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一感言

2017/10/1 — 13:12

晨早流流,打開電視機,不幸看到所謂十一國慶金紫荊廣場升旗典禮,一群權貴個個面無笑容,一臉嚴肅,不知情者還以為是參加喪禮,瞻仰遺容。國慶日不應該是高高興興的日子嗎?那麼目無表情、沒精打采,那一刻他們心中想的是什麼,真的是耐人尋味。

如果我是那個道貌岸然的李國章,打句問句,都寧願周日床上,摟抱著那個比自己年輕三十歲風韻猶存的騷婦,趁一覺醒來,精力剛好充足,賈其餘勇,翻雲覆雨一番,也不願意呆若木雞站立在悶熱的廣場上,與一群衣冠楚楚的活死人,裝扮「愛國」,慶祝中共建國六十八周年。

對不起,不知是有幸抑或是不幸,我們生於斯、長於斯的香港人,從來都沒有自然而然的愛國情懷,一切都是後天「教育」的結果。但不管是右派宣揚的文化中國,或是左派推崇的政治新中國,都只是理性的依歸,而非感性的抉擇。如果我們真誠地面對自己的真實感受,不能不承認所謂「愛國情懷」都是虛構的「幻想出來的債」(Imaginary Debt),並非真實存在。

廣告

戰後土生土長的香港人,是中國拼棄的孤兒,歷史把我們拋擲到這個時空,寄人籬下,自生自滅,只能自力更生,命運自主,自由是唯一可以依歸的價值,其他都是次要的和從屬的,哪裡有自由,哪裡就是祖國。

社會存在決定社會意識,回歸二十年,香港的社會存在急劇轉變,意識形態出現千變萬化,百家爭鳴,實屬必然。毎個人都只能為自己的存在作出抉擇,只要是真誠的選擇,忠於自己,便無所謂對錯,也不必理會別人非議。

廣告

風雨中抱緊自由,是我的信念,相信也是不少同代同類人的信念。我們都是「死剩種」(Species Being),很大可能及身而絕,但既然歷史選擇了我們,就讓我們成為歷史吧,死而無憾。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