減,但收到的稅得六折,看不到會令政府運作更有效率。

二、低稅吸引外國公司到港?

廣告

低稅率可以吸引外國公司到香港。若全世界的投資環境都相同,當然低稅的地方最吸引。但現實不是如此。

香港的現況,是否能吸引外國公司?投資者是否到別國開荒,先看的必然是市場和經營環境,包括是否有需求、成本如何、後勤支援有沒有障礙、法制是否清晰、人力資源是否足夠、治安、醫療服務如何,甚至國際學校有沒有足夠學位讓員工安頓子女,以及同性伴侶可否享有應有權利等,都是要考慮的因素,因為這些因素決定他們能否賺錢。以Uber為例,當初熱烈邀請人來,別人當然期望政府「配合」,但來到後拉人封艇;又或是摩天輪的營運商,打完齋,連招標條件都改了。這些讓外國公司認為政府雙重標準的行事方法,在國際商業圈子傳開來,便令外國公司感到在香港投資的風險非常高,連回本也做不到的話,談利得稅率便變得毫無意義了。

不是說低稅有利投資嗎?舉個例子,強積金這類,一開工就要繳付的供款稅款,越低越好,因為這些都會加重公司的成本,即未見官先打三十大板。外國有所謂payroll tax,是政府徵收用於是應付退休金、社會保障或醫療開支等,就是增加經營成本的稅項,公司投資前必會將這些因素計算在內。但是利得率是賺到錢才繳付,當然沒有上面的重要。

於是,利得稅稅率多少,其實差不多是最大的企業,極有信心來到香港必有錢賺的,才會最關心。對香港很陌生的企業,最憂心的必然是市場環境。如果香港環境根本不適合,利得稅再低都不會來。再說,所謂「減稅」,其實若報導的消息準確,「減到盡」也只得十二萬元。一家公司會因為少十二萬元利得稅由不選香港變成選香港?筆者很疑惑。削減利得稅為求能吸引外國公司到港,講得好聽,但邊際效益未必很高。

三、減輕中小企業「稅務負擔」?

對對對,不過,有多少「中小企」在繳交利得稅?

二零一六年底,香港約有134萬家註冊公司,而一五/一六年度,稅務局發出的利得稅單,只有153,351張,即只有一成多的公司交稅(註一)。而這十多萬家公司中,絕大多數盈利少於五十萬元。以一四/一五年度為例,100,900家要繳交利得稅的公司中,五成七,即係57300家,其利潤少於五十萬元(註二)。而且不要忘記,如果一家公司今年度虧損,可以用作抵消下年度的利潤,因此,真要繳交利得稅的,在扣除開支、扣除歷年虧損還有利潤的,才要繳交一點點的稅,與薪俸稅完全不同。因此,說利得稅是「稅務負擔」不能說錯,但也沒有這麼誇張。簡單來說,只有「人上人」級的公司才要交比較大額的利得稅。

四、促進企業投資?

這個不是沒可能,但也不是很具說服力。公司有利潤的話,或多或少會將一部份分予股東作股息,剩下來的可能用作營運開支,或是考慮再投資。但是,一家公司是否投資,首先考慮的,也是新投入的資金會否帶來更多利潤。兩級制利得稅下,公司最多可以減少12萬稅款,對有200萬元盈利的公司,不會因為缺少12萬元而放棄一個增加利潤的投資,除非借貸的成本高得令利潤化為烏有。減稅促進投資不是沒有可能,但同樣是講出來好聽但實際上的邊際效用有限的政治語言藝術而已。

只是政治決定

如果政府訂定稅務政策的原則,是比較公平。如果政府真的比較重民生,真的排隊也輪不到削減利得稅。要減輕市民甚至小企業負擔,首選減薪俸稅、差餉、地租等等:有近半勞動人口要付薪俸稅,而差餉和地租,則幾乎人人要付。削減這些稅款,比較能減輕市民負擔。況且政府可以因為毋須收取大量少額的繳費而省下不少開支,是具效益的減稅方法。

但是削減利得稅的話,沒有削減運作開支、未必能吸引外國公司到港,也不見得可以減輕所謂中小企業負擔或大幅增加投資。從公共理財角度,其實效益有限,但當然,講出來很好聽,可是真能「受惠」的人很少,而同對他們而言,減與不減其實無關痛癢。唯一可以解釋這項措施的理由,就是這是政治決定。講完。

 

註:

一、公司註冊處;利得稅稅單數目:稅務局2015/16年年報附表2

二、立法會研究簡報2016-2017年第三期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