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反擊練乙錚拆支聯會大台所標榜的經濟學理由

2017/6/18 — 23:09

2017年六四晚會

2017年六四晚會

【作者:Sam Lee】

(編按:文章原題為《反擊練乙錚拆支聯會大台所標榜的經濟學理由 — 街市菜檔賣菜幾十年,沒有人會說菜檔壟斷》)

練乙錚教授6月14日在蘋果日報《為了六四  —  談政治公共財的壟閉與開放》一文, 將支聯會舉辦六四活動類比為壟斷市場的公司,然後借用英國要求英國電訊開放地下管道讓其它電訊商鋪設網絡的決定,套用在支聯會身上,從而「證明」要求支聯會開放是講得通。 練教授選了兩個頗偏門的角度:電訊和經濟學,去討論這個題目,叫很多讀社會科學的社運人無從辯駁,有點大蝦細的味道。即使只講經濟與電訊,我也看不出他的邏輯所在。

廣告

將支聯會類比喻為壟斷事業是錯誤

練教授將支聯會類比為獨市公司。「壟斷」為人所厭,因此「對付」獨市公司乃是公義之舉矣。當然,他沒有直接這樣說,而是指公開的悼念活動有極其強大的「規模效益」,因而由「單一主辦者」主辦效率最高,並繼而指出,單一機構的營運資源投入過低,導致悼念活動年年如是,繼而令悼念活動無法強化市民參與抗爭云云,再然後就合理化開放支聯會。

廣告

練教授的研究興趣之一,乃是Industrial organization,即專門研究壟斷和寡頭壟斷企業的行為。他不會不知獨市公司有時 只是 市場特性使然,並非凡獨市必惡。即使如歐盟般嚴苛的競爭法,也不會將獨市公司看成違反競爭,而是只有當獨市公司濫用市場力量時,才會視為反競爭。練教授開宗明義將支聯會定調為獨家企業,而不是先探討悼念六四是否獨市生意,以及支聯會是否獨市公司,對其並不公平。

人人都想做 「獨市」生意,因為獨市的企業沒有競爭對手「想點就點」,消費者無從異議。但是,要做到「獨市」 公司的產品最好是必需品,例如電力,電話這類,否則,產品定價高服務不好又不是必需品,消費者索性不用,所謂市場力量只是紙上富貴。

可以成為獨市的行業,都有一些共同的性質,例如:固定成本(fixed cost)非常高,因而有極大的規模效益(economies of scale)、有網絡效應(network effect)等。這些特徵導致現有經營者產量越高,平均成本便越低,新入行者難與之競爭。電訊、供水、鐵路都屬於這類容易成為自然壟斷的行業。

那麼,支聯會有沒有條件成為這些可以「呼風喚雨」的獨市公司?我看難矣。

如果悼念六四是一盤「穩賺」的獨市生意,自然有新入場者與之競爭為何沒有發生?因為「悼念六四」這件「產品」本身,雖然對一部份市民而言很重要,但另一些人卻避之則吉,是「負值品」(economic bad)。

練教授說有「極大的規模效益」,因為晚會開放讓市民參加。規模效益與 固定成本成正比 即使悼念活動一定要如維園燭光晚會般才算,成本也是約數百萬元,不是高不可攀 。再者, 悼念活動小有小做,一張橫額一個擴音器也可以「開檔」,沒有必須的「固定成本」 。如果沒有龐大而必須的固定成本,或高不可攀的入場門檻,說舉辦悼念六四活動有「極大的規模效益」,是十分片面的分析。

那麼六四這麼「悶」是不是因為支聯會「壟斷」所以拒絕投入資源?基礎經濟學:壟斷企業作商業決定時,是將產量定於其邊際收入等於邊際成本的水平,從而賺取最高利潤。因此,壟斷企業不一定會節省開支,視乎市場的供求彈性等因素。如果是必需品,價格即使很高需求仍不減,企業便沒有減省開支的壓力。從實際經驗而言,「獨市」的企業才最不「慳住使」,君不見某電訊公司在市場引入競爭後,多番改制遣散員工削減開支?引入廉航後原有的航空公司裁員以百計?練教授所說,或許是指支聯會不敢創新。疏於創新確是獨市企業的其中一個特徵,但不能反過來說:街市的菜檔幾十年都是如此賣菜,沒有人會說菜檔壟斷。

