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司法覆核扳不倒一地兩檢

2018/1/10 — 15:23

上一篇文章的時候,已經知道會惹來非議。可是,《基本法》作為中國的全國性法律,其法源來自《憲法》,《憲法》第 89(2) 條授權了國務院,可以提請人大常委審議一地兩檢的提案,人大常委依照同一條第 89(2) 條,批准國務院的提案,這些都是法理事實,也是香港憲制秩序的一部分。對泛民的支持者來說,這一點必須搞清楚,才能研究未來的對策。

有人曾經指出,《基本法》是用作落實《中英聯合聲明》,但是《聯合聲明》是一份外交文件,不是《基本法》的法源。事實上,負責簽署《聯合聲明》的中方代表趙紫陽,當時是國務院總理,而根據《憲法》第67 (14) 條,中央政府同外國締結的條約和重要協定,應須經由人大常委批准方能生效,如果條約本身違憲,人大常委則有權廢除。

因此,《聯合聲明》也是在人大常委的批准下,才須透過制定《基本法》加以落實,而人大常委能夠批准的法理理據,則是來自中國在 1982 年修改了《憲法》,加入了第 31 條:「國家在必要時得設立特別行政區。在特別行政區內實行的制度按照具體情況由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法律規定」。因此,《基本法》的法源來自《憲法》,而中方當年能夠提出一國兩制解決香港問題,原因則是來自 82 年的修憲。

廣告

另一方面,由於全國人大在 1990 年所頒佈的《關於設立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決定》裡,已將香港特區的行政區域和法域劃定權,下放給了國務院,意味着國務院有權在特區境內再劃出一個內地口岸區,區內不實施香港的原有法律。簡單來說,口岸區如同特區內的特區,香港沒有這個口岸區的司法管轄權,也不屬違反《憲法》的規定。

退一萬步來說,即使國務院提交給人大常委的一地兩檢安排,違反《基本法》或《憲法》,按照《憲法》第 62(11) 條,只有全國人大才能審查人大常委的決定是否違憲,亦只有全國人大可以撤銷人大常委的決定。當然,全國人大實際上有無可能撤銷人大常委的決定?這個問題大家心照。

廣告

因此,若在香港完成一地兩檢本地立法之後,法院受理了市民提呈的司法覆核,鑒於《基本法》第 18(2) 條屬於「中央與特區的關係」的條文,終審法院便須按照《基本法》第 158(3) 條的規定,在終局判決前提呈人大釋法。另一個更大的可能性,便是案件尚未去到終局判決之前,人大常委便根據《基本法》第 158(1) 條的規定,主動提出釋法。

問題的關鍵是,究竟人大常委將會怎樣解釋《基本法》第 18(2) 條?其解讀的方式,又會否跟國務院港澳辦主任張曉明在一地兩檢的說明文件裡頭一樣?這個問題,也是大家心照。在此情況下,意圖透過提呈司法覆核扳倒一地兩檢,結果必定以敗訴收場的。畢竟,不論香港法律界怎解讀《基本法》第 18(2) 條,也是沒有實質意義的。人大常委擁有《基本法》的最終解釋權,這才是最屈機的大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