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回應管浩鳴:宣揚上帝福音重要?還是傳達阿爺和建制的聲音重要?

2018/5/3 — 19:12

管浩鳴(St John's Cathedral 聖約翰座堂圖片)

管浩鳴(St John's Cathedral 聖約翰座堂圖片)

【文:費儕(教會老海鮮 @ 聖法蘭西斯行動)】

管生話:「在國際上講,如果因為無樓住而拆掉高球場,令 HongKongOpen 突然無咗,對香港整體形象係咪好?將香港住屋問題國際化,會成為一個幾大的笑話。」

廣告

評:香港郊野公園同樣國際有名,香港郊野保育面積位列世界第五,保育面積比例達42%。全世界的141國家/地區中,香港的自然評分是3.6分,全球排名13位。保育郊野,也是保持本地國際的競爭力。根據亞洲綠色城市排行榜(Asian Green City Index),香港與東京同級,居於亞洲前列,人均的郊野空間是一百零五平方米,為亞洲水平的二倍。如果今天不開發其他土地,而去發展郊野公園,讓珍貴的自然環境消失,難道又對香港整體形象好?不會成為國際笑話?

而且,我們偉大的習主席近年也不斷強調:「寧要綠水青山,不要金山銀山」。他還說:「生態環境保護是功在當代、利在千秋的事業。」他在十九大報告明確表示:「建設生態文明是中華民族永續發展的千年大計」。他提出:「建立以國家公園爲主體的自然保護地體系。堅決制止和懲處破壞生態環境行爲。」管生身為北京政協,理應在京開會深入研讀習主席的講話精神。他建議開發郊野公園,不只違背習主席的指示,更破壞香港生態文明建設,危害中華民族永續發展!就算今天香港人答應,全國十四億人民決不答應!

廣告

管生又話對高球場去留持中立態度,但認為高球場有大量古樹、古墳及歷史建築,加上清拆高球場起樓,北區交通亦未必可以負荷。他又認為,香港綠化地太多,長遠來說應開發部分郊野公園,以增加土地供應。

評:管生認為北區交通亦未必可以負荷,但起碼依家已經有路有配套。比起那些現在連交通和配套也沒有的郊野公園,哪一個更值得發展?而香港又不是只得一個高爾夫球場,清水灣、深水灣和滘西洲也有,而鄰近香港的深圳也有十多個高爾夫球場。既然有那麼多球場,拿一個來增加土地供應,有何不可?而最可笑的是,管生擺明就是支持保留粉嶺高爾夫球場,他究竟又如何立場上中立?

管生說:「唔好太過民粹化,覺得只有有錢人先可以玩,把矛頭指向高球場,好似一定要起樓,否則就咩都做唔到。」

「今時今日好多市民無樓住,或者居住環境好惡劣,人均居住面積仲慘過非洲、慘過去赤柱坐監,大家係咪都要想辦法幫一幫忙?否則呢個城市就變得好自私……各家自掃門前雪,點掂?」

評:現在粉嶺高爾夫球會的確只有有錢人才可享用哪裡的會所設施,球會會員只得2,610人,皆是非富則貴之輩。會員只佔香港人口不到0.037%,大部份香港人都不能進去玩。而這個球會只以象徵式一千元地價批出,按市值租金估算應逾8000萬,但政府每年只收638萬的地租和差餉,市值一成也不夠,為甚麼香港納稅人要津貼這些權貴打波?

管生說得太對,現在好多低下階層居住環境好惡劣,慘過去赤柱坐監,大家要想辦法。現在辦法就是開發粉嶺高爾夫球會土地,然而那些權貴卻極力反對,置民生困苦不顧,一點土地也不願交出來。這些權貴為何那麼自私?像管生所說:「各家自掃門前雪,點掂?」而他們忘記了,球會的土地是公家的,政府收回發展可謂天公地道。為甚麼香港市民的意願就是民粹,權貴的無理反對就是理性?

據說管生是有牧職身份,但他不專注牧養信眾,反之終日四處為當權者和權貴說項。究竟是宣揚上帝福音重要?還是傳達阿爺和建制的聲音重要?

小弟想起一段經文:

「以色列三番四次犯罪,為銀子賣了義人,為一雙鞋賣了窮人,
我必不撤銷對它的懲罰。他們把貧寒人的頭踐踏在地的塵土上,
又阻礙困苦人的道路。」(阿摩司書2章6-7節)

昔日的以色列與今天香港何其相似!

 

(標題為編輯所擬;原刊於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