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公民廣場案】雙學三子代表:公民抗命非為個人利益 馬道立:要視乎行為有否超出底線

2018/1/16 — 14:14

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

黃之鋒、羅冠聰、周永康

因涉公民廣場案被判囚的「雙學三子」周永康、黃之鋒和羅冠聰早前獲終審法院批出許可就刑期提出上訴,終院今早開庭處理案件。終審法院聽取控辯雙方陳詞後,決定押後裁判,判決日子待定,各人可繼續以原有條件保釋。

法庭今早處理三人代表律師提出的多項法律問題,包括上訴庭是否有權在刑期覆核案件中逆轉、修改、替代或補充下級法院裁定的事實,法庭應否將被告公民抗命的動機在判刑時納入考慮,以及針對人黃之鋒的上訴,上訴法庭是否應考慮《刑事訴訟程序條例》第109A 條規定,即除非法庭認為沒有其他適當的刑罰,不得未屆21歲人士監禁。

代表黃之鋒的資深大律師戴啟思陳詞時指,黃之鋒煽動非法集結不獲定罪,認為上訴庭不應以三人在當晚行動中的角色作為其中一個加刑因素。終審法院首席法官馬道立同意戴啟思陳詞時所指,黃之鋒犯案時仍未夠21歲,上訴庭必須考慮《刑事訴訟條例》第109A條對監禁21歲以下被告的規定,表示控方必須就此做出回應。

廣告

羅冠聰的代表律師彭耀鴻資深大律師則指出,上訴庭處理的案件是一宗刑期覆核案件,上訴庭只有在當下級法院的判刑非經法律許可、有原則上錯誤,或有關判刑是明顯過重或不足的情況下才應該介入。彭又質疑,上訴庭引用的戴志誠案暴力程度明顯超越本案,質疑兩宗案件的量刑起點不能相提並論。

上訴方:非為個人利益 馬道立:視乎行為有否超出底線

廣告

彭又形容,案中被告是充滿理想主義的年輕學生,他們所做的事情亦非為了個人利益,而是為了表達他們對政府的意見。惟馬道立指出,雖然各被告犯案的動機,即在本案的公民抗命行為,必定對法庭的判案有關,但法庭必須要處理的問題是各被告的行為是否有超出底線。

彭又提出,上訴庭的判刑過分強調阻嚇性,判刑嚇怕往後年輕人參與和平、非暴力示威,認為法庭即使認為各人的行為超越了底線,也不等同要立即掉落懸崖。

代表周永康的大律師蔡維邦則就公民抗命是否可以被法庭納入考慮成為減刑理由作陳詞。蔡維邦指,法庭在考慮公民抗命行為的時候應考慮有關行為是否造成其他人受傷或財務損失,以及考慮公民抗命行為本身是否為了達致一個公義的目的。

不過有關說法遭終審法院常任法官李義質疑,法庭是否應該參與何為一個「公義」的目的的討論。李義指出,社會上不同人會對於何謂一個公義的目的有不同的看法。李義又引述蔡維邦用「提倡一個多元社會」及「新納粹主義」作為「公義/非公義」之分的例子,質疑蔡維邦的說法是否將提倡新納粹主義的人排除在外,而此舉本身也是違反了提倡多元社會的原則。李義問道,蔡維邦的論點是否就算法庭無須就何為公義選擇立場,法庭亦應將被告是透過行動表達他們自己的看法,蔡維邦同意李義的說法。

控方指覆核刑期適合「大跳躍」 馬道立:不等於原審犯原則錯誤

主控官梁卓然陳詞時表示,法庭在衡量各人的可責性(culpability)須考慮到四個原則,包括罪行的嚴重性,各人在案中的角色及行為,罪行所帶來的後果,犯案的動機及各人是否有求情理由。梁卓然回應辯方所指上訴庭不應修改、替代或補充下級法院裁定的事實的理據時指,上訴庭實際上有需要審視下級法院在審訊時的證供,以考慮下級法院是否有過分側重減刑的理由而輕視了罪行的嚴重性。

而針對黃之鋒的案件,梁卓然認為《刑事程序條例》第109A的規定只是建議,而非強制法庭索取感化報告。控方又指,雖然非法集會案件有可能被判處社會服務令至監禁等不同程度的刑罰,亦同意法官於庭上形容上訴庭由社會服務令加刑至判處6-8個月即時監禁是一個「大跳躍」(a big jump),但強調法庭必須按照每宗案件的實際情況以判處適當的刑罰,而過往法庭亦非從來沒有就非法集結案件判處被告監禁。

惟馬道立對控方提出質疑,指由於有不少非法集結案件都會被判處社會服務令,原審裁判官判處個人社會服務令,雖然可說是比較仁慈的刑罰,但是否等同原審裁判官犯了原則性的錯誤。非常任法官賀輔明亦提出,每個法官在處理案件是會對不同的元素給予不同的比重,是非常自然的事情,質疑控方指原審裁判官未對行動構成保安員受傷的元素給予充分比重的說法,是否就等同裁判官的判刑是明顯不足以致上訴庭可以覆核其刑期決定。

控方又提出,由上訴庭在8月判處三人監禁至各人早前成功申請保釋等候上訴,再加上三人很可能能夠因為行為良好而獲得扣減三分一刑期,各人已經分別服完大約至超過一半刑期。

周永康在庭後表示,他們的心情已經準備好去面對好或差的判決,今日案件判決將會影響未來一連串牽涉政治檢控者的案件,希望今日的判決會有更加正面的結果。

黃之鋒、羅冠聰及周永康三人因涉2014年9月26日「重奪公民廣場」行動,2016年分別被裁定「煽惑他人參與非法集結」及「參與非法集結」罪成。原審裁判官張天雁本來判處各人分別80至120小時社會服務令及緩刑,惟律政司其後提出刑期覆核得直,上訴庭於去年8月改判各人6至8月監禁。三人其後分別以刑期覆核案件「涉及具有重大而廣泛的重要性的法律論點」,及有關案件的決定曾有「實質及嚴重的不公平情況」作根據,申請上訴推翻刑期覆核結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