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正」不一定是「公義」

2018/5/21 — 10:58

梁天琦、李諾文、盧建民、林傲軒、林倫慶

梁天琦、李諾文、盧建民、林傲軒、林倫慶

旺角騷亂事件,其中為人注目的主角梁天琦,有關審訊亦已完成,陪審團也作出裁決。

控方律師在結案陳詞時向陪審團這樣說:「不應受政治立場及被告的政治理念所影響,亦不應對被告抱持同情、憐憫、敵視,必須公正作裁決。」

法官在引導陪審團作裁決前,也這樣提醒他們,要處理的是刑事罪行,而非民生及社會爭議,縱有良好動機,也不是脫罪的理由。

廣告

律師或法官所說的,就如終審法院外的正義女神(Lady Justice),她手持天秤、長劍和被蒙上雙眼,分別代表著公正的審判,用法律制裁,不受干預、平等和一視同仁的判決。

但是依法執行和裁決,最多只能達成「公正」,但是否「公義」則是另一回事。(雖然「公正」(just)與「公義」(justice)有密切的關係。)

廣告

一,制定的法例是否合理和合乎公義?例如公安條例中有關非法集結罪和暴動罪,由殖民地政府所訂立,但早已備受聯合國所指,認為不符人權中遊行和表達的自由。97後臨時立法會更加上遊行必須獲警方發出的不反對通知書。最近有關立法會選舉資格、宣誓等,經釋法後更含糊不清,主觀判斷成份佔多。

二,執法是否公正公義?近幾年,警察的執法和在法庭上提供的口供是否公正已多番受到質疑。此外,刑事檢控由律政司指示,近年受政治因素所影響。就是次旺角騷亂案,特區政府對事件還沒有深入調查,便將事件定性為暴動。律政司以暴動罪檢控被捕者,而不是常用的非法集結罪,其目的明顯是要對被捕者判以更高刑罰。另一方面,在事件中,警察所用的暴力亦備受質疑(例如警察向示威者擲磚回敬,拘捕和毆打記者等),但直至現在,都沒有跟進,不了了之。

三,暴動罪的確立與破壞社會安寧有關。但比對是次所發生的騷亂與過去一些類似事件(例如66年的天星小輪加價引起的騷亂,67年左派的暴動和2005年韓農反世貿騷亂等),持續時間只有一晚,警方沒有施放催淚彈等,所謂的破壞程度實在不大。在發生騷亂後不久,社會不少有識之士已聯署要求特區政府對事件背後的社會因素作出深入調查,不要草草將之定性為暴動。但特區政府均不予以理會,其政治目的是明顯的。

更值得問的是:是次暴動與破壞社會安寧,究竟是雞先抑蛋先?

香港回歸20年(政治不正確的描述),特別在梁振英的管治下,經濟發展受金融風暴沖擊,中港融合引來兩方面人士對立,貧富差距越來越嚴重,人大釋法阻礙民主進程,建制與非建制的對立,雨傘運動⋯⋯等,社會越來越撕裂;加上中共進一步插手香港事務,國民教育推行,強行要求年青人「愛國愛黨」,更令年青人不滿。旺角騷亂事件實在累積的怨忿所爆發出來的。

「治亂世用重典」,但現在是亂世嗎?特區政府在這幾年不斷拘捕示威和反政府人士,如參與雨傘運動的學生,抗議東北發展的示威人士,和是次參與騷亂人士,法庭裁決社會服務令不夠,還要上訴要求對被捕者加刑。是次用暴動罪檢控示威者,目的都是要打壓異見人士。但是將他們送進牢房,是否能帶來社會和諧,創造公義的社會嗎?

怎樣才算是公義?這實在難以界定。除了對犯法者施予懲罰外,更是要保護社會中的弱勢社群,免他們受到壓迫。個人更相信這是聖經中所強調的公義。當然人會問:「誰是受壓者?」不少欺壓他人的人,往往也會認為自己是受壓者。就好像不少商界人士認為勞工階層要求多一點福利,就是想「連他們身家也要取去」。所以耶穌這樣說:「你們想要人怎樣待你們,你們也要怎樣待人。」(馬太福音七章12節)個人更認為,這是對公義最好的解釋。沒有將期望人待自己的同樣對待他人,就是不義。

可惜的是,今天有權勢的人,往往對自己所做不合理的事,例如劏房,僭建,「殺無赦」,中國內地對維權人士的打壓,打傷記者等事,要人予以體諒,包容,「奇怪,很難相信會發生」等處理;但對於反對者,則予以打壓。這是公義嗎?

梁天琦被裁定暴動罪和襲警罪成,會被判以監禁。無論他被判的刑期有多久,相信不少香港市民都會等待他出來。無論「地有多厚,天有多高」,香港人會繼續與他同行,爭取社會的公義。

個人的禱告是:「惟願公平如大水滾滾,公義如江河滔滔。」(阿摩司書五章24節)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