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可能五年十年後 梁振英會成爲一個圖騰

2016/12/13 — 12:11

昨天,梁振英因家庭原因宣佈不再尋求連任,而在我Facebook上以及身邊朋友的圈子中大多都是歡聲載道,這畢竟是近五年内比較一個讓人不是那麽沉重的消息。

然而細想一下,也許五年十年後這個被北京方面「高度評價」的一任特首逐漸會被各路論述、時間洗刷,甚至「漂白」,從極差的名聲逐漸弱化為「具爭議」的人物,並成爲一方圖騰、象徵。

究竟是誰會奉他為圖騰、象徵呢?

廣告

這堆人就是那些在殖民地時代沒有能力上位、但卻又不是從一開始就跟隨左派路綫的「新興愛國分子」。這些新興愛國分子在梁振英獨排衆議、挑戰天機參選2012年特首選舉時已經陪伴在其左右,因爲他們知道他們自己其實不會在其他陣營獲得那般重要的關注。例如這群支持梁振英的二綫富豪知道他們不會被一綫富豪以及他們的代表唐英年注視、器重,又例如一些思想理念並不容於當時各陣營的人士(如人稱左王的邵善波或者其他梁振英的心腹),他們野心勃勃但卻在當時的政治架構之下苦無上位之路,而嘗試在原有勢力之外建立新架構的梁振英的出現對他們而言就是剛剛好。當然,梁振英亦因爲沒有可用之兵,所以兩者一拍即合。

我們可以看到在他的任期之中,各類新「愛國」組織、新建制網媒湧現,嘗試建立一股在傳統建制以外的新勢力,而這新勢力懂得在網上吸引以及奪取一些對政局持相對保守態度、年紀較大的人支持、甚至嘗試透過現實中的一些故意(不排除是真心)「惡俗」但市井的一些示威或行動手法去製造聲音從而讓他們的媒體能强行塑造一方民意。

廣告

這些本在舊有框架之下無法獲得話語權的人透過梁振英的當道逐漸地發現自己的聲音、想法竟然可以在大衆媒體、公共空間中出現。如此突然充權的感覺其實就如久旱逢甘露般讓人感覺飄然,覺得自己所説的東西必定是正確的,否則不會有如此受當權者加持的關注。當然他們未必知道如此的關注亦是政治操作的一個體現,然而與這些發聲的人同理,行駛如此政治操作者他們亦感受到以往從未獲得過的關注,從而更加加强他們進行如此操作之動力。

如此雙生共長的關係在梁振英治下蓬勃發展,在其崛起期間與各方舊有勢力、版圖對抗乃至整合,亦因此導致了在香港回歸之後一段社會矛盾極爲嚴重的時間。當然問題是這些仍在蓬勃發展的新「愛國」勢力會否戛然而止呢?

What has come will stay

五年是一個不短的時光,而全副心機都在專注着擴權、保護權力以及追求自己政治野心的梁振英將這個在香港政治、社會生態中被壓迫已久的勢力釋放出來,這些思維、組織、被充權的人員易請難送。誰做下一任特首,他或她仍是要面臨一個選擇:究竟他要繼續使用這些由梁振英陣營創造出來的「類政府」組織與媒體(如Gpao和港人港地),還是他會選擇掃清前朝影響,重新回歸舊有建制vs民主派政黨的政治格局或是另立新章。然而What has come will stay,就如習近平用了將近五年的時間仍未完全掃清前朝所留下對其的威迫以及掣肘。

對於新一任特首來説,在經歷完五年完氣大傷後,他還會不會認爲掃清前一手留下的人手以及可能的陷阱是一個明智之舉呢?如果選擇沿用梁振英時期所建立的宣傳工具、施政框架,那會不會在五年或者十年後讓他成爲了香港社會中新興保守、同時號稱愛國的人士的圖騰乃至於象徵呢?

也許等到周融爬到上去,參選或者當選特首時,有人又會覺得其實梁振英還是OK的啦。但要記住The Price of Freedom is Eternal Vigilance。換人也許是要的,因爲要讓香港休養生息,但是現行的政治制度必須進行修改,否則各野心單位只是需要做一些事、搞一些動作去尋求北大人的關注乃至恩寵,這絕對不利於讓任何有志之人尋找一個平衡中央利益以及香港本土文化、資源分配的中間點。

試想想希特勒如此人物在過了七十年後開始越來越變得不是禁忌,擁護他理念的、以他作象徵圖騰的政治團體開始浮現於歐洲主流之中,所以說政治或説權力真的可以讓黑變成白、鹿也可以變成馬。

當然,看到CY當選前與昨天截然不同的對比,也許人們仍是要去相信希望的。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