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基督徒」這名字 — 和應袁天佑牧師

2017/8/8 — 19:18

網絡圖片

網絡圖片

袁天佑牧師今天發表了一篇很美麗的文章,為我們解釋「基督徒」這名稱的意義、及以「基督徒」身分縱橫政圈的人士應有的責任與警惕。在發表文章時,袁牧師很謙虛地說「個人學養不高,對政治不太懂,對信仰也只是尋道者,也是個罪人」。'

聽到袁牧師這樣說,小弟更自愧不如、亦承認自己都很多時忽略了基督召喚我們與祂一起背上的十字架。所以,我雖然會願意承認天主教教友身分,但從來不敢以此來「拿光環」,因為我萬分不配。就此,以下只是小弟為嘗試和應袁牧師文章的一點獻醜。

教宗方濟各在他上任教宗後在第一次舉行彌撒講道時,說「當我們上路時沒有十字架,建樹時沒有十字架,宣揚基督時沒有十字架,那麼我們並非主的門徒,而是屬於俗世。我們可能是主教、神父、樞機、教宗,但並非主的門徒」。

廣告

的確,在耶教(即天主教、基督教、東正教,其信徒共同地被稱為「基督徒」)的歷史中,「基督徒」這個身分不時都意味着被迫害、受苦難。我還記得,有一名基督教牧師曾經提點我,在聖保祿(基督教:保羅)宣揚「信」的關鍵性的那個時代,公認自己信耶穌還是很危險的事,小則失去生計、大則家破人亡,是十架苦路一條。

反觀,在我們當下的香港社會,「基督徒」這三個字已逐漸被「去十字架化」了。現在,「基督徒」已成為中產入場券、名校入場券、政商界內取得光環的渠道、維穩服從的象徵。但這種已把十字架遺忘的信仰是福音嗎?思、言、行上只有對「凱撒」的盲目歌頌,但實際上就把十字架拋諸腦外(還有心外),這樣的「基督徒」還是基督徒嗎?

廣告

所以,無論是在政治或在日常生活,當有人想以「基督徒」身分來換取你的好感時,你應該先看看這人的十字架放了在哪裏。容許我拿教宗方濟各的話來作個比喻,如果你感受不到一個以「基督徒」作賣點的人所背上的十字架,這人無論說幾多次「我是基督徒」都可能不是主的門徒。沒有十字架的信仰是死的。

* 以上是筆者個人意見,不代表他所屬的律師行或團體。

任建峰
執業律師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