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判刑過重?涵蓋太廣?剖析旺角騷亂首宗暴動罪判刑

2017/3/17 — 20:16

去年農曆年初二凌晨爆發的旺角騷亂,首宗暴動罪案件今早判刑,三名被裁定暴動罪成的被告今被判囚三年。旺角騷亂中尚有另外27人被控暴動罪,相關案件將於今年五月、六月及明年一月開審。

「法政匯思」成員、大律師石書銘解釋,根據《公安條例》,若參與一個非法集結,而該次非法集結中有人(不一定要是被告)破壞社會安寧,即構成暴動,如果不離開,則會被視為參與暴動。政府於 1970 年、即六七暴動後數年,修訂《公安條例》納入暴動罪,過往至少有兩宗案例,分別是 1989 年白石難民營越南船民械鬥,以及 2000年喜靈洲戒毒所暴動,兩宗案件均成為了本案的判刑參考。

何謂「暴動」?

廣告

區域法院法官沈小民判詞指出,「非法集結」與「暴動」的分別,在於「暴動」指有「破壞社會安寧」的集結,而案發當晚有人向警方掟竹枝及玻璃樽,即使無證據顯示有警員受傷,暴力行為亦已達嚴重級別,構成破壞社會安寧,故裁定當晚有發生暴動。

石書銘指出,「破壞社會安寧」的定義有案例清楚界定,包括造成人身傷害或財物損失,或威脅作出上述行為,就構定破壞社會安寧。石書銘舉例指,2013年在立法會示威區的反新界東北發展示威,當中立法會玻璃門被毀,即有財物損失,理論上也可符合「破壞社會安寧」的定義。

廣告

但石書銘強調,是否構成暴動要視乎每一宗案件的證據,因此過往的一些事件如佔領行動、佔領龍和道等,難以憑空斷定是否構定暴動。石書銘另指,今次的判決對其他案件沒有約束力,即其他候審的旺角騷亂案件,法官均會視乎該案證據再裁定是否構成暴動。

何謂「參與暴動」?

判詞指出,證據顯示三名被告均有向警員擲物,沈官裁定三名被告亦是參與暴動的一份子,並強調是基於第一二被告被截獲的位置而推斷他們是參與暴動的一份子,即使他沒有掟物,他們仍是其中一份子。針對第三被告,沈官則指因他有與其他示威者一同逃跑,故不接納他是一名看熱鬧的人。

石書銘指出,只舉證指被告身處現場,並不足夠,要證明被告是在參與該次非法集結;而被告是否有使用暴力、如掟物,並非「暴動罪」定罪準則,只會影響判刑輕重。但石書銘亦解釋,每一宗案件均會按照證據作事實判決,今日的裁決裁定事件構成暴動,對其他案件並無約束力。

「暴動」涵蓋範圍是否太廣?

至於「暴動」的涵蓋範圍是否太廣,石書銘指,「暴動罪」(《公安條例》第19條)的基礎是「非法集結」(第18條),而上訴庭早前已裁定「非法集結」並不違憲。石形容,條例既不違憲、相關概念的法律定義亦清楚,法律上未必再有空間挑戰,要將此控罪的涵蓋範圍收緊,角色在立法會,是政治上的事。

執業大律師、公民黨立法會議員楊岳橋則稱,理解今次官司會令社會產生憂慮,但認為未必需要過慮,若被告上訴,上訴庭或可進一步釐清「破壞社會安寧」的定義。

對於今次判決,是否令日後的社會運動風險增加?楊岳橋指,若示威者秉持和平精神,相信影響不大。楊岳橋指,任何牽涉暴力的行為,警方都有可能以「暴動」起訴,但相信法院理性,不會將任何超出和平的示威都等同暴動。楊岳橋強調,警方不應濫用「暴動」控罪,但相信法庭有能力把關,不會成為協助警方濫用「暴動」罪打壓社會運動的工具。

判刑是否過重?

《公安條例》第19條訂明,暴動罪最高刑罰為監禁十年。

條例修訂以來,至少被引用兩次。較近的一次為 2000 年,喜靈洲戒毒所內有逾百本地囚犯,圍堵越南囚犯的囚倉縱火及掟物,警方出動催淚彈平息,拘捕80人,當中最少八人被控暴動罪,認罪者判囚四年、經審訊後定罪者判囚六年;而另一宗案例則在回歸以前,1989年在越南船民中心內有南、北越難民打鬥,約 20 名越南人帶備武器,意圖襲擊另一幫越南人,最終因警方及時制止而未得逞,部份被告遭判入獄五年。

沈官在判刑理由書中解釋,判刑有四項考慮,包括一、所使用的暴力程度,二、暴亂的規模,三、有否預謀,及四、涉及的人數。

辯方認為本案不能與越南船民暴動案相提並論,因船民是有預謀行動、有自製武器,沈官認為,雖沒有直接證據顯示本案有預謀或有組織,但認為本案涉及的暴力層面和參與的人數絕不下於船民案;而辯方指本案被告是為小販發聲,與個人利益無關,沈官強調「暴力就係暴力,無論有任何不滿,一旦使用暴力就沒有分別」,暴力對人及社會的傷害不會因目的不同而改變。

沈官稱,本案雖沒傷亡但也有危險成份,要判處阻嚇性刑罰,不容姑息,「任何人參與這類暴動需明白是要付出代價,有時代價可能會很大」。沈官又指,暴動罪判刑目的主要是「維護公眾利益」,形罰要起阻嚇作用,「以防止同類罪行發生,危害公眾安全」,最終判處被告入獄三年。

被問到三年刑罰是否適當,楊稱應交由上訴庭決定。但他促請政府認清,一個重判的案例不可能消除社會大眾對施政不滿的怒火,亦不可以阻止社會矛盾繼續激化,希望警方不要以為,一個被判有罪的案例,就可以成為警方壓制社會運動的尚方寶劍,要真正解決社會問題,需回到政治的方法。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