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台大事件的多面向:兼比較台港的大學學生會性質

2017/9/25 — 11:22

資料圖片:2017年9月24日,台灣的獨立倡議者與台大方面由學生會癱瘓「中國新歌聲」活動(不禮貌鄉民團 Facebook 圖片)

資料圖片:2017年9月24日,台灣的獨立倡議者與台大方面由學生會癱瘓「中國新歌聲」活動(不禮貌鄉民團 Facebook 圖片)

【文:賴其瑋 (台灣人/中國文化大學異議性社團野青社副社長)】

九月二十四日,在台灣的最高學府台灣大學裡所舉行的「中國新歌聲」,在剛開始不久時,由台灣的獨立倡議者與台大方面由學生會所領導的學生們合力的進攻下,癱瘓了活動,佔領了舞台。讓原本有意藉此活動進行文化統戰的上海台辦大失所望。就香港泛民乃至港獨派的支持者來說,這事件絕對是有鼓舞的作用。試想著台大校方居然沒有像香港各大學的校方那樣,要求學生在民主牆上避談港獨或嘲諷官員家事云云,反而從順民意,提早下令結束活動,並坦然歉意。但其實事情並未如此單純。筆者剛好也在衝鋒的人潮之中,並與干若社團在行動時略有參謀,實在是不希望香港的行動者們因之抱有不切事實的幻想。欲試以此事件,與香港近日的民主牆事件,略將台港青年倡議做一比較。

筆者首先說明的是,在台大的事件裡,絕不能認知是高舉獨立大旗的「天然獨」世代的學生會發起的行動。而是從頭到尾同床異夢的兩個運動核心,一是台灣獨立派組織,包括自由台灣黨、基進側翼黨等組織,和台大學生會會方對校內學生進行組織動員下的合夥行動。有個漏網的新聞鏡頭可以說明這兩者的離奇關係;當攻占舞台的當下,台大學生會領導人號召台下大喊著「市府上下其手」、「譴責柯文哲校方要負責」,站在他旁邊五公尺的獨立派卻正高喊著「台灣中國一邊一國」。

廣告

這種荒謬的搶麥克風畫面,相信是身處在「大台」文化盛行的香港再熟悉不過的了。但是,這也是因為這次抵制演唱會活動本身即帶有多重政治意涵之故。我們不仿區分兩行動單位的立場來說明。

就獨派的立場看來,這次的活動,乃是由在台北市長任內,積極於對中事務的柯文哲市長,在與上海「雙城論壇」的交流後的產物。中國自國務院到各地方的台灣辦公室,在任務安排上白紙黑字就是要以統戰為目的。而這次的活動主辦方上海台辦所轄的上海海峽兩岸交流促進會也將此活動取名為「中國新歌聲  上海台北音樂節」,台灣大學被改名為「台北台灣大學」確有將台北納為中國城市的意思。因此,就獨派來說,這次的事件是中國明目張膽的文化統戰,將這類的活動達到癱瘓即是成功的反統戰行動。

廣告

但另一方面,筆者希望香港人務必了解到台灣的學生會生態異於香港這件事實。就學生會的立場看來,極商業化的演唱會活動在台大操場的舉辦,是出於校方在行政流程上荒腔走板,例如場地出借記錄空白、草場設施受到商業活動毀損都沒被考慮即草草出借,都讓台大校方難以站得住腳。而由台大學生會近日的發言看來,也多就這幾點向校方陳抗,而未在國族或兩岸敵我上著墨。背後的原因即是,學生會雖有學生政府之名,卻也在校內的組織運作中,作為被體制收編為要負起學校行政任務的單位。

因此台灣的各大學學生會,無法像香港一樣,弄出像「學苑」那種極富批判性、具國族色彩的刊物。相反的,在大學組織的設計上是相當權力不對等的,讓它背後的運作邏輯會趨向「修補現狀」為上策。就本次行動和後續發言中我們可以看到,學生會在行動或訴求上,屢屢以「程序」為攻擊主要理由。顯見其作為監督者的色彩遠大於有理念的倡議者。

然而,就筆者近距離得觀察,絕大多數的群眾,甚至是參與佔領行動台大學生,不是沒有反中的情緒在,可是由學生的民意所組成的學生會並沒有在大多的聲明中表達。中間顯然有種落差在。這是什麼原因呢?

筆者將這現象歸咎於各方對媒體的操作之異。事實上,稍微熟捻台灣政局的香港讀者,可能會發現島內外的媒體在下筆上,明顯有極大的偏差。在島內,多數的媒體將此活動定調為對校方得不滿。在外國媒體來說,則是對不加思索的認為是台灣統獨前途未明的台灣,在政治運動上的註腳。

我們已就台灣的學生會生態在上述中有所說明。正因那樣的特性,讓學生會在媒體操作上,會按照既定原則做為解決問題的方法;在權力不對等的情況下,保守的姿態既能避免節外生枝,又能將戰場有所收斂,來換得與校方一定程度的共識。所以在後續處理上,我們看到校方也同樣放低姿態,是因這樣的共識,維持了這一套有本能的危機修復機制。

這樣的機制是具有排他性的。事實上,台灣的大學對於統獨議題的避諱,不會比李國章之流開明到哪去。只是,校方只要能壓制住學生會,或至少讓學生會能保有一定的保守性,在處裡上就可以比近日香港各大學的風波更圓柔與精明了。但反之,這對想要將獨立與其他進步價值,帶入校園的倡議者來說,這就不是件好事了。

當然,做為堅定的台灣獨立運動支持者,筆者還是會視本次事件為獨立運動史中值得一記的事件。但這次行動的成功,卻也暴露出台灣在獨立運動裡,不同的場域裡的脆弱與困境。這結果其實是相當陰錯陽差的殊途同歸。就筆者看來,這對獨派其實是打了折扣的勝利。

最後筆者想說的是,台港的社會運動者,同樣在迎戰中共以中華意識形態在操作兩地的國族議題時,是面對相同的難解,相當多面向的難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