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1/7

人大第五次釋法

2016/11/7

2016/6/16

林榮基勇敢說真相 爆中央拘押手段

2016/6/16

2016/12/2

政府入稟覆核四議員資格

2016/12/2

2016/12/6

申訴專員指政府阻網媒採訪投訴成立

2016/12/6

只需每月贊助$200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

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守護言論與新聞自由。立場新聞,寸步不退

每月贊助$200,支持立場新聞

7
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呢十幾年來,我哋學得最多嘅係陰謀論,而我哋失去最多嘅係信任。」

2017/7/17 — 17:35

羅冠聰 l 朝雲攝

羅冠聰 l 朝雲攝

我和我的朋友,都為原則派不投曾俊華、拒向中共效忠,為榮為傲。

* * *

有一件事很痛心,到今天忍不住留言,終須面對。

廣告

即使眾多議員先後被褫奪議席,但在朋友圈中,依然不乏朋友抨擊他們。

請別誤會他們是藍絲,他們都是更資深、更忠貞的民主支持者。

廣告

從前不是這樣子的。

在下理解分歧的前因:

一、應否支持曾俊華

二、對本土派應持什麼態度

這些紛爭斷非私怨,各方態度俱因前事而定,這很正常。問題在於我們太容易因政見不同而攻擊對方,終成仇寇。

這些重要的路線之爭,積壓未今,未得疏理,嫌隙愈來愈深,導致不少人由同道變成陌路。

在下愚昧,往往逆拂眾意,悖逆時勢:我既不支持曾俊華,也支持因釋法而遭打壓的議員--六位議員。

有些朋友仍堅持在蔽處貼「白票黨」的譏刺圖,曾邀對方討論但不果。綱上爭論極花心力,心力交瘁。請恕不想重覆,現謹輯錄留言存照,茲列如下。

我叫蕭雲,重申一次立場:

我尊重民主派出於權宜之計,less evil 策略地投曾俊華。

但我和朋友,都以原則派不投曾俊華為榮。

在下說過的話一定負責。希望大家理解在下想法。最後一篇留言,便是最想說話。


* * *

抱歉打擾,謹想請教,民主派無分派系,由民主黨到社民連,在宣誓時配合不同方式,不效忠專制政權,早已不是今屆的事,也是嚴肅的良心拒絕,想來凡支持民主,反對中共者都同意。

抱歉請容在下直言詢問,請問大家的不滿是就事論事,抑或恨意是來自於其他事?在下想搞清楚,如提問有任何小人之心而誤會,在下誠心道歉。

* * *

李柱鉻先生一直知道民主黨黨友,民主派一眾議員,多年來宣誓一直作良心拒絕,沒有攻訐他們。

* * *

愚認為英、加是民主政府;所以和專制政權不同。我尊重若干議員行務實路線,但也尊重不少議員面對專制政權,一直秉持良心拒絕。

* * *

愚以為民主運動的紛歧是嚴肅的,也是有前因的--前因絕非私怨,請相信在下誠意。

在星期五晚的自發集會,有民主黨員反對總辭,遭到圍攻,朱凱廸負責解圍。他不認同黃毓民一些立場,特別是黃毓民一直鼓吹「沒有不分裂的本錢」。

朱認為黃毓民路線,往往令民主運動不斷出現出走、分裂的惡性循環。我很同意朱的反省,所以我們不應漠視分歧背後必有種種前因;也不應各築堡壘,留在自己圈子,坐視裂痕愈來愈深,終成敵人。

* * *

明白的。我見到朋友和您罵戰過。請容在下坦承,我所處的圈子,都以不投曾俊華為榮。我們當然是少數派,但他們也正正是少數派,要對我們負責。若果他們投票支持曾俊華,我地真係屌撚死佢地,大部分人都會絕交。

在下無法代表其他人說話,但愚認為不應該對不同意見的人惡言相向,謹向您道歉。

愚以為「團結」不是大家一定要一起投曾,一起總辭。。。一定要全數投身於自己所想的方向;而是即使有不同取向,開闢不同戰場,大家仍然保持信任,而不會懷疑對方。

* * *

抱歉有點不認同,在下不是很正式的左翼,但長毛、朱凱廸等都是左翼社運出身,他們絕不能用「科學分析」背棄對支持者的道德。幾乎所有民主派,每年財政預算案,都狠批曾為政府護航的政治立場,他們要為貫徹始終的政治道德、對一直以來的支持者負責,無論他們是少數抑或多數人。也許他們「離棄了市民」,也許,但作為政治道德,愚認為一定值得尊重。

