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司法機構本身是否不需被監管?

2017/8/21 — 15:18

每個國家的人民被該國的法律所監管及保障,那司法機構本身是否就沒有被監管的必要?

當然我立即去偉大的google,「司法本身受監管嗎?」意外地找不到答案,只找到兩個比較相關的網頁:「律政司-香港的法律制度」和「法官行為指引-香港司法機構」

監管制度對司法機構,原來基本上是沒有的。

廣告

講的就只有市民對其信任,司法機構對自己的監管及所謂指引。

據報道,主審法官楊振權曾出席由前民建聯中常委陳曼琪創立的香港中小型律師行協會2015年聖誕酒會。

廣告

據報道,出席當日酒會的除楊振權外,亦有梁振英、律政司司長袁國強,中聯辦法律部副部長劉春華及昂藏四尺的譚惠珠等人。

根據指引第76條,法官應避免加入任何政治組織,或與之有聯繫,或參與政治活動,例如,法官應避免出席與政治有關的集會或示威活動。

「或與之有聯繫」,聯繫都話應避免,咁而家有證有據出席咗啦,但係指引又無話一定唔得,只係應避免,但係又出席咗喎,又無得監管佢,咁個指引寫嚟做乜?

司法機構剛回應指,由於仍有可能會進行司法程序,司法機構不適宜作出任何評論。

根據指引D部39條,以往案例曾經探討過三類情況,需要取消法官聆訊的資格:

以往案例曾經探討過三類情況,需要取消法官聆訊的資格:

(1) 法官實際上存有偏頗(“實際偏頗”);

(2) 在某些情況,法官會被推定為存有偏頗,因而必須自動取消聆訊的資格(“推定偏頗”);及

(3) 某些情況令人覺得法官表面上存有偏頗(“表面偏頗”)。

但最有趣的是50條,然而,法官有最終的責任,決定自己的聆訊資格是否需要取消。

之前七警案:楊振權副庭長指警務人員正面對自以為是正確及光榮的示威者的侮辱甚至暴力行為,長時間工作又沒足夠休息,遇上如曾健超所作般無恥行為挑釁,才做出毫不理性的反應,楊官指兩年半量刑起點對被告而言過重,故此予以當中三名涉事警察保釋。

如果三子「違法達義」,明言今次判監若不能以儆效尤,下次再有人犯同類型罪行,法庭將會判得更重,以維護法治尊嚴。那麼七警案例是否鼓吹其他警察學習七警如何對付市民,以維護法治尊嚴?

如果判決具一致性,是不是應該指三子正面對自以為是正確及光榮的政府的侮辱甚至暴力行為,令大部分年輕人長時間工作又沒足夠休息十幾年之久,連一間令人有尊嚴的居所都沒有,扑野都無地方,遇上如政府所作般無恥行為挑釁,才做出毫不理性的反應。

三子出發點為市民,七警出發點為私慾發洩,那個酌情更合理?

司法制度必需是獨立的,因為這樣才能做到所謂的公平公正,所以根本不可能存在另一個監管機構監管司法機構。

能監管司法機構的只能是司法機構他們自己。

和全港受司法機構監管的市民。

所以,我一直深信司法機構的內部監管條例條線應該是劃得比社會上任何標準都更高的,這樣市民才會相信。

因為如果一個司法機構失去市民信任,那它們就什麼都不是。

「以法統治」的國家不是一個真正法治的國家,這只是法律被轉化成政體鞏固與延伸權力的工具 ,如新加坡之流罷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