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國民黨選主席:本土大戰親中

2017/5/21 — 6:20

洪秀柱、吳敦義

洪秀柱、吳敦義

國民黨本周六舉行黨主席選舉,台灣和香港都有民主派人士認為無關重要,反正該黨日薄西山,已經沒有看頭;筆者則認為這個選舉不僅十分有趣,港人還可從中得到一些啟發。

這次黨主席選舉是該黨內部「中國派」和「本土派」之間的一次殊死戰。若代表中國派的洪秀柱得勝,國民黨便篤定成為中共計劃進佔台灣的橋頭堡──目前這個功能主要由綽號「白狼」的黑社會深藍統派中華統一促進黨總裁張安樂負起,觀瞻不太好(令人想起香港的梁振英為甚麼下台)。若屬本土派的吳敦義勝出,則中共滲透台灣有阻力,會加強外部打壓,謀求切斷台灣這島國在國際上的政經出路。因此,這次選舉對香港人有借鑑意義。

國民黨内中國派的親北京程度,大致上和香港商界功能組別議員中的親中派差不多;至於其本土派,則一般並不如香港的本土派那麼強烈反共,只不過族群背景和人脈關係多屬「本省」,大陸情懷比較薄弱而已。

廣告

民主因素依然非常貧乏

這次國民黨黨主席選舉,一改十多年來都在7月中舉行的做法,提早在5月20日即總統蔡英文執政一周年的同一天舉行,當然有搶鏡頭意味,但背後更有其現任黨主席、中國派的洪秀柱的私人策略考量:她不僅要在深藍統派群眾當中盡量保持多一點去年底「洪習會」釋出的政治餘溫,還特別要阻止今年2、3月忽然湧現的一大批「人頭黨員」取得投票資格。後者是她的對手炮製出來對付她的招數。

廣告

乍看很奇怪,國民黨專制歷史悠久,黨內選舉卻是一人一票,挺民主的。那是繼2000、04年兩次大選輸給陳水扁之後進行內部改革的結果。然而,由於歷史原因,這個黨就算內部體制民主化了,但真正民主因素卻非常貧乏,因為有所謂「黃復興黨部」的近20萬張極保守鐵票,足以決定黨內選舉結局。

黃復興黨部是一個非常保守的黨內派系,1955年由小蔣建立,成員全部是退伍軍人及其眷屬;取名「黃復興」,乃是含有「炎黃子孫,復興中華」之意。兩蔣當年為了培植此派系,對其灌注大量金錢、實物和機會資源,使之成為強大的特權社群,有自己的內部組織和專業黨工。如此給甜頭收買人心很成功,以致此派至今在國民黨內依然一枝獨秀,對國民黨領導層忠心耿耿;誰掌握了這個派系,誰就可以贏得黨內直選,當上黨主席,其後自會投桃報李,延續對這個派系的利益輸送。

去年總統選舉國民黨再一次失利,元氣大傷,以致馬英九提早退任黨主席,補選之時卻無一重量級人物願意出馬捱義氣,遂讓二線的深藍統派洪秀柱冷手執個熱煎堆。黨大老的如意算盤是讓洪當過渡主席,今年正式換屆的時候才出山競逐;誰知道,洪竟然有本事以其「一中同表」的急統綱領,很快贏得了大部份黃復興黨部成員的支持!

中共在台灣的「第五縱隊」

為甚麼一批掛着「炎黃子孫,復興中華」招牌的國民黨精忠之士、昨天的反共中堅,今天竟會支持一個與中共打得火熱的深藍急統派的人連任黨主席?原因有好幾個。一是省籍矛盾依然起作用。這批退伍軍人及其親屬,原本都是49年跟着老蔣從大陸跑到台灣的,老蔣欺壓以至殺戮台灣本省人,這批所謂的「榮民」就當國民黨的啦啦隊,有些更曾經助紂為虐,因此與本省人結下不解之仇;本省人勢力強大了,要算他們的賬,危機之下他們最需要的是靠山,中共是自然選擇,洪更成為他們的代言人。

兩蔣給榮民享的福利十分豐厚,其子弟入學升學留學有隱性特權,任軍公教人員更有優先。1958年老蔣下令實施《陸海空軍退伍除役官兵優惠儲蓄存款辦法》,讓榮民領取的退休金得以年息18%的優惠利率存入半官方的台灣銀行。後來此做法陸續擴大,惠及公務員、國校教師、黨部成員、青年團、救國團、難胞救總等黨工,是謂「軍公教十八趴」。在當時的艱難歲月裏,得此優惠羨煞旁人,但本省人卻與此無緣,省籍矛盾因而加深。

1995年李登輝當政時廢除此制,卻留下了「老爺條款」,讓擁1995年之前服務年資者退休後仍可得十八趴優惠。台灣五十年代後期的市場存款利息最高不過十二趴,那時給十八趴已經不得了,何況近年一般銀行存款利息接近零?這對台灣政府而言是一個非常沉重的負擔。蔡英文上台,誓要更大力進行這方面的改革(台媒稱作年金改革),當然得罪黃復興黨部成員。中共趁機向這些退役人員招手,結果不少這些人投靠中共,有些還當上對岸的軍事特務,好等哪一天十八趴真的縮了或者沒了,他們有另一收入來源。

