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及乎?不及?─「禍及妻兒」的倫理反思

2017/9/17 — 19:09

資料圖片:中文大學民主牆

資料圖片:中文大學民主牆

【文:栩晉】

日前,香港各大學逐漸出現鼓吹「港獨」的標語,引起社會、政府對大學生質素的關注。及後,又有人在教大民主牆掛上針對高官,且禍及妻兒的標語,惹來到建制派的大規模圍攻。雖然有人反對「禍不及妻兒」的說法,以為該高官咎由自取,加上該處為民主牆,故不應予以譴責,更不應施以任何處分。對此,筆者雖認同處理方法,但絕不認同「禍及妻兒」的言論。其實,「禍不及妻兒」絕非普通的聖言哲語而已,當中實在包含強烈的傳統倫理思想。現下,筆者將以上事為例,再從三方面論及「禍及妻兒」的倫理失當。

首先,「禍及妻兒」只是在侮辱及賤視「妻兒」的獨立人格。眾所周知,現代教育十分重視「獨立人格」的培養與尊重。所謂「獨立人格」,意指每個人都是獨一無二、不能取替的個體。據之引申,每個人都必須尊重和悍衛其他人的權利。同樣地,每個人又必須為自己的言行負責。對此,子曰:「我欲仁,斯仁至矣」,便正是突出個體成就道德的獨立性、自覺性,而「不遷怒」便正是隨之而來,每個人都必須承擔個人責任,而不會推卸責任。同時,這亦代表了獨立而具自覺性的人,亦不會隨便將對象的責任歸咎於他人。誠然,孩童在人格尚未完全建立之時,並不能自律地控制和承擔言行,這才會有「合法年齡」的設立,既能保護孩童,亦能鼓勵父母採取有效的管教方法,達至養兒育的責任。

廣告

然而,觀乎「禍及妻兒」的言行擁護者不獨犯了「貳過」的問題,更矮化了當事人的兒子的獨立人格。據資料所指,「禍及妻兒」言論的針對對象,乃現任教育局副局長蔡若蓮,因為其上任已使大部分人失望之極,而其深紅的政治背景和政策方向,亦使不少人對之鄙視極深。再加上,前任教局局長的言論,亦使人對港府的教育局人物具先入為主的偏見。但無論蔡副局長如何不符眾望,其責任都只能,亦只應及其自身。正因如此,任何超越其自身範圍的牽連都只是「遷怒」的表現。

此外,潘匡仁已皆二十五歲,且智能正常,其人際關係及言行都見成熟,故其獨立人格實應予尊重。但現今有人,因對其母的不滿,而口出狂言,必欲兒子為母親的言行負責,這不獨完全漠視了潘的獨立、自主性,更有將其人格依附於母親之下,矮化了其作為自由人的地位,這自然是極度不公的說法。再者,網上有人將「胖虎跌倒」喻作「蔡官喪兒」,以論證「禍及妻兒」的合理性,這卻又犯了引喻失當的問題,且將人命喻作跌倒,又豈止是漠視他人而已,簡直是涼簿之極。所謂「己所不欲,勿施於人」,展現個人的獨立、自主之時,卻無視他人的獨立人格,這又何異於「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

廣告

其次,「禍及妻兒」又是有違中庸的表現。一般而言,不少人都將「中庸」解作「不溫不火」、「不左不右」的中間路線。但其實,「中庸」乃至剛至柔的倫理思想,認為無可無不可,任何過度的行為都是不適當的。既然如此,人於接物應事時,便應根據事件的本質及環境的客觀性,再據個人的主觀性作出適度、合理的判斷。容或,有人提出「執中用極」,認為極端的言行亦是「中庸」的表現。對此,筆者並不反對,但所謂「用極」,「用」便是指主體經過判斷和衡量的過程。因此,「用極」必待「極時」

但「禍及妻兒」的想法卻絲毫不見「中庸」及「用極」的痕跡。正如上言,「禍及妻兒」犯了「貳過」的問題,並矮化了潘的人格。若從「中庸」論之,可知「貳過」實是一種過度的行為。簡單而言,遇事而必須追究責任,但因種種原因,選擇無理放棄權利及縱容犯事者,便是「不及」;若追究責任的同時,卻施加了無謂的懲罰及誅連無關的人物,這便是「過」,兩者都有違「中庸」。由此可見,因蔡而及潘,將無辜及已然身故的潘牽扯在內,這實是十分「過」了。至於「極」,潘既應獨立於蔡,且其個案又與蔡之言行無關,企圖以「兒死」打擊「父母」,這實在不見任何「用極」的合理性。

最後,「禍及妻兒」亦將面臨撕裂的社會,再推向更對立、更不和的局面。所謂「君子和而不同」,「和」便是要求以最寬廣的胸襟,聚集不同意見,再以最高深的睿智,找到當中的和合處,將問題、方法及意識提昇至較超越的地步;「同」則完全以「和諧」為絕對前提,放棄任何溝通、思考的需要,按照某人、某組織或某觀點的需要,打壓或盲從其中一方。

但「禍及妻兒」則是帶有友即敵的「同」傾向,而非百川匯海的「和」局面。觀乎資料,任何人都未有或不能提出潘的言行與蔡有何一致性或不一性,而且潘如何評價蔡的言行,亦是不得而知,故根據血緣、關係便粗暴地將潘置於蔡之下,這實在是有意步中共的後塵,採取以「鬥爭為綱」的行動模式,將一切異見者打作一幫,再不分青紅皂白地予以打壓。這不僅會予人盲目、幼稚的印象,損失部分溫和派的支持,亦會將類似意見者打往對方,壯大了對方的聲勢。由此可見,「禍及妻兒」,此舉既失民心亦會自曝其短,損己利人而已。

誠然,現今香港社會已面臨外憂內患的局面,且形勢及力量都不在民意主流一方,故港人極需掌握任何發洩及打擊對手的機會。而且,港人已經忍無可忍,言行亦必越趨激烈,這都是無可厚非,應予體諒。但「禍及妻兒」實在極度違反應有之義,理應停止。唯有如此,港人方能獲得國際體諒和支持,要求政府及中央改變治港方針。否則,圖一時之快,授人以柄只是自毀長城而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