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四種不投票的香港人及如何說服他們

2018/2/16 — 13:39

姚松炎獲確認參選資格,周庭、劉頴匡、陳國強等卻被 DQ,香港政府對選舉的嚴密操控,再次引起公眾關注。但無論如何,接下來非建制派要打的仗就是 3・11 補選。是次補選的其中一個重要性,肯定在於重奪分組點票否決權。去年七月,港府 DQ 羅冠聰、姚松炎、劉小麗、梁國雄四席,令非建制派在立法會地區直選組別大減至14席,比建制派議席16席還要少,分組否決權就此失守。

去年年尾,建制派乘 DQ 之危,提出針對杜絕拉布、自削議員權力的議事規則修訂,在立法會地區直選、功能組別點票雙雙通過。毫無疑問,如果非建制派今次補選無法重奪議席以至否決權,政府及建制派在議會內將更為所欲為。因此是次補選,對非建制派及支持自由、民主、法治的香港人來說,相當重要。

非建制能否奪回全部四席,關鍵自在市民會否出來投票,守衛香港價值。雖然初選投票率成績不俗、在 2016 年立法會選舉亦見新高 (58.28%),然而若與歐美選舉普遍達 6~70% 的數字相比,香港顯然還有進步空間。

廣告

如何才能令更多人出來投票?近日非建制人士紛撰文提出以 DQ 為議題,鼓勵港人以選票表達對中共及港府的不滿。這固然是個辦法,然而中港暴政任意妄為已非首次,對今次 DQ 事件不滿的港人應早已不滿,亦應早在 2016 年投過票,不必等到今年三月。

因此,非建制派在推動 DQ 議題之餘,亦有必要思考,至今仍未投票的港人是誰?他們為何不投票?唯其理解這些人,政界、以至每個非建制派的支持者,才能對症下藥。

廣告

在此列出四種不投票的香港人,其不投票的原因,及說服他們投票的理據。如果你有這樣的朋友、親人,請嘗試用這些理據說服他們;如果你認識第五種、第六種不投票的香港人,請你留言談述,讓我們集思廣益,守住香港。

 

(一)現實派(冷感型)

首先要認清的事實是,關心政治的港人不是主流。港大民研最新數字就顯示,自稱最關心政治議題的港人只有 16.5%, 最關心民生的則多達 65%。理解這過半數的人,有助我們爭勝。

這類「現實派」又可分成兩類。一類是「冷感型」。冷感型估計佔港人多數,普遍負面稱為「港豬」。他們的人生目標不一而足,既有著眼個人成就的,亦有真心想香港經濟好的,更多人則只想開心過日子,食買玩。不過無論目標如何,這些人都認為選舉與他們的生活無關。

冷感型現實派大多不熟悉社會議題,對 DQ 亦無大興趣,因此對他說補選是「DQ 公投」不會有效。

然而你可以針對他們的希望,講出任由中共作惡的危險:

一)對於真心為香港經濟著想的人,應該讓他看見香港有今時今日,是因為 Hong Kong is not China。外商之所以會在香港落腳,是因為中國的法律與體制不能保障他們,但香港可以。

而香港的特殊地位,現正受歐美質疑。你可引述去年 3 月美國國務院的全球人權報告,指香港自治正受侵蝕;亦可提歐盟早前聲明,直指 DQ 事件削弱香港國際聲譽;再加上月 25 日又 The Fraser Institute 發布的「全球人類自由指數」,顯示香港首次失落榜首席位。該報告指,香港經濟自由度雖仍是全球第一,但個人自由排名正逐年下滑,今年僅排第 26,原因直指中國干預一國兩制(中國排名 130)。

若香港失去其特殊地位,給你再多的大灣區,又有甚麼用?

二)對較之於香港經濟更關心個人經濟者,可介紹以郭文貴和王健林兩例。郭文貴曾擁達 180 億元人民幣財產,王健林是富超李嘉誠的全球華人首富。然而郭文貴要逃亡海外,王健林去年開始亦瘋狂變賣資產。原因無他,如上所述,在中國從商沒有保障。就算明日馬雲被捕,財產全部充公,亦非怪事。求財心切的港人自可選擇北上冒險,可最好還是有個避風塘,有個危急時仍可保護你的家。你可說服他們投票,保住這個家。

三)對只想睇好戲食好西的人,請導以中共對文化娛樂的約束。中國廣電總局已經禁了 Pokemon Go、港台腔的演出,1 月 19 日之後,連有紋身、玩 Hip Hop、次文化等都禁了。請對這類人說,除非你有特殊癖好,獨愛抗日神劇,否則,投一票。

 

(二)現實派(離港型)

另一類「務實派」是「離港型」。這類人不像「冷感型」認為政治無謂,甚至可能對社會大事瞭如指掌,但問題是他們已打算讓自己或下一代離開香港。因此,不投票的理由顯而易見:反正離開香港,怎麼都無所謂,可以一邊慨嘆世風日下,一邊翹起雙腳不投票。

對離港型務實派,很多非建制支持者會批評他們不愛香港。然而不愛香港斷不是罪,個人情感不能勉強,否則我們和強逼唱國歌的中共便沒有分別。

因此與其強逼他們關心 DQ,倒不如對他們說,投票沒那麼複雜,純粹是個責任問題。責任,既指公民責任,即此刻作為香港市民應盡的義務;也指作為一個人的責任﹕目睹弱小被強權欺壓,出句聲,就像救援街上被車撞倒的人一樣平常。不用想太多,反正也不用犧牲甚麼,不過是人性使然,投一票。

 

(三)原則派

與「現實派」不同,這類人關心政治多於自己生活得好不好。只是他們仍不投票,為甚麼?因為候選人與自己政治路線不同。

出於政治路線差異而不投票的人,主要可分兩類:為策略和為啖氣。

為策略決定是否投票,原是可以理解,過往亦常見。然而你可以問他們,當 2018 年的政治空間已收窄至於此形勢,到底所謂「策略」是甚麼?拒絕投票到底對任一非建制派系有何幫助?講焦土,現在還不夠焦?何況今次是單議席單票選舉,分光譜的說法也談不上。策略,到底是甚麼策略呢?

若只是為啖氣,那就更好說話。你可以說,我們現在談論的是 DQ、是被選權,是公義、是香港前途問題。真正關心這些問題的人,應該不會意氣用事才對。

 

(四)灰心派

最後一種不投票的人是「灰心派」。與「原則派」同樣,這些人追求公義,熱愛香港,只是,被擊權連番打壓後,他們灰心了,認為投票無用,做甚麼也無用。

這心態可以理解。中共的對港方針,顯然是透過收緊管治,甚至公然作不合法、不合理之舉,令港人產生「習得性失助」(learned helplessness)。示威不答理,佔領被清場,選舉又 DQ,反正甚麼都無用,罷了,走得就走,走唔到等死 — 是許多香港人的想法。

然而你應該對他們指出,「無用論」只是中共塑造的現實,而非真正的現實 — 所以你不必信。最少,中共本身就不相信。何以見得?如果一場比賽你明知贏通街,你會為它刻意準備嗎?會為爭勝甘願受千夫所指嗎?中共政策收緊,甚至不惜在國際社會抓破臉,原因只有一個,就是它心底相信,不這樣做,香港遲早出事。因此,中共愈想我們灰心,我們愈要意識到,勝利不是幻想。

 

-----------

基於以上原因,請於 3・11 投票,也請說服你身邊的人投票。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