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受人侮辱與自取其辱

2017/2/15 — 14:39

資料圖片:大陸遊客於尖沙咀拍照留念

資料圖片:大陸遊客於尖沙咀拍照留念

「旅居加拿大的華人企業家、德華國際礦業集團董事長劉乃順在網路撰文,披露一班從溫哥華飛往北京的加拿大航班,迫降美國的真相。真是令所有中國人感到震驚和汗顏!

兩名中國乘客為了佔座睡覺而裝病,最終導致飛機迫降,自己也在警察荷槍實彈的驅使下,被用擔架抬下了飛機……」

(《看中國》2月15日報道:〈飛北京航班緊急迫降美國 真相令中國人尷尬!〉)

昨天與幾位學生閒談時,其中有人問,是否同意青年新政那被褫奪了議席的梁游二人是真的有「辱華」言行。我說,當年日本人侵華的時候,確是以輕藐的口吻說那兩個字的,所以他們在宣誓儀式中這樣說,令部份人確實感到被冒犯,說他們辱華也是成立的。他們又不肯及早作補救,及早作出道歉,最終被人抓着這個政治辮子,也是咎由自取了。

他們走後,坐下細想,我覺得這一判斷可能也有漏洞。舉個例說,如果有個韓國人、日本人、美國人、任何一個外國人以被定義為帶有冒犯性的字眼來稱呼我,我作為華人覺得被冒犯也是順理成章了。但如果有一個中國人這樣說,又是否真的構成冒犯呢?

廣告

在美國,你叫一個黑人做 Nigger, 他很可能覺得受到冒犯,甚至會打人。但在黑人之間,他們卻經常會以 you poor Nigger 來互相戲謔,也不見得他們會覺得受到自己同一族群的人冒犯了。在香港,我們有人會叫外個人做鬼佬,今天大家都明白這樣稱呼外國人,既不禮貌,也有冒犯之稴。但偏偏就一個在香港長大的外國人,自己寫了本書,描述自己的成長及在香港的生活經歷,書名就叫「鬼佬」(Gweilo)。也不見得有外國人投訴他那本書侮辱外國人,要求把書下架,或要求他道歉。

所以,指責與自己同文同種的人辱華,因為他們說了兩個從外國人口中說出來就會被視為帶有冒犯性的字,從而斷定他們作為華人又存心辱華,這在邏輯上是不是有一點怪?我不熟語理邏輯,但請高人指教。先此聲明,也不是要為梁游二人平反。只是有時難免覺得,動輒指責別人辱華,動輒說受到歧視,是否有時真的太過玻璃心,還是有其他更深層次的社會文化或政治原因。

廣告

突然想到這個問題,除了是昨天的一番談話之外,也因為看到這一段報道。我覺得,如果一些與我同文同種,被視為與我來自同一個族群的人,做了一些事,令其他非我族類的人對我產生偏見或某種具負面定型的看法,令我感到以作為這個族群的一員而有所羞愧,又或會受到其他人另眼相看,或因此而令我感到不安全,令你覺得被羞辱,這些可能更具有辱華的元素。因此,中國人自己侮辱中國人之說,似乎還是可以成立的。這一個報導中那兩個詐病的中國人,所造成的影響,我認為確實是對中國人的侮辱。

老實說,有時真的會覺得,最辱華的可能就是中國人自己。這一種感覺近幾年越來越強烈。我一向都很喜歡一個人往外國自由行,以前總覺得以中國人的身份往外國跑,去到那裏大致上都很有安全感,也不會受到明顯的不尊重。就算有一些極端情況下受到個別人仕的不恰當對待或歧視,也總有人會拔刀相助。近幾年,這一情況確在逆轉。

最近幾年,在世界各地針對華人的罪案及負面行為也越來越多。最近,有在悉尼生活了20多年的親人回港渡假,他們告訴我,在澳洲部份社群確有白澳主義的傾向,但以前多年,都沒有什麼重大的反華事件發生過。但近年情況正在變壞。他們舉例說,在近郊的火車不時都有一些小偷及搶錢的事件,現在竟然會有被搶的人向搶錢的建議:「你還是向前面那幾個中國人打主意吧,他們錢多呢」!以前在火車上,有一些極端的、喝醉了的,說溜了嘴,作出一些對華人不禮貌的反應,其他澳洲白人不少都會加以喝止。近年呢?冷漠、袖手旁觀、置之不理的人越來越多。

面對這種轉變,除了自言自語、自說自話、說自己的道理,甚至把老掉了牙的百年屈辱抬出來之外,真的沒有一些值得我們自己反省的原因嗎?

(原刊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