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單議席單票制之生態與民主派得失

2018/3/19 — 9:24

2018年3月立法會補選,九龍西參選人姚松炎在台上等待宣佈結果。

2018年3月立法會補選,九龍西參選人姚松炎在台上等待宣佈結果。

單議席單票制,同比例代表制有不同邏輯,某程度上引發左姚今次的落選。

係比例代表制下,選民平日慣左可以投自己最鍾意個個。通常唔使點含淚。但單議席單票唔一樣,理性的選法係令你最唔想當選個個選唔上,所以含淚係日常。以往泛民板塊同質性高,都未必有好大問題。近年派系差異大,意氣多,就真係要克服含淚呢個關口。

而從政者,由於亦係慣用比例代表制邏輯,只要爭取到某部份基本支持者,就可以當選。所以對其他派系的思維、選民基礎、溝通語言係掌握不足。當去到單議席時,要令50%的人投你,就變成一個非常任務。因為從來都係20%就好夠贏,無拉拉點識去爭取其他個30%?

廣告

當然,補選有大義名份,其他民主派係初選後就理應同心協力助選。但平時冇合作開,仲可能有競爭,就先天地難以有良好組織。其中的意氣,實在有制度性的因素。

個人認為,長遠而言,從政者都應該要謙卑D,去切實了解其他派別的人的想法、思維、溝通方法。咁樣個政治運作先會好。用一個夾硬來的term,比例代表制,促成左「小眾政治」、「小眾政團」。但到底政治係大眾之事,總有要面對大眾、公眾的時候。呢個係對所有民主派的考驗。

廣告

唔少「檢討」係話姚唔識做、唔識選,通常都係指姚的選舉工程吸引唔到佢地。呢D都係好好的意見。就係比人知道,原來姚的選舉工程的局限,點樣同某部份民主派選民脫節。但我都係個句,其實要討好所有泛民群眾係難,就連所有派都唔得罪都已經有難度。

有一個分析用語係話「泛民跌票」,前提係將所有泛民票當成同一個票源。呢個講法,多少有D奉旨人會投「泛民代表人」咁。但事實出來係,冇咁簡單。當然,出得來選,都知選舉唔易。但呢個認識夠唔夠深,又係另一回事。

我好體諒姚,因為我而家馬後炮先識講呢D野。而姚而家都應該已知道。屌真係非我所願,而係諗以後點樣再去同唔同板塊的市民溝通。呢個係需要各派人士共同合作分享經驗的。而且要放下好多私心。

當然另一個前提係,唔好以為你對應開個D群眾就係大眾。香港而家冇大眾架啦。百貨應百客。所以見到其他派好尻,唔好咁快笑人。立場同你唔同,亦未必吸唔到人。只係大家客路唔同姐。欣賞人地點吸客,先係學識走向大眾的方法。

另一涉及KOL的問題。平時比例代表制,係可以用互罵來維繫自己的票,但去到單議席就唔得。而各派KOL一直慣做的都係互罵。想真心選到,參選者就要帶頭為呢D積怨消氣。最好當然係平時做一個更inclusive的公民社會網絡,令大家DKOL唔好成日對罵,令資源分配更加平均。即係例如各種基金、社會資源,係未可以更共享?

講到呢度就唔止係KOL、選舉習慣的問題,而係整個碎片化的政治、公民社會,如何從社會資源上開始化解矛盾,構成更有機的合作。當然係好難,但香港社會政治大變,如果公民社會/政治社會唔變,其實好難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