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個大字

2017/6/6 — 19:00

2017年六四晚會資料圖片

2017年六四晚會資料圖片

那一年,我11歲,正準備升中前的考試,但和香港人一樣,每天反而留意著晚間新聞,看著北京的消息。

最初,小伙子覺得不可思議,長輩都說共產黨「好得人驚」,返大陸時「唔好亂講嘢,唔係會俾佢捉咗去」,但一班哥哥姐姐,居然在北京成千上萬上街,講一些共產黨最唔想聽的說話,我覺得有希望了!

我的希望是媽媽不再想移民,老師不要去加拿大,同學不要去澳洲,共產黨不會共香港人的產。

廣告

那一年,良久未有結果,共產黨開始鬧人鬧得厲害,哥哥姐姐開始絕食!絕食會死人的,點解共產黨心腸咁硬?我開始覺得唔妥。

原來不只硬心腸!長安大街,子彈射穿哥哥姐姐的血肉身軀,亦打穿了我的小小心靈;解放軍的坦克,將人輾成肉醬,亦將香港人的一絲希望輾碎。

廣告

我一夜成長了,知道無數的槍聲,敲醒了香港人,知道共產黨為了維護專政,可以如此殘暴不仁,我亦知道我和很多香港人的未來已不再一樣。

為求一點功名利祿,有政治人選擇遺忘,有人選擇轉軚,更有人挑撥離間,出賣人格自尊。我始終相信世間總有黑白對錯,為了那些倒下的哥哥姐姐,那個11歲的男孩,廿多年後搬進新辦公室,即在大窗貼上四個大字,讓對面解放軍總部的人員,清清楚楚看到我和很多香港人的心願!

 

原刊於 am73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