獨市企業都要賺錢,支聯會到底透過舉辦六四集會賺到什麼?它常常虧本,「獨市」也虧本真是不做也罷 。按我看來,做六四這事,與保良局收養孤兒,和服務性工作者的紫藤差不多,都是穩賠的「生意」(如果硬要用「生意」的角度看),只有靠一班有心人在惡劣的環境中賺人同情堅持下去的事,與獨家企業根本沾不上邊。

Ofcom催生獨立競爭者非鞏固壟斷者

至於練教授提及英國電訊監管機構Ofcom迫令英國電訊開放其最後一哩的基建投資權,並協助對手在其銅質線路通道上加建光纖線路,因而合理化「對付」支聯會。 在我看來練教授看 Ofcom 的文件時,只見樹木不見森林看錯了 。

首先要給讀者一些背景資料:營運電訊業最昂貴的其中一部份,是從將網絡機樓鋪至各家各戶,即所謂「最後一哩」。在人口稀少的地區,這部份的成本效益極低。舉個例子,在香港,電訊商將網絡由市中心的機樓鋪至一公里外的大型屋苑的成本,與由馬料水鋪設一條廿多公里的海底電纜到東坪洲服務十多個住戶的成本比較便能了解。因此,很多國家縱使有新競爭者,但 往往集中於大城市,因為鋪設網絡到鄉郊是蝕本生意,以至鄉郊地區常常只有原有的電訊商。於是很多電訊的監管機構規定原有電訊商,讓競爭者租用其網絡。然而,近年由於消費者對高速互聯網的需求,以致新舊網絡商都需要鋪設光纖網絡回應市場需求,然而鋪網至鄉郊成本效益低仍是問題。有些國家因而自建國營光纖網絡讓電訊商使用,另一些則由各家公司自行鋪網互相競爭。香港在引入競爭時採取後者,因此各家電訊商都是用自家網絡。

Ofcom 在2016年2月公佈的Digital Communications Review (1),其目的是要「催生」英國電訊的競爭對手,使他們們快高長大與英國電訊爭一日之長短,使用的手段,除了讓競爭者租用英國電訊的地下管道外,也讓他們使用其它行業的基建,包括電力、供水及運輸服務等 ,減低鋪網成本,令他們盡快鋪設光纖網絡。這些措施的目的,都是要使競爭者更容易鋪設網絡,從而有力與英國電訊競爭,而非只開放英國電訊董事會給其它人決定他的策略。

該文件第4.12段便很清楚指出: “The best driver for investment and innovation is network based competition: and this is at the heart of our future strategy. We believe competition between different networks is the best way to drive investment in high quality, innovative services for consumers.” (「最有效促進投資與創意的力量,就是網絡為本的競爭:而這是我們未來的策略的中心點。我們相信,不同網絡之間的競爭,是促進在高質素及具創意的消費者服務的投資的力量。」)「網絡為本的競爭」的意思,就是要建多過一個網絡,從而互相競爭 。

因此,Ofcom 要英國電訊和水電煤等的公共事業開放它們的基建,但這只是要催生競爭者的手段而不是目的。練教授只看到開放基建這部份,卻看不見 Ofcom催生競爭者的宏觀政策目標,是只見樹木不見森林。

強制支聯會做所謂「開放場地基建」,還不如與鄭耀棠等合作悼念六四

但無論如何,如果練教授認為Ofcom的報告可取的話,按Ofcom的主張,不但不應強制支聯會「開放」場地基建,更應該鼓勵有心人,與例如鄭耀棠的工聯會等合作舉辦悼念六四活動,以便催生能與支聯會爭一日之長短的競爭者。練教授要合理化攻擊支聯會,可是用錯了工具。奉勸練教授前輩,隔行如隔山。

--------------

(1) Making communications work for everone — Initial conclusions from the Strategic Review of Digital Communications (https://www.ofcom.org.uk/__data/assets/pdf_file/0016/50416/dcr-statement.pdf) 2016年2月25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