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六四的歷史索引

2018/5/24 — 16:40

2016 維園六四晚會

2016 維園六四晚會

記不起由那年開始,「薪火相傳」成了六四燭光晚會的主題。轉眼間,六四屠城已是29年前發生的事了。年屆40的人,當年不過是11歲的小學生;即使曾隨同父母或長輩上街抗議,但對89.64的印象恐怕十分模糊。更何況自去年的六四燭光晚會,連學聯也拒絕出席,看來薪火已無法傳了!不過薪火相傳有如歷屆的奧運會,正式開幕前,首先在奧運的發源地希臘,燃點聖火,然後長徒跋涉,由人手傳到舉辦奧運的城市。即是說薪火相傳的意義在於傳的豈只薪火,簡直就是聖火。德國猶太裔思想家班雅明,在其去世前才完成的著作〈歷史概念命題〉提出歷史索引的概念。他認為過去發生的每一件事件,除了發生時的年、月和日之外,還好像書本的索引一樣,註明另一年、月和日。就如書本的索引一樣,歷史索引指示的另一年、月和日是為了讓人翻查若干年前發生的事件。

班雅明是20世紀一位非常有創見的思想家,因為是創見,他的想法經常令人覺得玄之又玄。事實上,班雅明一度寄居於好友布萊希特在丹麥的大宅,適逢班雅明評價卡夫卡的文章得到刋登,當班雅明向布萊希特查詢他對文章的意見時,後者不客氣地說他把一位原本已是十分玄的作家,寫得玄上加玄。好朋友尚且如此,批評者更索性批評他的見解,充滿神秘主義色彩。歷史索引的想法正好落入批評者眼中的神秘主義,因為過去每件事件發生時的年、月和日清晰無誤,但歷史索引指示的年、月和日卻不得而知,不是神秘主義又是甚麼?假如必須看了法官的整篇判詞,才可以作評論,歷史索引的見解更必須結合整篇〈歷史概念命題〉的論調來討論。命題一便有點語不驚人誓不休地說,只要歷史唯物論和神學聯手,便必定能戰勝任何對手。接著的命題二,班雅明更直接用了神學的語言說每個世代都被賦予微弱的彌賽亞力量,又說每個世代和過去之間有一秘密協議。是甚麼協議?班雅明沒有立即說明,但在命題五,他指出過去的真實圖像往往會突然亮起,但稍瞬即逝;而這個瞬間便消失的歷史畫面也是人們能認出真實的過去的一刻。換言之,過去和每個世代之間的秘密協議無非是當過去的真實圖像突然亮起時,這個世代的人便須找緊這畫面,並認出當中的歷史真諦;而這也是這個世代所賦予的微弱彌賽亞力量。

為甚麼過去的真實圖像會突然亮起,但稍瞬即逝?答案在於歷史索引的作用,歷史索引標示的年、月和日無從得知,但歷史索引是關乎過去特定事件的索引,就如書本的索引一樣,歷史索引的作用無非是指示人們翻查過去某特定事件。歷史索引標示的年、月和日必定後於過去某特定事件。歷史學者一向以之前的事來解釋後來的事,例如歷史學者一般認為由於唐朝深受藩鎮的禍害,宋朝因而實行「強幹弱枝」的政策。歷史索引標示的年、月和日卻是後於過去某特定事件,班雅明的創見正好是過去某特定事件往往要等到該事件的歷史索引所標示的年、月和日才會真相大白,過去的真實圖像突然被照亮。為甚麼突然被照亮的過去真實圖像只是稍瞬即逝?那是因為歷史索引標示的年、月和日根本無從得知,即是說任何日子也可能是過去某特定事件的歷史索引。這樣說豈非是無稽之談!借助神學便不是無稽之談,彌賽亞時間不也是任何時間、任何日子嗎?〈歷史概念命題〉結尾的一段正好提及彌賽亞時間,但批評者說的神秘主義不是說出問題所在嗎?然而借助神學不一定就是神秘主義,班雅明在〈歷史概念命題〉提出的見解,用他自己在《商場研究計劃》的N檔案裡的講法是一場Copernicus Revolution。由於他提出的見解是創見,他借助神學就如佛洛伊德借助希臘神話建立心理分析一樣。從來沒有人指責佛洛依德是神秘主義;認定班雅明是神秘主義的批評者,根本沒有認真了解班雅明的創見。

