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向泛民「溫和派」說幾句話

2015/5/26 — 10:42

過往,我以為自己是民主派裏最溫和的一員 — 爭取民主卻仍尊重人大常委訂下的普選時間表,談判談到入中聯辦。但溫和如我者都跑去佔中了,剩下還有泛民「溫和派」嗎?「如果取態比我還溫和的,是騎牆派或建制派吧!」我心裏暗忖。但這段日子,的確有一批社會賢達本着對香港前景的憂慮,勸大家袋住先。他們認為否決了政改方案,便更難爭取真普選,特區的管治亦會䧟入危機。

政改通不過的種種惡果,我們早已提出警告,而北京亦清楚知道「831決定」是泛民沒法接受的。但大家記得人大的李飛怎樣說嗎?「即使是災難性的後果,中央亦會勇敢地面對。」因此,北京是立定主意讓這次政改拉倒,現在是看香港人能否勇敢地面對這個局面。

北京已做了政改拉倒的最壞打算,但仍努力爭取通過這個假普選方案。如果連這樣強硬的決定港人都吞得下,中央就會覺得反對派已被全面擊倒,而所謂「災難性的後果」亦可避過。即是說,北京的上策是通過政改,其次是拉倒,而沒有給港人真普選的準備。

廣告

現在誰還在幻想政改有轉機?人大的張榮順批評提委會由「公司票轉個人票」是改變了提委會四大界別的性質,「白票守尾門」是鼓勵反對派搞事。劉兆佳等就更坦白,説普選結果最多是給中央作「參考」材料。大權在握的中央,只不過是通過政改來測試港人民心是否回歸、民主派是否願意對話合作。

在此形勢下,月底京官在深圳召見立法會議員應無懸念。泛民議員如果拒絕邀請,便會被批評為執意對抗,不顧整體利益。如果赴會,中央硬的一手是重申831決定莊嚴不可撼動、輭的一手是規勸泛民先行一步,日後萬事好商量。這都是在玩權術,看不出有「峰迴路轉」的可能。

廣告

現在三大民調顯示民意兩極分化,政府已無法用民意壓倒泛民。何況高教育群體有六成人反對政改方案,青年(18-29歲)中反對者更高達66%,要為下一代抉擇,無論基於原則或民意,泛民都無理由「袋住先」。泛民要做的,是思考拉倒後如何應對中央和梁振英借勢指責泛民為政改失敗的原兇、在區議會和立法會選舉中狙擊泛民、並在傳媒、大學、公民社會中擠壓自由的空間。

即是說,政改拉倒後,泛民無可避免處於守勢,以捍衛香港核心價值為要務。對內,必須盡速年輕化(諷刺的是連民建聯執委都已做到),五十歲以上的議員應在未來兩場選舉知所進退。對外,要清楚調整策略,以鞏固公民社會作為首要任務,這是為長期沒有制度改革作出準備。香港正處變局,中央封殺真普選,只會助長本土和激進思潮的冒起。在各種政治勢力重新洗牌的時候,只有泛民的新生代與新興的公民力量匯聚成一股社會改革的力量,才能令民眾對前景寄予希望,而不會被無力感所吞噬。

當泛民面對前所未有的壓力,我希望那些泛民「溫和派」學者,停止便宜的「詰問」。去問泛民「拉倒後又如何?」太容易了,不如你也提供一些答案讓大家參考。如果你認為「袋住先」才有利香港的民主運動,不如就正面論述你的看法。

我也希望一些仍保持泛民黨籍的朋友停止為政府幫腔,說今天中央的強硬取態,是因為泛民太激進。早在2013年,京官已說提委會要「按照」(而非人大常委決定的「參照」)選委會的組成方式、候選人要限制在3-4人等。北京本來就是要給港人一個政治篩選的普選,只是連溫和派走上佔中之路亦無法改變中央的強硬態度吧了!請勿倒果為因。

當中央以通過政改來測試一國是否可壓倒兩制、當這場爭議已變成捍衛雨傘運動成果之戰的時候,這些泛民「溫和派」卻置港人的尊嚴和公民社會的民氣於不顧,而着眼於假普選可帶來民生政策的改善等等枝節問題。即使我相信有些溫和派朋友本意善良,也不得不說一聲:你們真膠!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