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同行

2017/8/16 — 22:12

資料圖片

資料圖片

今時今日,生活在港澳,記性好是個很大的懲罰,加上一點執着的話,足以把人摧毀。

而我就是這樣一個記性好加執着的人。

所以我記住了當日反東北集會時,我在現場的大電視裏看着吳亮星粗暴地剪布、也記住了在雙學重奪公民廣場的那晚,本已攤在床上的自己如何因為看見新聞報導就奪門而出、趕到現場的情景,及至後來的胡椒噴霧、催淚彈、清場、魚蛋革命(這個我回家度歲,不在場)、銅鑼灣書店、宣誓、人大釋法,過程中那些被黑警虐打的人、被抓進牢房裏接受懲罰的人,甚至那些被走的數,我的一一記得;然後回頭再看看澳門的景況,信我,加起來足以令人嘔出幾兩血。

廣告

特別是打開 Facebook:一方面不斷看着令人悲的消息,一方面看着朋友們消遣、玩樂、嬉戲的相片,更加是加速血漿的噴灑。

那以前的我會怎樣?我坦白告訴你,我會怨恨、我會生氣、會問何解我要在這裏痛苦而你們能風流快活,然後獨自在傷心難過,甚至用暗罵別人是豬來彌補自己的心理不平態。但這樣做有用嗎?抱歉沒有。

廣告

警黑合作、三權合一,民眾用來表達訴求的選票可以被DQ,對參與抗爭、社會運動而觸犯法律的人一律視之與殺人放火、十惡不赦的人無疑,其實就是要將參與抗爭,站在非建制一方的成本加重;這樣做可能導向兩個局面,一是群眾因為代價太重,害怕,而將所有事視而不見;一是你作好最壞的打算後再站出來,但無論哪一選項,客觀結果只有一個:掙扎反抗的人越來越少,越來越易對付。就如謝偉俊今日表示,假如輿論認為要重罰,法庭必須跟着輿論走,當然,你可以爭拗究竟法庭是否應該依法而不是依民情判處,但事實就是,這是一場有人才能夠繼續打下去的仗。

昨天的反東北、明天的重奪公廣,還有之後的「暴動」······要(暫時)離隊的人只會越來越多,假如仍要執着、記住大家的不同,那根本不會找到能一起守下去的戰友、同行。

求同存異、各有各做,這是我由三年前在電台節目時所相信的事;今天再多加一點,就是放下,讓自己能走更遠,是不容易的,但更不容易的牢獄之苦都有人在受了,我們還在外面搞分化,過意得去嗎?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