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大學為何不能談港獨?

2017/9/6 — 14:06

2017年9月上旬,中文大學校園出現多張「拒絕沉淪,唯有獨立」的海報。(中文大學學生會 facebook 圖片)

2017年9月上旬,中文大學校園出現多張「拒絕沉淪,唯有獨立」的海報。(中文大學學生會 facebook 圖片)

中大校園自開學以降「港獨」宣傳品處處,大學以校方不贊成港獨為由擬強行清拆相關橫額,事件後來因一名疑似內地女生撕毀相關宣傳單張而鬧得更喧嚷。

大學既然主張獨立思考,學生是否支持港獨、對民主有何個人定義,本就言人人殊。學生蠻橫的破壞行為固然不可取,但與其將刀尖指向學生、指向中港價值衝突處,我們更該憂慮大學在現時的政治氛圍下,還能否啟迪學生有獨立思考的能力;而在部份輿論的強壓下,又能否堅持捍衛師生的言論及學術自由。

大學本來就是製造及傳播知識的基地,而非單純製造就業模組的工廠。知識的萌芽,源於對事物有所質疑好奇,對萬物有問、不信任「絕對」,於是才有千千萬萬的研究與理論誕生。一言堂扼殺討論與想像可能的教育理念,根本是違反大學存在的意義與功能。

廣告

別說還不成氣候的「港獨」,即便邪惡斯如生靈屠嘆的納粹、赤柬,大學課堂、研究文章也從沒規避,因只有透過討論與學習,才有可能了解事情的原委,才有可能在陳述當中利弊、法理依據中,判斷一件事情是否正確。不少愛國人士揚言要讓學生了解「港獨」不正確,要清楚認識香港政治環境,不就是該從探討事件本質開始?

因為所謂「違法」,而不讓師生說話表述,不容許半點討論,這根本是一種知識研究上的懦弱。前美國總統參選人桑德斯(Bernie Sanders)談及如何處理美國右翼份子到校園演講時就坦言使人噤聲並非民主做法:「你們有什麼好怕的?是他的理念嗎?與其阻止他,倒不如拿出困難的問題去質問他,在知識上對抗他。」

廣告

誠如浸大校長錢大康所言,「港獨」不單可以講,更應該多討論,讓真理越辯越明。事實上中大校長沈祖堯去年亦曾明確表示,大學雖然絕不贊成港獨,但一直堅決捍衛言論和學術自由,大學成員絕對有自由就不同課題進行學術討論。前題是彼此必須互相尊重、遵守法律並為自己言行負責。既然學生未有為行為「卸責」,則校方又何如先行一步,扼殺了言論自由?

大學教育若然只是教授囫圇吞棗地叫你信就相信,不給學生時間與空間去思考,我們又怎能要求學生有獨立思考的能力?一所大學如因管理層自身的狹隘、獻媚與膽怯而採取「自律」,以實用的求職主義去控制學生思維,最終被精神閹割的往往是學生。

這是我們今天必須嚴加看待的境況:我們的教育體制,還希望培育有良知有勇氣、敢指出真相有獨立思考能力的新世代嗎?全人教育的意義到底何在?在隱惡揚善、不要問只管信努力背誦下成長的年青人,出了學校以後會成為怎樣的香港人?還可以要求他們慎思明辨、為不義發聲?

或者,社會就是不再需要明是非敢發聲的年青人,就從思想萌芽階段操控、摧毀。

「我不同意你的觀點,但我誓死捍衛你說話的權利。」遺憾是當前的政治生境,提出異議者永遠被當權者大加撻伐,教育者口裏叫學生多關心時事,有政治衝突時卻叫你專心讀書,這才是成年人今天努力灌輸予年青人的「實用主義」,司法也好高鐵也好,還不是同個模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