今天,擁有效年資得享十八趴的在職人員近42萬名;這些人陸續退休,加入現存領取十八趴者的行列,政府支出的金額因此越滾越大,總支出估計將在2018至2020年之間、蔡英文總統任內達峯;至2050年之後,最後一位擁十八趴優惠的人過世,支出才停止。綜合估算,台灣政府由現在起為此背上的潛藏負債大約是新台幣9萬億元,等如今年中央政府預計總收入的五倍。

黨大老錯估洪秀柱的政治能量,悔不當初;為阻她當選連任,於是急忙在今年2、3月之際搞了一齣人頭黨員入黨對抗黃復興黨部的鬧劇。不過,洪也不是省油的燈;她知道按現行黨章規定,新員入黨四個月之後才有資格投票選舉黨主席,於是動用主席權力把選舉日期提前,成功截胡。如此,人頭黨員沒戲了,大家只得齊齊玩黃復興鐵票爭奪戰的零和遊戲。

為私利阻撓轉型正義

台灣民主化之後要推動轉型正義,十八趴優惠必須徹底革除,但受益者特別是黃復興黨部成員一直頑抗改革,結果無可避免要在族群矛盾之外造成另一嚴重的代際矛盾,因為國庫為支付十八趴而虛空,壞影響主要由下一代、年輕人承擔。這是國民黨已幾乎完全失去對年輕人的吸引力的一個重要原因。

這同時亦說明為甚麼今屆國民黨黨主席選舉的六個候選人裏,沒有一個年輕人:在黨內民調中佔最高支持度的吳敦義和洪秀柱,今年都是69歲;其餘四人當中,最年輕的也差一個月就60歲。黃復興黨部反對年金改革乃出於私心,黨大老要爭取他們的票,於是投其所好,跟着他們反對年金改革;如此罔顧年輕世代利益,無疑也是出於私心。

統派元老連戰的兒子連勝文(47歲)最近批評國民黨,不給年輕人上位機會,卻常常拿他們來做佈景板:「一個大年紀的黨高層候選人登台或拍競選照片時,身旁一定要圍繞一群年輕人,最好還要有辣妹。」連公子明顯捉錯用神──問題不是國民黨給不給年輕人上位,而是就算有個別年輕人在黨內上了位、能夠競選黨主席也無用,因為國民黨的政策根本就是沒把年輕世代的利益放在眼裏,年金改革就是好例子。

省籍矛盾變身世代矛盾

不僅涉經濟利益的政策如是,與台灣政治前途攸關的問題上,國民黨也不斷與年輕人背道而馳。為了爭取大陸對台灣工商界「讓利」,國民黨於2014年初試圖在立法院強行通過已和大陸草簽的兩岸服務貿易協議,準備進一步對大陸資本開方便之門,結果激起太陽花學運。台灣新世代在政治上已經對中國高度離心,為了獨立自主而放棄一部份來自中國、包含政治目的的短期經濟利益亦在所不惜,但國民黨卻對此完全無覺。

還有四天,決定國民黨走向的這場黨主席選舉就要揭盅。最近若干民調顯示,吳暫時領先洪。洪仍然可望控制大多數黃復興票,但會被吳及另一參選人郝龍斌分薄。吳長年任黨政職務,有軍方高層的人脈關係,郝則因為有打過抗日和抗共戰爭的軍頭老父郝柏村的祖蔭,所以都能取得一部份黃復興票。

不利的是,吳屬本土派,參選之初更曾得到國民黨本土派大老王金平背書,而郝則擔任過陳水扁總統時期的行政院環境保護署署長,二人因而都不免受到深藍急統派的攻擊。

失青年票 反共變親中

香港的情況與台灣有相似之處:兩地年輕人的「自然本土」或「自然獨」的傾向明顯。蔡子強、陳雋文早前在《明報》的兩篇文章披露了有關去年9月立會選舉的一些資料,指出幾個事實,對香港民主派政黨有示警作用。

文章指出:傘運之後,年輕人無論在區議會選舉或立法會選舉,投票意欲都顯著上升,尤其是立會選舉,投票率增幅驚人,遠高於中年及老年人,以致18至40歲組別的投票率成為各組別之冠。18至29歲的人當中,更有高達四成三的人把票投給本土/自決派。DQ事件之後,獨自派的支持者可能感到沮喪,運動進入相對低潮,但筆者認為,四年後的下一次立會選舉,獨自派佔的比例在民主派選民當中肯定過半。

國民黨近年在台灣的經驗指出,若失去年輕人的支持,一個原來反共最積極的政黨為了生存,很可能局部甚至整個走上接受共產黨招安的末路。局部的現象,在香港的民主黨派裏已經出現了。從興中同盟抗日反共到今天媚共親共,國民黨的喪鐘已經敲響。這個歷史悲劇會否在香港重演?

 

原文 5 月 17 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