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十九大,濕鳩大

2017/10/19 — 12:17

十九大,普通話發音為「shí jiŭ dà」,但倘若以廣東話發音,稍為讀歪了便是粗言穢語,似乎冥冥之中有所暗示,相信各位也大概明白為何中共為何那麼痛恨廣東話吧!

但接下來的部分,或許與文章標題不太符合。筆者主要是希望以劣拙的文筆,表達對目前政治隔閡所造成人際關係的無奈,行文風格與過往認真嚴謹的分析文章有所出入,如各位認為辦不對貨,看到來這裏便可以了。

筆者昔日在巴黎當交換生時,曾結識了幾個就讀清華的內地朋友,當時我們曾一起上課學習法文,但上了不足一半,筆者就翹課了,不過無損我們之間的友情。當時我們一起去四處遊玩,一起經歷過搭錯車、訂錯酒店、帶錯旅遊指南、差點不見了護照,更重要的是相熟後幾乎無所不談,話題甚至包括六四、兩岸三地關係、習近平是個怎樣的政治人物(當時《時代雜誌》已有提及此人)等等。不用擔心什麼言語不通的問題,他們教我普通話,我教他們廣東話。至於具體內容是什麼,自然要保密,畢竟他們仍生活在國內,筆者倒不想輕輕寫幾句話便為所重視的人帶來意想不到的麻煩。但可以說的是,筆者當時對香港政治情況留意不多(在香港也刻意不選讀香港政治的科目),所以還滿有信心地跟他們說,不用擔心我因政治問題去不了北京探望他們,倒是他們勸勉我要多關心香港政局的變化。

廣告

後來考畢所有大學試後,差不多第一件事情便是首次去北京,順道探望他們。無論是在巴黎,還是在北京,筆者也承諾了,日後他們要結婚的時候,我定必會親自前往觀禮祝賀。

可是,後來所發生的一切,並非是當時已能預料到的。平情而論,筆者評論香港政治的頻密程度並不高,但過往所寫的文章,加上本文的第一段,或許已令自己有未能進入中國大陸境內的可能性。筆者對於過往寫過的並不感後悔,但很遺憾的是,基於自身安全的考慮,「不怕一萬,只怕萬一」,恐怕將難以兌現昔日對朋友的承諾了。

廣告

兒時曾聽說過,政治問題令南北韓的人民飽受分離之苦,當中有不少是親人和朋友分隔兩地,除非遇上奇蹟,否則終生再難見上一面。但沒想過,在人際關係上,筆者現時的情況已好不了他們多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