廣告

歷史索引指示的年,月和日,一如彌賽亞時間一樣,可以是任何時間和任何日子。等待彌賽亞時間的人必須無時無刻醒覺,歷史索引的作用則是要求每一個世代找緊無時無刻都有可能亮起的過去真實圖像。為甚麼後者會突然亮起?六四屠城本身是很好的例子,屠城之後,中共政權輕描淡寫地說事件是八九年的政治風波。唐太宗李世民是中國歷史裡少有的明君聖主,但他雙手其實染滿自己兄弟的鮮血。他的哥哥建成已被立為太子,他的弟弟元吉站在建成這一方。李世民先下手為強,伏兵玄武門,殺了哥哥和弟弟後,進逼唐高祖讓位,中學的歷史教科書把事件描述為「玄武門之變」。把六四屠城輕描淡寫地說是八九年的政治風波除了照亮「玄武門之變」的真實圖像,還照亮歷史書寫的真實圖像——從勝利者的一方書寫!

年過五十,透過電視瑩光幕和其他媒體而得悉六四屠城始末,後來聽聞中共政權輕描淡寫地形容六四屠城只是八九年的政治風波的人當中,誰會想起「玄武門之變」和書寫歷史的問題?突然被照亮的過去真實圖像也就必定稍瞬即逝,過去和每個世代之間的秘密協議無非是當過去的真實圖像突然亮起時,這個世代必須使用其微弱的彌賽亞力量抓緊突然被照亮,但稍瞬即逝的過去真實圖像。六四燭光晚會根本毋須提薪火相傳,六四燭光晚會的主辦單位只須提醒香港年青的一代過去和他們這一代同樣存在秘密的協議。六四屠城所標示的歷史索引或許就是709大搜捕的那一年、月和日;亦有可能是這一年的人大會議,在沒有任何反對的情況下,通過刪除憲法有關國家主席一職的任期限制的一刻。709大搜捕的對象是維權律師,後者不過根據憲法賦予的權利,向有關當局爭取具體落實和執行而已。當然從刪除憲法有關國家主席一職的任期限制一事來看,對中共政權而言,憲法對一己有利時則高舉,不利時便漠視甚至任意刪改。其實早在四人幫倒台,鄧小平復出後,中共政權評價十年文革和毛澤東的功過時;鄧小平強調中共有能力糾正自己的錯誤。面對十年文革的浩劫,中共政權不得不承認錯誤之餘,強調自己有能力糾正錯誤。言下之意是中共即使犯錯,也必須由中共政權自行糾正,即使是身受其害的人都不能置喙,更遑論提出批評,否則會像趙連海或譚作人等,身陷牢獄。同樣道理,即使刪除憲法有關國家主席一職的任期限制是錯誤,也要留待中共自己糾正,因此接連有中國大陸的大學講師,因為批評修改憲法而被免職!

廣告

無論是709大搜捕或是刪除憲法有關國家主席一職的任期限制一事,甚至是近日一而再發生香港記者在中國大陸採訪時受到暴力對待,堂堂香港特首,外號「好打得」的林鄭月娥不敢啍一聲,連一句慰問被打的記者也欠奉之餘,還輕描淡寫地說:「一處鄉村一處例」;這些事件都足以照亮六四屠城的因由無非是佔據天安門廣場的學生不理會中共政權的禁忌,直接指出中共政權的錯誤。上述的事例亦說明為甚麼照亮過去的真實圖像的歷史索引可以是任何年、月和日。對六四屠城時還未出生的香港年輕一代而言,悼念六四的死難者或許有點無關痛癢,但〈歷史概念命題〉的命題七提醒人們,當今的統治者全都是過往勝利者的繼承人。每年的六四燭光晚會,除了悼念六四的死難者,更是以點點燭光,從被踐踏、被欺壓的人出發,書寫不再是勝利者目光出發的歷史。學聯和各院校的學生會或許無法接受過去和他們這一代存在秘密協議,但卻沒有任何理由,拒絕以點點燭光參加不再是勝利者目光出發的歷史書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