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周保松:自由主義與雨傘運動

2015/2/2 — 11:42

【文:朝雲】

周保松先生再次於添馬公園講學。他說被捕後首次重臨舊地,此前都不忍回來。

周解釋自由主義,自五四運動由胡適發蒙,帶入中國,一度有過波瀾壯闊的影響。但自大陸鼎革,淪為毒草,成為自私,放任的同義詞。及後改革開放,再次成為政治思想的重要泉源。他稱自己所說,未必能窮盡自由主義的思想,不過一家之言。

廣告

周首先澄清,自由主義,並非鼓吹為所欲為。而是認為公民應該有充分自由,選擇自己生活。而經過證成的重要自由,便成為具凌駕性的權利,在法律上保障我們享有這些自由,免受干涉,壓迫。

為解釋自由之重要,周先提到兩個世人對自由之普遍理解,背後都存在缺憾。

廣告

一是自由乃迫於無奈,不過出於實際需要。如不放任自流,各持己見的人便會衝突頻仍,甚至戰爭。

周點出此論証未夠充分。回顧歷史脈絡,自由主義的出現,的確有意平息宗教戰爭。但統治者亦可以選擇言行一律,扼殺異見於萌芽,依然可以止息紛爭。

二是價值多元、相對主義。即坊間常謂咸魚青菜,各有所愛、世事無絕對、各人各有立場云云。

周亦點出此論証未夠充分。當思想沒有客觀道德為標的,判斷對錯,就會流於自我推翻。當政府侵犯自由的時候,也可以這樣自辯。

周遂提出,能夠充分支持自由主義的論証:

一 承認有客觀道德存在,然而屬於好的選擇依然有很多。

二 即使選擇不一定正確,但每個人都是自己主人,掌握自己生命。唯有自己才能判斷,什麼選擇最適合自己。

三 即使是客觀上好的事,依然要得到當事人認同。

四 當選擇受到制肘和壓迫,人便會覺得不受尊重。

因此周解釋,自由主義預設人具理性為自己生活作最好決定,故俱視自由為核心價值,遂在政治上要求保障、發展自由的制度。

之後周便提到兩派對自由主義的批評,通過回應鞏固自由主義的論証。

一是無政府主義。有些人或會覺得,佔領期間村民成功建立自發秩序的理想社會。

然而周解釋,佔領時期村落,並非純粹的無政府狀態。很多時候,背後其實有組織,有不同力量維持著秩序。若果真的去到純粹的自然狀態,不會達到無政府主義的理想,強者會把持權力,弱者會遭受壓迫,自由得不到發展、保障。

二是馬克思主義。馬克思批評自由主義,局限於保護自身利益,個人成為原子而自顧自利。

然而周強調,自由主義鼓勵結社,而前提是自由,讓人開放地選擇自己的集體身份,而非限於一黨一派,定於一尊。更重要是自由主義極重平等,不可或缺。一旦為一己自由而犧牲別人自由,便限於少數而成特權,而非保障所有人的自由。

所以民主同時體現兩大價值,自由和平等。他說自由主義不獨限於雷鼎鳴等芝加哥學派,主張放任自由。例如香港年輕人,在失控的市場下當一世樓奴,自由便遭嚴重剝削。故自由主義亦可以接受一定的財富分配,在教育等各方面保障基本福利,讓人有平等機會發揮自由。周解釋平等機會不等於平等結果。自由主義既尊重自由選擇,而自由人亦要為自己選擇負責。

在答問時間,先有女士問到,自由主義是否普世價值?抑或不同的價值觀,只是社教化結果?

周說民主制度自雅典淪亡,便長年為專政所取代。民主復興為普世價值,不過百來年的事。表面地談普世價值,天賦人權,難以說服對方。他認為自由主義的正當,並非來於自然,而須通過公共討論,訴諸理性和經驗。

另有女生問到,有見周說自由需要發揮,「袋住先」的方案,確多了點自由給港人選擇,應該如何取捨?

周始終認為,現在政改方案不好。亦知道曾鈺成等人以此為由,勸港人姑且「袋住先」。他認為自己不宜代大家決定,需要各人考量。

接下來有男生認為「袋住先」不可以接受,因為它製造假的認可。並說藍絲往往不可理喻,無法說理說服對方。最後是否必須流血、犧牲去搞革命?

周說藍絲未必不理性,他們都一些說法支持自己立場。他明白運動至今衍生了不同路線,他不敢妄斷,因為在運動中,他的判斷往往會很便證明錯誤。採取什麼手段,負責任的抗爭者要仔細思考。

最後有人問到,自由主義是否全然是舶來品?強調良知的孟子,會不會有些思想和自由主義契合?中國傳統有沒有和自由主義共同的思想資源?

周說新儒家學派,例如他的先輩牟宗三先生,便關注到這些問題,如他認為孟子的思想與康德有相近淵源。然而為何儒家未有進而發展出主權在民的思想,一直是爭論所在。

許寶強老師總結,民主教室會圓周老師的心願,今年922起,一樣會在添馬,舉辦一系列公開課。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