當然在下很不同意長毛逕自參選,在大陸拘留所開心自拍等,長毛有他的問題,這些言行必須批評,但在下會分別評論,而尊重他拒投曾俊華的決定。

* * *

在下明白這裡諸君對喪失議席議員,懷抱相當不滿,主要來自兩大政治分歧:一、應否投曾俊華;二、對本土派的態度。

這些都是嚴肅的路線之爭,絕非私怨,在下絕對尊重。然而這些前嫌積聚起來而不疏理,終究會愈積愈深,愈益對立。

僅就第一個問題,在下已曾和數十人討論/爭論過,戰線漫長,心力交瘁,但果效不彰。所以在下建議應該找個機會,大家三口六面,直抒胸憶講清楚。

在下深明各位面對前事,很可能遭受過不好、不公、不禮貌的待遇。在下謹此至誠向諸君道歉。然而我們必須尋找機會,開心見誠,疏理這些紛爭,才能成就更好的民主運動。謝謝大家。

* * *

「對盟友刀刃相向」的帳很難算得清楚,愚認為雙方都有不少人篤信己見,心懷怨氣而惡言相向。這種內鬥很不應該,我們都很應該盡力制止。然而撇開嫌隙,在下不認為他們「變相支持林鄭」,別有野心等等。

* * *

在下認為這就是政見不同,但可以有不同選擇。儘管在下不盡認同胡官,但對他依然相當尊重。

* * *

我親自在不同記者會提問過胡官,他就像那些有政見想表達,因而參選立會的素人老人家。沒有證據顯示胡官別有所圖或黑幕;最終胡官亦沒有妨礙到曾俊華。

* * *

抱歉恕在下不重覆票數落差的事實。在下明白您對於是否「盡咗力」的評價,是出於閣下肯定曾俊華。但好抱歉,我們少數民主派真的不肯定他。這是政見上分歧,但在下希望我們能互相尊重。

* * *

在下認為出於權宜之計,LESS EVIL 投曾沒有問題,絕對值得尊重。

然而很多原則派和策略派都有先見之明,曾俊華無望獲勝,此其一。

原則派的票數無關大局(包括投胡官和白票),不會妨礙曾俊華當選,此其二。

所以原則派權衝過原則和現實:不應該,也犯不著為曾俊華放棄少數支持者,和對一貫立場的道德。

最後他們當然反對林鄭,他們沒有為她起身。

* * *

因為政見不同,票債票償是應該的,在下絕對尊重。

在下只是真誠地交代原則派的論証。要對得起支持自己的少數,不為選票隨波逐流,即使落敗也無妨,愚以為那些人是值得敬重的從政者。

* * *

現在民主派經常互相指責,就是大家太容易指責對方「別有用心」,最近挨罵的便是韓連山和一批總辭派。但他們其實十九是老泛民。大家太輕率地這樣互相指責,都會挾怨而懷狠在心,伺機報復,正正是民主派一再內鬥的原因。我們可以有不同意見,但我們不應重蹈本土派的覆轍。

* * *

在下對《十年》這番話感觸極深。「呢十幾年來,我哋學得最多嘅係陰謀論,而我哋失去最多嘅係信任。」

謹以特首選舉為例。社會大部分人都支持曾俊華,站在大家這邊。但很多朋友包括溫和派,都不解為何少數人撐曾要撐到攻擊胡官。

身邊不少泛民朋友,都言之鑿鑿對我說梁游是「鬼」;然而在本土派一方,民主黨是「鬼」則是常識。若大家看熱血時報,就可知他們多麼憎朱凱廸劉小麗長毛,不在各位之下。

我認為民主運動的問題,就是由於太多臆測、分析和推斷,動輒懷疑對方是「鬼」、「演員」.... 各方都說得言之鑿鑿,三人成虎,致令大家愈來愈懷疑對方,大家彼此仇視,失去信任。

我希望結束這些惡性循環。

 

(原刊於作者 facebook;標題為編輯所擬)

發表意見

相關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