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到奴役之路是由冷漠築成

2018/3/13 — 14:38

我實在不明白,蔡子強所謂「姚為敗選負一半責任」是怎樣計算出來。

他本是議員,被取消資格,他唯有通過泛民初選參加九西補選,而政府則配合共產黨指示,拖到最後才批准他參選,請問這是誰的責任。

廣告

我們是目睹他倉猝成軍,但一眾所謂泛民KOL,繼續食花生,初選後全力挑動姚丶朱與馮的矛盾,如果大家認為姚連累整個泛民,請撫心自問,我們為這次補選,除了食花生做先知外,做了什麼?

至於鄭為何大幅增加選票,這問題實在太天真,姚的對手是黨國機器,人力丶金錢丶謀略丶數據丶情報訊息都有無限資源,在311前大家難道不知,新家園背後是恆基集團,西環加中環加四叔,你仍然認為鄭只是一個左派有為地區青年?

廣告

一個被強暴的人,事後我們認為呼叫聲太細丶反抗力度太弱,事主要為此負起一半責任。而我們,是一直目睹這強暴過程,選擇袖手旁觀。

 

城寨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