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天威難測 白鴿窮忙

2017/3/28 — 15:50

白鴿慘為牛後

特首挑選鬧劇落幕之後,薯片擁躉繼續指罵自決派投白票立場。而我就重讀民主黨主席胡志偉21號吹捧薯片的文章 – 說他雖是建制派卻「離西環最遠,與港人最近」,讀到此處,不禁笑了出來。白鴿黨一馬當先,為薯片奔忙,深信「習總說客」之前所答允的「中央不會欽點,只會放手讓選委選舉」,必會落實;甚或發夢習總在要緊關頭出面把公仔的腸子都畫出來。皇上卻始終隱身大內,人大開會也沒有如報導所言出席港區人大的小會,出來說句「西環不代表我」,一眾白鴿被徹底愚弄、蒸熟被擺上檯!白鴿黨以為自己「抗西環」,卻不知道,在大莊家主持下,所謂西環,不過是他一隻棋子。你白鴿黨越「抗西環」,便越陷入大莊家陷阱;他們以為自己造王,結果不過是假戲真做的茄哩啡。薯片擁躉不去反省自己的無知,反而責罵清流,足見今日之濁流,滾滾滔天。

廣告

北京天使與神聖聯盟

皇上真的要非常感謝大小白鴿,沒有他們窮忙,把一場假選舉弄成真選舉一樣熱鬧競爭,如何能向國際列強展示共產黨領導下的香港一切照舊呢?要知道,中共又要操控選舉,又要營造真選舉的假象,不只為了糊弄港人,其實也是中共的全球戰略的一部分。中共越想在全球做大做強,便越要努力打造自己的全球形象,包括營造香港如舊的假象。這事關重大,特別在今天國際形勢。它的外交部肯定早已就美國總統的香港政策,做了沙盤推演。舉例,如果不久之後,現任或以後的總統,根據香港自治已亡的理由,向國會提出修改或取消《美國對香港的政策法》(此法把回歸後香港列為和中國不同對待的地區),如何是好?這就需要早早假戲真做,糊弄老外,爭取國外盟友。而靠著白鴿黨,中共這次非常成功。

廣告

當然也不單靠白鴿黨。我之前的文章指出,這次挑選對決,薯片陣營其實是失寵財閥+部分舊高官+白鴿黨的神聖聯盟,而當中失寵財閥才是盟主。他們之前誤信「天使」(舊日意謂皇上使者,非基督教所謂也),致有今日之敗選。但由於瘦死駱駝比馬大,所以這個神聖聯盟,之前能夠營造「民意」,敗選之後,也有力量轉移視線,繼續追打自決派,使人忘記他們的跑龍套角色。

這個神聖聯盟,大概在2012上屆特首挑選後,至傘運期間成形[1],試圖為失寵財閥奪回香港權力。他們為了向皇上表忠,更不惜率先由薯片提出23條立法。結果當然全輸。輸了,現在更無力重新獲寵,所以下一步,失寵財閥只好一面在臺底下繼續走資,而檯面上則繼續拉住舊高官和老泛民,向今上齊呼「皇上聖明,臣罪當誅」,大呼團結,擁護新主。而白鴿黨即使不願意,也徒呼呵呵。

歷史呼喚清流

白鴿黨背棄基本民主原則,今日走到公開為建制派跑龍套,被愚弄後尚絲毫不加自省,自非偶然。它的所謂中產民主的黨綱,本來就注定去當這一派或那一派財閥的附庸;而它的歷史,三十多年來都是不斷和北京天使接觸,看北京面色搞選舉、搞所謂民運的歷史[2]。這些上流中產政客,一有北京天使約見,便覺無上榮譽,豈有不頂禮膜拜?誰以為白鴿黨是按民主立場,是按普羅大眾的根本利益,去搞選舉搞運動,那是未經世面的愚昧。它既然習慣了看天使面色,便也一步步追隨當年大陸所謂民主黨派的足跡,演化成香港的民主花瓶黨。有一些朋友,雖然多年來看穿了民主黨並不民主,卻認為眼前還是盟友,就該讓它自然死亡好,不要多加抨擊云云。這是不了解政治。凡是一心向上爬的政客政黨,是永不死亡的;花瓶黨是永不死亡的。

從民主立場看,無疑白鴿黨又的確已死。歷史呼喚新的民主力量。人民需要一股民主清流,洗淨重慘黨之糜爛與重慘黨之宮廷政治。眼前清流只是涓涓之水,但是不可忘記朱光潛的幾句話:

「社會越惡越需要有少數特立獨行的人們去轉移風氣。好壞是非都由相形之下見出。一個社會到了腐敗的時候,大家都跟旁人向壞處走,沒有一個人反抗潮流,勢必走到一般人完全失去是非好壞分別的意識,而世間便無所謂羞恥事了。所以全社會都壞時,如果有一個好人存在,他的意義與價值 是不可測量的。」(《論修養》)

然而,連長毛現在都鼓吹和老泛民和解了,連長毛也承認估計錯誤了,你還在抨擊他們,是否太過宗派呀?

欲知後事,且聽下回分解。

 

2017年3月28日

[1] 請參看筆者對傘運的總結系列

[2] 請參看筆者《卅年前的懦弱 卅年後的苦果——1986反核運動

(特首挑選系列之完結篇)

發表意見