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劈炮(一)

2017/10/17 — 13:09

林卓廷,圖片來源:林卓廷 facebook

林卓廷,圖片來源:林卓廷 facebook

有些新朋友,見我這兩年連勝區議會和立法會,以為我一向順風順水,其實順流逆流,冷暖自知。

那是2006年,我終於無法接受民主黨的行政安排,決定劈炮,放棄奮鬥了7年的理想和工作。

主席仁哥(何俊仁)收到我的辭職信,幾天內三度挽留不果,最後同我講:「知道無辦法留你了,你仔女還小,不如找到工後再離職吧。」

廣告

無錯,排骨仔只有兩歲大,叉燒更只是兩個月大,但仁哥的好意,心領了︰「仁哥,多謝你,但我的心既然決定離開,無謂妨礙大家了,放心,當初我坐這位置(主席助理),我就預備隨時起身,財政上我一早預咗,唔使擔心。」

一刻的傲氣和尊嚴,換來漫長的失業煎熬。那時候正是新春,節慶與我何干?每天我都忙於找工作,看報紙,找朋友介紹,求職信大都石沉大海,難得有機會見工,又失手,好不失落,投考廉署等紀律部隊,程序冗長又磨人。

廣告

空缺有限,時間無限,唯有不斷充實自己,每天錄下兩台英文新聞,翻看多遍,又細讀英文報紙,由細到大,從未如此奮力改進英文,還要鍛鍊體能,操到爆,為份工,盡全力準備。

那時候,實在無心神陪伴孩子,因為我清楚知道,如果不能找份穩定的工作,亦無法確保家人生活,唯有忍心讓家中父母和家傭姐姐主力帶孩子,犧牲一段短時間,希望換取長期安穩生活,實在無奈。計劃歸計劃,現實是,內子坐月後返工,我仍賦閒在家,每被親友問及搵工情況,雖然明知對方出於好意,心裡還是寧願對方絕口不提。

失業4個月,期間收過3個電話,第一個是公民黨余若薇小姐來電,問候我去向,我當然明白她的意思,明言會轉行,始終我是民主黨人;第二個是好友,她告知我葉劉淑儀返港,大展拳腳,正招兵買馬,可為我引薦,我毫無懸念婉拒,畢竟大家理念南轅北轍;第三個電話,為我帶來失業後第一份工,一份我從未想過的工……

 

原刊於 am73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