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唐宋是個令人嚮往的時代

2018/2/20 — 15:08

唐朝畫作,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唐朝畫作,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唐宋是個令人嚮往的時代。

唐首都長安,即今天的西安,是個如假包換的國際大都會,那裡有數之不盡來自中東、中亞跟東亞的人居住。有的,是來做生意,有的,好像日本的遣唐使,是來讀書的。如果把駐軍也算進去,人口達百萬人,及後的北宋的開封跟南宋的杭州也有這個規模。

在同一個時代的歐洲,倫敦、柏林跟巴黎,人口卻只有十萬左右,跟長安比起來,不過是個小鎮。

廣告

除了晚唐的一個時期,大唐之內的宗教可謂五花百門,基督教堂、拜火教壇跟佛寺,在大城市內隨處可見,你拜你的神,我拜我的,這種宗教自由一直延續到宋。而且宋室還有條祖訓,就是不殺讀書人,不會因為你的言論不中聽就DQ你的命。

與此同時的歐洲,卻是政教合一,你得罪了教廷,分分鐘被一把火活活燒死,所謂的witch hunt就是其中之一。

廣告

還有科舉考試,始於隋唐而盛於宋。你的老爸不用是什麼大官,只要你有本事考上了,就可以做官,一直爬上相位。與此同時的歐洲,卻是個貴族社會,你的老爸爺爺不是什麼伯爵男爵的話,你再有本事也好,上位的機會微乎其微。

還有海上貿易。唐代的廣州已經是個國際大港口,來至中東跟南亞的商船不絕,到宋代,中國商船更自己出海,一直跑到中東,而泉州跟寧波亦加入國際大港口之列。明初七下西洋的造船枝術,其實早在宋時札根了。而歐洲的大航海時代,還要等幾百年後才出視。

貿易需要又發展出金融。晚唐開始已經有匯票,即你在A存錢,拿了叫飛錢的東西,可以在B拿錢,不用一大袋金銀銅跟身,歐州要到幾百年後的十字軍東征之時才有這種玩意。還有,盛唐時發行的錢幣,不單流通於大唐,更流通於其他國家,大有今天美元的地位。宋代還發展出世界第一種紙幣,以應付liquidity不足的問題,而且更差點孕育出現代金融。那時的人均收入,幾乎肯定是世界第一,及後所謂的明清盛世,人均收入根本比不了唐宋。

跟著還有普及知識的活字印刷術,宋已經有了。同時間的歐洲人,除了聖經,卻沒有多少書可以讀,活字印刷術還要等幾百年才有。當然還有火藥,宋發明的,由元西征之時傳入歐洲。

以今天的角度來看,那時的中國當然不是什麼法治社會了,但唐律在那個年代來說,亦比歐洲任何一部法律先進詳盡得多。

總之,唐宋所處之國際社會,是個充滿競爭的地方,中國因此不敢怠慢。但蒙古的大元帝國橫掃亞洲以後的一千年裡,中國在東亞卻是一國獨大了,沒有了競爭的環境,心裡想的不再是力爭上游,而是怎樣打壓國人以求自己的政權千秋萬代,結果,歐洲一個翻身,中國就給大幅拋離了。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