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家國家,多少罪惡假你的名而行

2017/11/8 — 18:30

梁振英、習近平

梁振英、習近平

梁振英面不紅、耳不赤地在公開場合說「以國家之名殺人不算犯罪」,令人記得起他上任特首前,也確實曾經講過:應該將諾貝爾和平獎頒發給六四屠城的幕後主腦 — 鄧小平。

八九年,中共以維持「社會穩定」之名,可以出動坦克車屠殺爭取民主、手無寸鐵的學生;同一個政權,在文化大革時期,卻以「革命」之名,掀起瘋狂的個人崇拜和政治運動,造成不知多少生靈塗炭。「革命」、「社會穩定」、「為人民服務」等不同抽象詞語,此一時彼一時,變成政權可任意操弄、打壓人民的權力符號。

這些因國家之名,以暴力手段迫害異己的悲劇事件,在歷史舞台上不斷地重演。二次大戰時候的德國,希特拉就是以日耳曼民族救世主的姿態出現,以國家利益之名,大規模屠殺猶太人;二次大戰之後,世界陷入冷戰格局,在共產陣營蘇聯,當權者在蘇維埃內興建了「集中營」,專門對付那些「勾結美帝的反動分子」;在敵對陣營美國,雖然聲稱擁護自由民主,卻運用同樣的政治邏輯,掀起了麥卡錫風暴,將異己分子通通貼上「共產黨員」或「共產主義同情者」的標籤,然後肆意對他們加上叛國、通敵的罪名。

廣告

國家國家,歷史上已有不知多少罪行,假你的名而行。一個地方的文明和進步,不是取決於GDP和投資數額,而是看我們如何看待這些歷史教訓。在德國,納粹主義的暴行,已經深深烙印於人民的集體歷史記憶,成為每一位公民也有責任認識,必須直視的傷痛經歷。德國政府為此建立歷史紀念館,訂立紀念日,將歷史教訓寫入教科書。可以說,反思納粹主義已成為德國文明的一部。

反觀我城的教育局官員,解釋歷史書大綱時,把源於國家暴力的歷史教訓,例如六七暴動和六四事件,就說成是「雞毛蒜皮」。

廣告

當梁振英面帶猙獰地說「國家殺人不算犯罪」,其實正好突現了習近平所指「強國」的荒涼和蒼白。這是一頭有如「千與千尋」裡頭的無臉妖怪,永不知足地不斷吞噬世間上的物質和權力,卻完全被剝離了道德、失落了價值。卡繆(Camus)提醒過我們:歷史上曾經出現過很多違反理性的政治暴力事件,就是根源於這種「價值虛無主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